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幸福之章

作者:若雪三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书吧 www.soshu8.net】为您提供最快更新!搜书吧 WwW.soshu8.net

    自血魂和东西联盟展开大战之后,整片浩瀚大陆都沉浸在战火之中,最后在大战扩展到最高程度之时,血魂突然的崩塌和溃败,终于结束了双方长达十几年的征战,东西联盟虽然付出了不少生命的代价,但总算赢得了最后的胜利。血魂的所有人自浩瀚大陆彻底消失,自此,整个浩瀚大陆回复到了最初的平静、祥和。

    云家和纳溪一族成为浩瀚大陆的两大家族,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尤其在东西联盟解散之后,整片浩瀚大陆人类世界,皆是以这两族为尊,然云家和纳溪一族却有隐退之心,并不像过多过问世事。

    在平静、祥和的新时代里,浩瀚大陆迎来了全新纪年,号称平和年纪。

    平和年纪第二年,是这片大陆上谁都不会遗忘的日子,云家和纳溪一族最为重要的两个代表人物,结为连理、永结同好,云枫和纳溪蓝衣的婚礼将在云家举行,这个消息一经传出,轰动了整片大陆,所有人都为之雀跃、欣喜,各方势力的代表也纷纷云集云家如今所在地,云城。

    “老师!老师!”一声急促的呼唤,夏青匆匆赶到硕大的庭院之中,目光四下搜索,“老师!”夏青呼喊着,四处寻找,不一会儿花鹰也自一旁出来,“主人,没找着云大人。”

    夏青紧皱眉峰,“老师到底去哪儿了,外面前来恭贺的人都快排到云城之外了!”

    “主人,我们不妨再去别的地方找找?”

    夏青连忙点头,主仆俩立刻调转方向向别处寻去,待两人走后,某处空间发生震动,一道身影就此出现,正是夏青想要找寻的云枫。

    “呼……!”云枫松口气,刚要离开,只听一道身影自头顶浓密的树荫里传来,“小姑姑,你又躲起来了。”

    云枫呵呵一笑,一道修长身影自上面跳下,云轻辰的身高再度抽长很高,一张俊脸已经成熟,再也没有丝毫的稚嫩之气,继承了云升和沐小锦的所有优点,再配上如此迷人的微笑,足以让女孩子就此停下目光,脸颊绯红。

    “你小子!”云枫笑着开口,云轻辰低低一笑,颇为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我懂的,小姑姑,那些来恭贺的人的确讨厌,说的都是些没完没了的场面话,若换做是我,我也会和小姑姑一样。”

    云枫勾唇,“你什么回家的?去看过父母了吗?”

    云轻辰哈哈一笑,“我爹和我娘可都在前面忙着呢,小姑姑不在,应付那些人的头疼工作只有靠他们了,不过话说回来,可苦了夏青姐,看来她还要再找上一阵子了。”

    “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也好。”云枫淡笑,小火去往兽域的消息夏青并不知晓,云枫也从不开口提及,夏青也是如此,关于小火的话题就此沉寂,似乎遗忘了一般,云枫原以为夏青真的释怀,知道有一次无意间听到夏青的哭声才明白,她什么都明白,什么都清楚。

    “说的也对,夏青姐也挺苦的,不过更苦的应该是落尘哥吧,哎!”云轻辰狠狠叹口气,“你追我跑的游戏,到底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我看着都是着急。”

    云枫轻轻敲了一下云轻辰的脑袋,“你这小子,小小年纪担心这些做什么,倒是你,可有姑娘对你表示好感?”

    云轻辰连忙撇嘴,“小姑姑,我可没那么想不开,我才多大,再说了……我定然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她……虽说不能像小姑姑这般,也总应该有个几分才可以!”

