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31章

作者:轨迹图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书吧 www.soshu8.net】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放开奴婢!娘娘放开奴婢!”阿明撕扯着,双手被绑在架子上面,瞪着贝云洛,“奴婢到底有什么错?”阿明询问着,一脸不解。

    灵玉和灵霜搀扶着贝云洛,走上前,灵玉伸手将对方的人一皮面具撕扯下来,“奸细都不会做,你主子可真是好能力。”灵玉撇撇嘴,看了一眼手中的面具,“做工太粗糙,啧啧啧!”灵玉不屑的将面具扔到一旁。

    灵霜白了一眼灵玉--知道你的面具做的最好,臭屁什么!

    冥王站到贝云洛一旁,看着灵玉和灵霜的动作,微笑的看了一眼贝云洛。

    “你!你怎么发现?”对方似乎对自己的面具很有信心,没有想到一眼就被灵玉发觉,听这口气,对方也对自己的易容术很有信心。

    “北堂岚的寸骨钉,从哪里来的?”贝云洛也不废话,直入正题。

    什么?那人瞪大眼睛,震惊的看着贝云洛,显然没有想到贝云洛会问这个问题,眼睛紧紧的注视着贝云洛,看着贝云洛那一张无瑕的脸颊,除去那一双血眸,绝对是出众的。等等!那人心思一转,忽然感觉这一张脸好像从哪里见过,很熟悉。

    “本宫这张脸,让你很难想吗?”贝云洛故意上前走了一步。

    “不--不可能。”那人脸色忽然煞白,死死的盯着贝云洛。

    冥王拦住贝云洛的腰,阴森的扫着被绑的人,对着冥一点点头。冥王扶着贝云洛朝后面退了三步。冥一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烙铁拿出来,直接朝着对方的心口按去。

    “啊--”疼痛让对方生不如死,心口那可是柔弱的地方,但是冥一的手法很到位,刚好不至于让对方送命,又让对方享受到非人的痛苦。

    贝云洛看着人的痛苦,看着血淋淋的场景眉头都不皱一下,“还是不想说?”冥一提醒着,“没关系,在下有的是时间陪你耗,在这里,你想死都死不成。”冥一提醒着,“乖乖的回答问题,还可以考虑给你一个痛快。”

    “是你!”那人忽然瞪大眼珠子,惨白的看着贝云洛,“不可能!你不是已经--”

    “本宫不是已经死了吗?”贝云洛无声一笑,“可惜,害本宫的人都没有死,本宫怎么舍得先死呢?”贝云洛看着对方,“寸骨钉,从哪里来的?”血眸盯着对方的双眼,一眨不眨,知道对方神智有松动的痕迹。

    冥一将手中一把药粉在对方没有注意的时候,塞入嘴里面,随后泼了一桶盐水。对方身子抽搐,可是由于冥一事前已经给对方吃了一种药物,保持时刻清醒。

    “不要告诉本宫你不知道北堂岚的寸骨针从哪里来的。”贝云洛声音森冷,这个时候小白从怀中冒出来,蹦到对方的脑袋上,摸着下巴沉思了好久,随后对着贝云洛呲牙笑了笑,尖锐的爪子朝着对方头顶插了下去。

    噗--

    只见对方吐出一口血。

    “吱吱吱--快问!”小白催促着。

    “寸骨针,哪里来的?”贝云洛表现很平静。

    “蓝,蓝儿小姐!咳!”随后人就咽了气。

    小白讨好的回到贝云洛肩膀上,奸诈一笑,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蓝儿?北堂岚府里的那位夫人?”贝云洛和冥王对视一眼,两人显然没有预料到,而贝云洛心中更加的翻涌,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尸体扔出去喂狗!”冥王遮住贝云洛的眼睛,扶着贝云洛走出地牢。

    宫门外还跪着阿花,身旁是阿明的尸体,尸体已经发臭,已经死去有些日子。阿花神色恍惚,显然还没有接受自己妹妹死去的事情。

    “冥二!”贝云洛皱了皱眉头,“把人送还给逊夫人,本宫这里不是收容所。”贝云洛和冥王两人朝着寝宫走去。

    冥二挑眉,看着阿花摇头,派人来,驾着两人走出去。可以料想逊夫人看到两个女儿的情况之后会多么的后悔。但是她也不能怪贝云洛,没有给她们周家定个刺杀王后的罪名已经不错了。

    贝云洛从匣子中将寸骨针拿出来,握在手中可以感觉到一股凉意,神色隐晦,知道冥王抱住贝云洛才让贝云洛回过神来。

    “那个女人手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贝云洛靠在冥王的身上,感受着冥王的担忧,贝云洛笑了笑,“我已经没有事情了,不过,到时候,我绝对会让北堂岚亲身尝一尝这滋味!”贝云洛将寸骨针按到桌子上面。

    “他们一个都不会放过,洛儿,你放心。”冥王抚摸着贝云洛的后背,不让贝云洛生气,鹰眸扫过寸骨钉,阴冷邪肆。

    ×××

    一个月之后,冥落山和秋风崖之间的战争终于爆发。冥落山的人在听到战鼓响声的时候,都欢呼高唱,因为他们等待这一刻等了好长时间。

    冥落山就是一个战争的民族,他们最不怕的就是战!

