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篇 唐晴

作者:王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书吧 www.soshu8.net】为您提供最快更新!搜书吧 WwW.soshu8.net

    玉梳山坐落在***国中部,山势连绵千里,奇峰怪石不绝,据说有1280座山峰,像玉女的梳子一样,斜跨西北和东南。离人河的主流穿过玉梳山,形成险峻的峡谷,是历代兵家之要地。在玉梳山里并分成无数支流,滋润着灵山秀脉,以及支流附近的民众。此山与神秘的龙骨山脉相连,有无数异兽灵禽在玉梳山繁殖,更有无数奇珍妙药在玉梳山生根。

    山雾缭绕,奇香弥漫,春天的蜂蝶在美丽的花朵上忙碌着,飞舞着。一个十五六岁的黄衫少女,生得眉细目长,瑶鼻皓齿,轻咬着红红嘴唇,焦急的穿梭在蜂蝶花丛间,不断的左看右探,像是迷了路,怎么也走不出这片诱人的花海。

    “怎么样才能走出这片花海呀?唉,都两天了,还没走出去!早知道这样,就应听师傅,不该独自乱闯玉梳山。明明没走多远,离山下的客栈应该很近呀,为什么看不到下山的小路呢?”黄衫少女气呼呼的躺在地草上,瞪着明净的蓝天,自言自语的后悔着,雪白的肌肤在绿草的映衬下,更显滑腻美艳。

    “嘶嘶,嘶嘶!”几声轻微的响动在她耳边响起,感觉脖子附近凉嗖嗖的。少女蓦然一惊,朝相反的方向滚去,随手抽出佩剑,对那声音发出的方向连斩数下,一道道冰冷的剑气犹如实质的斩在七彩相间的蛇身上,瞬间把它碎成数段。

    “可恶的毒蛇,连你也来欺负本姑娘吗?”少女话虽这么说,可还是吓得不轻,她知道那种蛇叫七色地龙,被它咬上一口,任你武功再高,再逃不掉死亡的厄运。

    “呵呵,姑娘好剑法,一剑屠龙,何来被欺负之说?”一个白衣少年微笑看着抚胸轻喘的少女,俊美的面容带着邪邪的笑意,说不出的古怪,又引人心动。

    “啊,总算见个活人,太好了!”黄衣少女把剑入鞘,喜上眉稍,激动的道,“我叫唐晴,在这山里采药迷路了,你能带我下山找师父吗?”

    少年面露古怪,想不到唐晴居然说出这番话,稍一深思,笑道:“我是王乐乐,很高兴认识姑娘。这里方圆百里皆无人烟,不知姑娘又出自何门?”

    “咯咯咯,你的名字真逗!我是真的很高兴见你,不然就要老死在山里了。”唐晴掩嘴一笑,说不出的妩媚动人,“师傅叫我不要随便透露师门名称,不过看你长的俊俏可爱,就告诉你吧。我是星雨门的,听过吗?”

    王乐乐脑袋上有点冒汗,暗咐自己不过数日没有下山,难道山下的少女都变成这副花痴模样了吗?俊俏倒还能担当,可爱……就有点夸张了吧,怎么说自己也有12岁了,已步入少年行列了。不过听到她是星雨门的,许多疑问也就释然而解。近年来星雨门的弟子全是女人,又与世隔绝的门派,门下弟子的教育出些小问题,也情有可原。

    “抱歉,没听过!我只是一介书生,不太懂武林之事。不过,看姑娘剑法绝妙,能隔空伤敌,应该是很厉害的一个门派吧!”王乐乐谨听师父教诲,拒绝承认自己会武功,反正修习的《御女心经》功法,再厉害的武林高手也看不出来。

    “那当然!”唐晴一脸得意,也不在乎他会不会武功,只有点怀疑的问,“可是,你一个书生跑进深山,不怕遇到猛兽吗?”

    “我住在山下的小镇上,从小跟猎人上山,从未遇到大型凶兽,所以经常一人上山游玩.”说着,王乐乐走到七彩地龙的尸体旁,小心的摘几片树叶把它包起来,“毒蛇是附近唯一能伤人的家伙,不过,七彩地龙可是极少见的奇药呢,平时很难见到。不知唐姑娘要采什么药?”