    云枫无奈笑笑,“当你遇到那个姑娘的时候你就明白,种种你设想的先前条件在遇到那个人的时候,都变成空谈,她是什么样的,你的喜欢就是这个样子。”

    云轻辰微微一愣,随后勾起淡笑,“小姑姑说的,我记住了,希望以后会遇到一个……好姑娘。”

    “会的。”云枫笑着点头,云轻辰站起身,“小姑姑,辰儿一直都没问过你,血魂的背后到底是谁……”

    云枫轻笑,“轻辰,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都已经过去了。”

    云轻辰轻勾唇角,随后轻笑,“小姑姑说的不错,既然都过去了也没有任何深究的必要,我先出去帮忙,小姑姑就在这里继续躲着便可。”云轻辰转身离开,云枫看着他抽高成长的身形,欣慰一笑,他刚出生的时候似乎就在昨天。

    云枫看着四周浓郁的绿茵,大战时候的记忆仍旧很鲜明,轩逸那双痛苦的双眼,还有他最后喃喃的那句话,云枫一直都记忆犹新。云枫还记得,在她清醒之后,她曾经问过二哥云启,戚云到底是谁。她记得非常清楚,云启仅是沉默,随后勾起一丝极为勉强的笑容,低声开口道,“枫儿,有些事情已经过去,就不要再问了,有关于云家的所有,你也不必介怀,只需要珍惜现在和以后,从前的那些,就让它过去吧。”

    云枫当时还想问什么,然所有的话似乎都堵在胸口,二哥无奈的神情,让她沉默。

    “从前的那些,就让它过去……”云枫站在那里,喃喃低语,手掌缓缓握紧,云家……有关于云家的一切早已埋葬在时间的洪流之中,她能够做的,唯有珍惜现在还有……未来。

    “在想什么?”温热的低语袭来,一双男人的手臂就此环上云枫全身,云枫身子一软,就此靠在身后的男人怀中,云枫一声低笑,“在想,那些前来恭贺的人什么时候能够安静。”

    一声低沉笑声,男人温暖的话语自身后传来,“云家和纳溪一族的联姻,定然会有如此情况,不过总会结束的。”

    云枫点点头,黑眸看向前方,男人的手臂将她拥的更紧一些,“……那邪,还是没有动静么?”

    云枫叹息一声,点点头,“嗯,这半年它没有回应我的呼唤,我现在不确定,它是否还在这里。”

    男人沉默,然后开口,“总有一天它会醒来。”

    云枫沉默,她沉睡的半年时间里,很多事情似乎都发生在悄无声息之中,泽然带着他的女儿就此离开,敖金重新回到了无尽之海,还有最为重要的,那邪就此沉睡,与其说是沉睡不如说消失更为妥当,云枫在自己的体内任何一个角落,再也感知不到那邪的任何气息,它消失了吗?还是说已经离开,他就算离开,又去了哪里?

    “若是它真的离开……也应该和我说一声再见才对……”云枫喃喃低语,那邪的消失让她有些伤感,毕竟两人在一起的时间那般长久,那邪,是比蓝衣还要陪伴她更久的存在!

    男人的手臂报抱的更紧,“再过两天就是我们的大婚,到时候你会是最忙的新娘子。”

    云枫听到就有些头疼,忍不住低叹,“若是可以,真的很想偷偷溜走算了。”

    “那可不行,你做逃跑新娘,为夫也只能做逃跑新郎了。”

    云枫转过身,两人相视而笑,逃跑新郎和逃跑新娘么?若真是那样,估计要天下大乱了。

    云城之中随着婚期临近,可谓热闹非凡,云家之中更是如此,在所有人都忙的如陀螺一般之时,身为婚礼主角的云枫却已经离开云城,烦心的事先让其他人多担待一下吧,她如今有十分想去的地方,不得不去。

    东大陆卡兰帝国境内,春风镇也很热闹,毕竟真是云家的起源之地,现如今的云家若不是东大陆云家血脉中的云枫,根本没有如今的盛况,更何况云枫是浩瀚大陆人人都知晓的英雄人物。

    春风镇热闹,紧邻春风镇的迷雾森林倒是出奇的安静,这毕竟是人类世界的喜事,对比之下,魔兽世界则是安静许多。月夜,一道身影从天而降,直接落入到迷雾森林之中,没有任何气息传来,身影将自身所有都完美的隐藏起来,就犹如空气一般。