    狮鹫也已经做好准备,要载着贝云洛和冥王两人去前线。虽然早已经有预料,然而忽然的战争也让秋风崖的一些人吃了一惊。

    朝堂很火热,秋寒叶每天都吼上几声,老臣都不怎么给秋寒叶好脸色,倚老卖老的人比比皆是。北堂岚已经去了前线,指挥战斗,朝堂只能靠秋寒叶独自一人斗群臣,心力交瘁。

    秋寒叶回到寝宫,虚弱的瘫坐在椅子上面,看着手里的折子,这是七天之前北堂岚送来的,只是公式性质的说法。桌子上还有一封信,秋寒叶狠狠的盯着,信早已经被攥的不成样子,秀气的小楷让人看的咬牙切齿。

    妾身会好好照顾夫君,请公主不要挂怀,毕竟未婚,还请公主估计皇家脸面。落款蓝儿。这是跟着折子一起送过来的。秋寒叶不知道北堂岚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情,但是秋寒叶很气愤,很恼怒。

    秋寒叶深吸着气,迫使自己放松下来,低着头,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忽然诡异一笑--蓝夫人,你认为你赢了?你想和本宫斗?生不出杂种还想和本宫斗?秋寒叶想到这里,竟然平静下来,端起早已经放到一旁的安胎药,喝了下去。

    ××

    “冥一,先把药师和一些必备的药草送过去,洛儿身旁的暗卫一个都不能少,让冥二寸步不离的跟着洛儿,还有,防备奸细袭击。”冥王嘱咐着冥一。

    冥一翻着白眼,不敢说什么,只能随口答应着,这些问题,冥王一天已经说了好几遍了,他都能倒背如流。

    “主子,您不是会跟着娘娘的吗?”冥一反问着。

    “恩,以防万一。”冥王松了口气,轻声说道,“北堂岚已经到了,本王岂能落后?告诉他们,明日启程。”将折子扔到一旁,转身去找贝云洛。

    贝云洛这里也没有闲着,灵玉和灵霜两人准备着必备的东西,亲力亲为,不敢假借他人的手,贝云洛现在有身子,小心吃不了大亏。

    “小姐,已经整理好。”灵玉和灵霜最后检查物品,检查无误,禀告贝云洛。

    “恩。”贝云洛喝了安胎药,看着眼前的三个大箱子,摇摇头,“还是太多。”

    “小姐,已经不能再减了!”灵玉翻着大白眼,“这已经是最精简的了。”灵霜在一旁点头。

    “哦,对了,小姐,这是您让我提前弄的面具,属下已经弄好了,一共三张,都是比照您之前的那个弄的。”灵玉将盒子递给贝云洛,上面狰狞的蜈蚣鲜活一般。

    贝云洛伸手摸着,满意的点点头,“还是灵玉做的比较合意。”

    “什么合意?”冥王走进来,听贝云洛语气感到心情很好,“这是灵玉做的?”冥王诧异的挑挑眉,“堪比千面鬼技艺。”

    “那是她师傅。”贝云洛笑了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抬头看着诧异的冥王,“都准备好了?你不在这里,行吗?”

    “放心,离了本王,入了乱子,那些大臣也不必称我冥落山的重臣了!

    灵玉和灵霜两人对视一眼,含笑的悄声离开。

    冥王摸着贝云洛的肚子,眼里满是宠溺,“明天我们就走,三天就可以到达。”冥王叹了一口气,“真希望洛儿不要去。”

    贝云洛不说话,只是笑了笑,“那个蓝夫人也跟着北堂岚去了前线?”贝云洛侧头看着冥王,“我总感觉这个女人不简单。”贝云洛抓着冥王的手,“还是小心一点儿,多注意她的动静。”

    “恩,知道。”冥王抚摸着贝云洛的长发,“打仗是男人的事情,让你跟着已经是我的底线,这些操心的事情就不要在意了!”冥王怒意的瞪了一眼贝云洛,“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照顾咱们的宝宝。你的仇,我替你报!”

    “好!”贝云洛微笑应答,但是眼底却闪过一抹玩味。

    “战况怎么样?”贝云洛抬头问道,看到瞪着自己的鹰眸,贝云洛好笑,“不让我费心思,难道我了解一下都不行?好歹我也算个监军吧?”贝云洛嘟着嘴,不满的说道。

    “咳咳咳!”冥王咳嗽几声,“都是小打小闹,不用在意。”

    “恩,我很期待,北堂岚知道我还活着,会是什么个表情!”寒意划过血眸,冰冻着四周空气。

    〆﹏、[www奇书com网]≈◆小米不是米◇丶为您手‖打╰╮搜书吧手机用户请浏览 m.soshu8.net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