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35章

作者:轨迹图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书吧 www.soshu8.net】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贝云洛捧着西瓜大小的肚子,五官纠结在一起,情绪有些不稳定。灵玉和灵霜两人待在一旁不敢说话,冥二更是站在安全范围之外。

    “不愧是一对狗男女!”贝云洛忽然阴森一笑,将手中的纸捏成碎片。

    “寒呢?”贝云洛转过身来,问着灵玉二人。

    还没有等回答,冥王就从远处走来,微笑着看着贝云洛,好像心情很好,“洛儿,谁又惹洛儿生气了?”冥王抱住贝云洛,蹭着贝云洛的脸颊。

    “恩,休养够了,咱们应该出手了!”贝云洛冷笑说道。

    冥王挑眉,不可置否,“随时可以出发!”

    秋风崖原本刚刚稳定下来的心再次提到嗓子眼,原因无他,冥落山再次发起进攻,一路畅通无阻!

    很诡异的战报,秋寒叶看着手里的折子,脸狰狞难看,“我秋风崖是纸糊的?这些年养都养了一群白眼狼!”秋寒叶框框的拍着桌子,所有人都不敢出一点儿声音,生怕招惹这位暴怒中的公主!

    “大将军呢?”秋寒叶压制住怒意,询问着身旁的宫人。

    “奴才已经派人去宣了,此刻应该在路上。”那人小心的回答。

    秋寒叶暗中摸着自己的肚子,心中告诫着自己要平静,要稳重,直到看到北堂岚的身影,秋寒叶紧张的情绪忽然放松下来,她感觉自己有了依靠。

    “都退下!”秋寒叶秉退众人,一下子扑到北堂岚的怀中,“岚,你终于来了!我好害怕!”

    北堂岚几不可见的蹙了蹙眉头,但是还是伸手搂住秋寒叶,不过却什么也没有说话。

    “岚,现在怎么办?”秋寒叶抬头看着北堂岚,眼神闪烁着,楚楚可怜的模样。

    “他们攻进皇城还有些时日,我们还有时间。”北堂岚深吸一口气。

    秋寒叶咬咬唇,暗自呼出一口气,“岚,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不该说,但是,你也有权利知道的。”秋寒叶抓着北堂岚的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岚,我们有孩子了。我们有孩子了!”秋寒叶颤抖的看着北堂岚。

    北堂岚的手触摸着那微微鼓起的肚皮,身子一颤,眼神抖动,张张嘴,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秉公主,军情来报!”忽然,外面又响起急促的声音。

    ×××

    北堂岚和秋寒叶对视一眼。

    “洛儿,咱不急于一时,你这么着急,身子要紧!”冥王粘着贝云洛,屋子里的其他人都悄无声息的退出去。

    贝云洛挑眉,瞪着冥王,“你说让我自己拿主意的,说话不算数了?”贝云洛虚眯着眼睛,很有你敢我就拼命的样子。

    冥王心中那个悔,看着自己妻子肚子一天一天大起来,他真的不舍得贝云洛这么奔波,虽然也累不了多少。

    “我说了,不会有事的,不是你在身旁吗,你不是要寸步不离么。”贝云洛靠在冥王的身上,打着哈欠,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象,“虽然之前没有来过这里,不过还是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两人已经是在秋风崖的地盘上,城中的士兵对贝云洛是惟命是从,贝云洛一将手中的印章亮出来,每座城池的将领都激动的泣不成声,他们等了这么多年、埋没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出头了。

    “北堂岚一定想象不到,秋王竟然还给他撩了一招。北堂岚如果知道实情,一定会被气疯。”冥王冷笑几声,伸手揉着贝云洛的额头,“命令已经下完了,我们只等大摇大摆走进皇城就好了,恩,洛儿,你休息吧。”

    贝云洛点点头,一脸期待的模样。

    谁都没有料到,谁也没有想到,原本以为铁桶般的秋风崖竟然让人如此轻易的闯了进来,每一个地方的军队都成了摆设,竟然都临阵倒戈,这是让朝臣都不敢置信的地方。

    秋寒叶阴沉着脸,刚消停下去的怒意再次轰然冲顶。

    “那些老臣呢?不是自命三朝元老?怎么都不敢冒头了?”秋寒叶看着下面寥寥无几的大臣,大吼着。

    “公主,几位阁老都抱病在家,上不了朝了。”

    “一群废物!”秋寒叶大叫着,北堂岚已经想办法去了,可是秋寒叶心里清楚,他也是黔驴技穷。

    “回禀公主,皇城门已经被迫!”忽然,有人慌慌张张的士兵冲了进来,满身是血,“大将军不知所踪!”