    低级魔兽依然在做着自己的事,有的安然入眠,有的正在筹备黑夜捕猎,谁也不曾察觉,一道属于人类的身影自它们身旁静静走过。

    云枫漫步在黑夜中的迷雾森林,感受着不同于人类世界的安静,夜晚的冷风袭来,带来阵阵凉意,云枫看着周围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色,这条路,这里就是一切的。自这里迈开召唤师的旅程,在这里契约自己的第一只魔兽,在这里……开启这条艰难满是荆棘的路。

    “云大人。”一道身影陡然出现在云枫面前,顿时让四周的低级魔兽四散而开,惊吓万分,云枫抬眸,来人恭敬俯身,“云大人,先生在等着您。”

    云枫勾起笑容,“带路吧。”

    来人转身,云枫一路跟在后面,往迷雾森林的更深处走去,一路之上,有众多目光追随,几乎所有都是敬畏和惊惧。

    “先生,云大人来了。”来人说完转身就此离开,云枫看着面前坐在那的慈祥老者,淡淡一笑,“先生怎么知道我会在今晚来这里?”

    慈祥老者呵呵一笑,“老夫自然知晓,云家丫头,过来坐。”

    云枫走到老者身旁坐下,并没有开口,老者慈祥的目光扫来,“云家丫头,是不是有很多难解的疑惑?不妨说出来,老夫或许能够为你解惑。”

    “我的疑惑,先生真的会为我解惑么?”云枫抬眸,老者低声一笑,“不妨先说出来让老夫听听。”

    云枫沉默片刻,随后低声开口,“最大的疑惑,便是圣者的灵魂,轩逸到底是怎样得到的!”

    老者神情微沉,随后低叹一声,“当初圣者陨落,灵魂是被封印在兽域之中,说起来老夫也有责任,若是兽域不曾发生过动乱,幻兽自兽域离开不说,还暗中将圣者灵魂也一并带走。”

    “是幻兽带走的圣者灵魂?”云枫惊讶,老者点头,“那个轩逸有能力制服幻兽,也是因为他体内有着纳溪一族和云家那位召唤师灵魂的缘故。”

    “当时轩逸体内被吞噬的灵魂都强行蹦出,会不会有可能……”

    老者摇头,神情严肃的开口,“他吞噬掉的灵魂,已经永远的留在那片空间之内,彻底消失。”

    “是么……”云枫喃喃自语,云家的那位全系召唤师灵魂也被埋葬在那里,“先生,为什么那里会印刻着云这个字?那里是不是和我云家有关系?”

    老者轻叹一声,“那里……是最初云家所居之地,就如纳溪一族一样,最初的四大家族皆是分住在各自地域之内,血魂魂主虽有圣者部分灵魂,但最终也仅是傀儡而已,那个轩逸才是血魂的真正掌控者,他煞费苦心的将这片地域找出来,培养发展出血魂这样的组织,他的目的……”

    “最终,他所希望改变的一切,终究是没有任何改变。”云枫开口,老者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低声一笑,“有些东西早已注定,强行改变最终只会害人害己。”

    云枫陡然想起那邪,“先生,那邪是不是已经不在我体内了!”

    老者神情微怔,“云家丫头,你感觉到了?”

    听到这句话,云枫的心头忽然有股沉闷,一块巨石狠狠的压了上来,真的不在了?“为什么……”云枫喃喃自语,老者目光看向云枫,低声开口,“那邪,正确来说是圣者的伴生兽,圣者存在,它既存在,圣者若是不在,它亦是会消失。”

    “先生的意思是,那邪它……!”只要一想到那邪会就此消失,云枫的心就会狠狠发疼!

    “它并没有消失,正确说应该是极度削弱,圣者的大部分灵魂被轩逸吞噬,如今已经被彻底毁灭,然圣者之魂并未就此消失,还有少部分仍旧封印在兽域之中,圣者之魂没有完全消失,那邪就不会消失。”

    云枫神情一喜,只要不是消失便好!