    唐晴见他收起血淋淋的死蛇,轻轻皱眉,不过听到他经常上山,应该知道下山的路,也不计较他手中的蛇尸。“我师父要采赤血果和妇仁花,听说是很难见到的东西,师父上山找了半月还没回客栈,我才忍不住上山碰碰运气,谁知道一进山就迷路了。”

    这次轮着王乐乐皱眉了,他知道这两种奇药的作用,因为他师父炼制极品chun药经常用到这些东西,而炼制“花劫”更需要赤血果做主料。不知星雨门要这么两种药做什么,难道也炼chun药?“这两种药我倒听过,不知你师父找它们作何用途?”

    “是吗,你知道在哪能采到吗?”唐晴喜的一跃而至,紧紧攥住王乐乐的手,“我师伯和师姐中了阴山魔煞的凝冰指,听说只有这两种药能救她们,若是两月内找不到此药,她们就危险啦。”

    王乐乐精通药理,知道两种药皆主热主阳,确实有压制凝冰指寒毒的效用,听她这么一说,也明白个大概。他也知道哪里有这两种药,可那是自己师父的采药点之一,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刚想拒绝,突然从她酥滑的小手上传来异样的感受,体内的御女心经居然不受控制的运转起来,跨间巨物突地暴挺,跃跃欲试。

    王乐乐又惊又喜,这是进入第三层――破血媚灵的征兆呀,他等这一天已有整整两年时间,从修炼此功开始,就在盼望着这天。因为只有进入破血媚灵,才能真正成为真正的男人,才能进入御女心经的更高层次修炼。而引发他出现破血媚灵征兆的女子,就必须选她作为练功炉鼎,用以合体双修。

    “你、你怎么啦?”唐晴突然见他又惊又喜又忧虑,身体也现奇怪的扭曲,有些担心的问道。

    王乐乐偷偷扫了一眼面前的明艳少女,比自己还高了半头,由于习武的原因,身体发育较好,胸部鼓鼓的,柳腰盈盈可握,浑圆臀部更上微微上翘。更难得的是眉目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妩媚风情,比成熟的妇人更吸引男人……这些正是炉鼎绝妙条件。

    “喂喂,朝哪看?”脑筋再大条的女孩也知道面前少年的眼神有点不对,羞羞的嗔了他一眼。她也有点奇怪,怎么狠不下心教训他一顿呢,而且他身上的香味真奇怪,淡淡的,如兰麝,闻着让人身子发酥。

    “没没,只是突然见到唐姑娘的轻功,有些吃惊。这两三丈的距离,你一步就跨过来了,真了不起!”王乐乐趁机装作受惊,盘腿端坐在上,好让不安份的暴怒分身软下来。幸好他一般宽松的白袍,遮住了重要部位,才免去尴尬。

    “哼,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到底知不知道哪里能采到赤血果和妇仁花?”唐晴亦嗔亦羞的瞪着王乐乐,“还有,天快黑了,我还要赶回客栈等师父呢!”

    王乐乐坐在草地上,快速的盘算着该怎么应付眼前的少女。论武功,和她差远了,再说也没带兵器。刚才故意运功发散体内的催情气体,居然也没有效果,毕竟现在功力太底,才是第二层。只有哄骗她吃下chun药,或者偷偷点住她的穴道,才能行事。若是等她下山,恐怕再无机会让她做炉鼎,到时再换目标就难上加难了。不能,绝不能放弃!想到这里,一个阴险的计划也产生了。

    “赤血果我知道在哪,倒是妇仁花比较难找,不过,离的都太远,恐怕天黑之前也无法找齐!”王乐乐轻轻一叹,站了起来。暗暗一比,还是没有她高,心里有些丧气。他现在的发育还未定型,容貌也没到那种随心媚惑的阶段。所以,眼前的时间紧迫,只能出此下策。

    “太好啦!只要能找齐这两种药,做什么我都愿意!”唐晴兴冲冲的拉住了他的胳膊,若不是嫌他怀里有七彩地龙的尸体,说不定会来个拥抱。

    “做我老婆呢?”王乐乐亦真亦假的打趣道。他想,若是能在这段时间内俘获她的芳心,让她心甘情愿的做自己的炉鼎,那最好不过。若是沦落到**或者强奸的地步,那只是最底级最无能的淫贼才会干的事。