    什么?秋寒叶猛然站起来,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大臣们听了异常惶恐,胆小的赶紧冲出皇宫,自顾逃命。

    贝云洛乘坐者狮鹫,大摇大摆的走进皇城,不错,是走,不是飞!前来支援的守城将士竟然对着贝云洛下跪叩拜,这让皇城中秋风崖子民很迷惑--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在宫门外,原本抱病在家的几位阁老站在门外,看着气势汹汹前来的狮鹫,都暗自激动起来。

    贝云洛没有可以掩盖自己原本的容貌,在冥王的搀扶下下了狮鹫,小白和小冰傲视的站在贝云洛的肩膀上。

    “几位阁老,辛苦了!”贝云洛微笑着,虚浮的将几位搀扶起来,“秋风崖能有几位,父皇可以安息了!”贝云洛微笑着说,但是心中却很酸楚。

    “赤炼公主回来,王一定很开心的!”李阁老温柔的看着贝云洛,他虽然很吃惊贝云洛的血眸,但是那一张谁都不能否决的脸是让几位阁老最快接受的原因。

    “在这里说,不如进去说!”冥王挑眉,倒是不怎么在意几位老家伙对自己的不闻不问。

    但是几位阁老心里很震惊,好奇秋赤炼是怎么和冥王在一起的,同时他们很激动,他们也没有想到原来冥王妃竟然是他们的公主。

    “秋寒叶应该很‘高兴’,见到本宫回来!”贝云洛冷着脸,迈步朝着里面走去。几位阁老跟在后面,狐狸一般都眼神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贝云洛一步一步迈进熟悉的地方,心不自觉的紧张起来,紧紧的抓住冥王的手,而皇宫中的人在见到贝云洛真是面容的时候,没有一个不目瞪口呆,没有一个不是一副见鬼的模样。

    “朝堂上的事情,就暂时麻烦几位阁老。”贝云洛顿了一下,从袖口中拿出一封信交给面前的几位老人,“这是父皇让本宫转交给几位的信,相信各位看了会做出正确判断!”贝云洛对着冥王点点头,灵玉和灵霜首先前方开路。

    贝云洛冷着脸,一步一步朝着秋寒叶坐在的宫殿走去。

    “来人!来人,竟敢无视本宫,来人!”还没有靠近,就听到秋寒叶怒吼的声音。贝云洛顿了一下,手一抖,歉意的对着冥王摇摇头。

    “孤家寡人的滋味怎么样?秋寒叶!”贝云洛站在门外,冷冷的看着站在屋子中央一脸愤怒的女人。

    “你到底是谁!”秋寒叶忽然扭头,惊恐的声音从貌美女子的嘴里叫了出来,脸上肌肉抖动,癫狂之极,使得她绝美的脸蛋都变得扭曲了起来!

    一身黑色衣袍的贝云洛一步一步走进大殿,懒懒的靠在身披雪白貂皮披风的冥王身上,红宝石一般的瞳孔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嘴角噙着嗜血的笑容,邪厉的开口:“秋寒叶?好久不见!”

    秋寒叶怔了一下,随后瞪大眸子,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位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浑身如同掉入冰窟,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你!你!你不是!”秋寒叶摇着头后退着,“你是鬼,鬼!”

    “我不是已经死了吗?”贝云洛噙着冷笑,“我是死了,地下很冷,我很寂寞,老天爷见我死的太惨,又让我回来了!让我为自己讨回公道!”贝云洛阴森的话让秋寒叶害怕,忽然感觉身下一痛,随后就见到血沿着大腿内侧流了下来。

    “啧啧啧,真是可惜了!孽种是不需要出生的!”贝云洛没有丝毫的怜悯,“偷情的滋味怎么样?人人夸赞的寒叶公主竟然和自己未来的妹夫有染,真是有趣的皇家秘闻!不知道秋风崖的子民知道后,会怎么想?”

    “你敢!你不能这么做!所有的事都是北堂岚一个人做的!”秋寒叶苍白着脸,瘫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肚子,唇色苍白无血色,“是他!寸骨针也是他弄来的,不关本宫的事!”秋寒叶对上贝云洛那一双血眸,身子抖得更厉害。

    贝云洛讽刺的笑着,“你对我有意见,我理解,你为什么要对付父皇,他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凭什么?秋寒叶!你凭什么!”贝云洛质问着,心痛至极!

    秋寒叶忽然抬头,怒视着贝云洛,“凭什么?你问本宫凭什么?哈哈哈--就凭他是你父皇,不是我的!就凭他喜欢你--”

    “住嘴!”贝云洛咬牙,手臂一挥。紧接着,只听得一道雷声,秋寒叶的左臂硬生生地被扯断,凄厉的惨叫充斥着整个宫殿,如同地狱来锁魂的冤鬼!

    “秋寒叶,你真是猪狗都不如!”嫌恶的踢开脚边的断臂,转身离开,“你放心,本宫不会让你这么轻易的死,本宫让你受尽天下人的唾弃,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和北堂岚的龌龊事!”贝云洛抓着冥王,转身离开。

    秋寒叶只管痛,贝云洛最后的话没有听进去,但是今天所受的刺激足够她疯狂一辈子!秋寒叶所欠的债,要慢慢的还才好!

    〆﹏、[www奇书com网]≈◆小米不是米◇丶为您手‖打╰╮搜书吧手机用户请浏览 m.soshu8.net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