    “云家丫头啊,你心中可还有疑问?”老者看到云枫的轻松神情,不由得低声笑开,云枫摇头,有些东西她已经不想再问,就让那些沉淀的过去继续沉淀吧。

    “好,既然你的疑问已说完,接下来就要听听老夫的话,云家丫头,这个世界并非你想的如此简单,还有很多事,老夫可是将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

    云枫黑眸瞪大,“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老者站起身,沉默良久,低声开口,“浩瀚大陆仅是这世界冰山一角,无尽之海,也只不过是其中一条分界线而已,你可曾想过无尽之海的另一边会是什么世界?还有这浩瀚大陆以外,又会是什么世界?”

    云枫沉默,心中十分震惊!短短几句话,她已经能够预感到,这是如何一个广阔无边的世界!

    老者转身,黑眸深深的看着云枫,“老夫也是经过长久漫长的时间才渐渐了悟,圣者不仅仅担负着浩瀚大陆平衡的责任,圣者还担负着保护浩瀚大陆的责任!”

    “保护……浩瀚大陆?”云枫低语,老者点头,“这些老夫如今也无法言明。不过老夫却很肯定一点,浩瀚大陆若是再处于没有圣者的情况中,那便是岌岌可危了。”

    “先生的意思是……圣者还会再诞生!”

    老者慈祥的双眼陡然锐利,“只要有圣者之魂存在,圣者就能够重生,然现如今圣者之魂只有小部分,根本无法自行完成,所以……老夫便将这个希望托付在你身上。”

    云枫惊讶,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要她成为圣者?

    “老夫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你为浩瀚大陆已经做了太多,老夫也不想如此,但若是再不行动,为时已晚。浩瀚大陆若是处于危机之中,这片土地上生活的所有生命,也难逃灾厄。”

    云枫沉默,难逃灾厄……所有人,她所想要的,便是让这些爱着的人们,可以永远幸福。

    “我知道了。”云枫开口,老者神情陡然一松,“我该怎么做,是将圣者之魂融于体内么?”

    老者摇头,在原地踱步了很多次,随后才停下,“云家丫头,这一次并非是你,而是……你的后代。”

    “什么!”

    老者紧皱眉峰,“圣者若想再生,首先要将灵魂重新滋养、塑造,成为新的个体,云家丫头,难道你要舍弃自己,让圣者之魂占据你的身体么?”

    云枫怔住,瞬间变明白了老者意思,圣者……是要诞生在她的后代之中!她的孩子,将要担负起如此沉重的责任!

    “原本老夫也不抱任何希望,然自从见过纳溪族的那个少年之后,老夫便知道,所有的希望会再次托付于你身上!纳溪一族的血脉奇特之处在于可以滋养灵魂!尤其是那个少年,他的血脉有着最为强大的滋养之力!可以完全承接圣者之魂所需要的所有,再加上云家的自身血脉,若不是处于这样的考虑,老夫也不会如此冒险!”

    云枫愣住,完全说不出话来,让她自己的孩子吗?她怎么忍心!

    “云家丫头,圣者诞生,那邪也会重新诞生,有那邪和老夫的帮助,再加上圣者自身的血脉能力,你根本无需担心这个孩子!这个孩子会成为浩瀚大陆,这片空间的最强者!”

    云枫没有说话,虽然知晓无需担心,虽然知道这一切,然她能够忍心将所有的苦难,所有的危险加注在她以后的孩子身上,这个孩子虽然实力超群,然所要面对的道路,与她相比,会更为艰难!

    老者见云枫始终没有回话,不由得低声一叹,“云家丫头,这不仅仅是老夫的希望,还有浩瀚大陆所有生命的希望。”

    云枫抬起头,嘴角缓缓上扬,“我知道了。”若真是如此,若不得不如此,她必定会用自己的所有来保护这个孩子,倾尽一切!

    晨曦的阳光自天的另一边渐渐出现,带来了早晨的第一缕阳光和温暖,整个云城都笼罩其中,满满的红色透着无尽的喜气和热闹,今天,就是云枫和纳溪蓝衣的成婚之日,大喜之时。

    一大早,云枫便被挖了起来,梳妆打败,所有的女眷全部上阵忙里忙完,云枫虽然只需要做着,然光看着她们转来转去就有些头晕了,弓天晴和沐小锦亲自为云枫准备衣裳、上妆,云翔则是十分豪气的把守门口,不让曲蓝衣有可趁之机。

    好不容易忙活完,云枫总算能够歇口气,沐小锦和弓天晴也是如此,两人虽然忙的满头大汗但笑的更为开心,“你们快去歇着吧。”云枫开口,沐小锦呵呵一笑,将镜子推到云枫面前,“也不看看我和天晴的杰作?”

    弓天晴也笑了出来,拉着沐小锦说道,“你慢慢看,我和小锦先出去招呼着。”两人笑着结伴离开,云枫笑笑,也不禁好奇自己被打扮成何种样子,眼神往镜面一扫,云枫自己也不禁愣住,她……竟然这么好看么?

    “如此美人儿,能够娶进门,当真是三生有幸了。”男人的声音自外面传来,瞬间一道身影就已来到云枫身旁,轻轻的在脸颊上偷个香,云枫回头,瞧见自己在那双黑眸中的倒影,如此清晰、艳丽。

    “小枫枫……”曲蓝衣喃喃低语,痴痴的看着,他等这一天有多久了,久到他自己都有些记不清,艳丽的红色婚袍,娇艳的脸蛋,含羞带怒的眼神,还有即将成为他女人的这个夜晚,他等待的,够久了。

    男人的手将面前的女人拥入怀中,眼神将她的脸蛋锁在眼中,彼此的心跳不由得都乱了起来,这一天……真的等待太久了。

    迷人的俊脸在缓缓接近,云枫微红着脸颊,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乱了的心跳,缓缓闭上双眼,感受着温热的呼吸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你们到底要看到什么时候?”曲蓝衣的声音透着无奈和愤怒,云枫听到猛然睁开黑眸看向外面,一片刺眼的阳光打下来,五道身影就这么出现在阳光里,看的并不是很真切。

    “哼,罢了。”曲蓝衣说完,直起身子,云枫也站起身来,眼睛眨了几下,看着面前的五道身影,有些不敢相信。

    “主人,如此重要的日子,我们岂能缺席?”岚翼沉稳有力的话语传来,俊脸带着一丝笑意。

    “小枫要成婚了,说什么妖妖也要来!”还是萝莉的身形,还是全然依赖信任的口气,一点都没变。

    “本大爷自然不能错过,才不管那老头会说什么!”小正太扬起下巴,露出了一记笑容。

    “咳咳,这人妖说来,老子也就跟来了。”二雷低声说了一句,一旁妖娆妩媚的女人呵呵一笑,“这话酸不酸,也不知道是谁,成天有事没事就将小云枫的事挂在嘴边。”

    “那才不是老子说的!”

    云枫静静听着,有些恍惚,和他们相伴的记忆一直都不曾淡忘,现如今又是那般鲜明!“你们……”云枫淡淡开口,五道身影均是露出笑容,齐声开口,“主人,我们回来了。”

    云枫的心头一热,眼眶一酸,曲蓝衣低声一笑,将云枫的手掌握住,“还在等什么,我的新娘子,我们的婚礼也该开始了。”

    云枫抬眸,看着他温暖的笑,唇角也缓缓上扬,手握住男人温热的大掌,云枫笑着跟了上去。

    一切都已改变,却又什么都没变,真好。

    ------题外话------

    至此,所有已经结束,若是有亲想要看其他,请私下联系我,在群里的应该都能找到我,我会酌情考虑,写一下!番外中提到的云枫孩子,我相信大家应该会明白,小包子为何是特殊的了吧!此书,在今天,画上彻底的句号!完结!感谢大家支持!希望大家能够支持若雪的新文!www.soshu8.net搜书吧手机用户请浏览 m.soshu8.net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