    “呸!果然不像好人,哪有这么轻浮的书生,真不知你读的什么书!”唐晴羞红小脸,轻啐一口,心里却喜的紧,并且砰砰乱跳,犹如鹿撞。

    王乐乐想告诉她,读的都是**禁shu,不过,现在不是说实话的时候。见她听后并没有放开自己的手,还羞红着脸,暗喜有门。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带我去!”唐晴狠狠一握王乐乐的手,颇有警告的意味,接着却又扑哧一笑,破坏了积蓄的怒意,“好啦,人家求你了还不成,刚才是逗你玩的!若是找到了药,我就求师父收你为徒,当我的师弟吧!”唐晴心里乱乱的,居然十分喜欢这个年少的家伙,甚至喜欢他色色的目光,盟生了要在一起的想法。

    “啊,可、可是,星雨门好像不收男徒吧!”

    “噢?不清楚呀。确实没在师门里见过男人,说不定师父没碰到合适的男徒呢。我看你体格修长,动作灵敏,长的也不丑,说不定是武学天才哩,由我向师父推荐,很可能成功的。”唐晴说的连自己都不相信,也搞不清为什么会说些这些话,反正拉着他的手,脑袋就糊涂。

    “喂喂,你拉着我往哪走呀,这里可是天然的九阴八卦阵,还有一些破虫子胡乱加上去的七星迷踪阵,若是跑进阵心,连大罗金仙也跑不出来。”王乐乐心想这丫头真够糊涂的,身在星雨门,却连最基本的门规都不懂,连他这个外来人都不如。而且不知道路,还拉着别人乱钻。

    “哼,吹牛皮!大罗金仙都会飞,我就不信他们飞不出这座山峰。再说了,若是找到阵心,这个大阵不就破了嘛,当欺负我不懂阵法!”话虽不服,却不敢再走半步,深怕陷进所谓的阵心。“你来带路!”说着赌气似的丢开王乐乐的手。

    王乐乐正摸的舒服,哪能同意。嘴角邪邪一笑:“阵心是座入云的山峰,你怎么破去?唉,若是我光顾着走,把你丢在哪个阵角,可就麻烦了……呵呵,让我拉着姐姐吧!”说着,伸出刚刚被松开的小手。

    “哼!”唐晴不服气的被他握住小手,心里非常矛盾,搞不懂这个明明比自己小几岁的小男孩,为何处处左右自己,而且无论如何都无法拒绝他,更不可思议的是,居然一点也不生气,还有丝怯喜藏在心底。“凭着我的轻功,怎会被你抛下!”

    跟随着王乐乐,七转八旋的,居然慢慢看到了下山小路,不再是一片眩目的花海。这时,西方霞光万丈,太阳最后的奇光洒满山头,身处花锦奇秀丛中,二人皆露神醉之色。

    “姐姐,这里美吗?”

    “嗯!”唐晴痴迷的点点头。

    “喜欢这里吗?”王乐乐暗喜,用更温柔更深情的声音催眠着唐晴,这是摄魂*的初级步骤,若是成功,再把她深度催眠,彻底忘掉过去。

    唐晴摇摇头:“不,我饿,我想离开这里。”说完,肚子还证明什么似的,发出了咕咕声。

    “噢,该死!该死的肚子!”王乐乐暗暗痛恨着。摄魂*第一次颇为好用,再用对方就有免疫能力,看来得换别的办法了。

    唐晴红着小脸,轻轻摇了一下王乐乐的手,道:“你身上有吃的吗?”

    “咳咳,不巧,中午就吃光了!咱们到外面打些野兔吧,我身上还有一只蛇,把它煮汤喝也不错。”王乐乐重拾心情,准备再战唐晴。

    “我饿死也不吃蛇,好恶心!嗯,可是,我也没带火石,你呢?”唐晴很不好意思的盯着王乐乐,很怕他也没带,就只能吃生的了。

    王乐乐很想说带了,但是这和自己的计划不符。于是,很可怜的摇摇头,道:“我也没带!咱们只好吃生的了,唉!这才是四月,树上的野果才刚刚成形,真是麻烦哪!”

    唐晴无奈的皱皱鼻子,心想只要寻得灵药,吃些苦也无所谓。可胃中的空虚实在不好受,垂头丧气的被王乐乐拉着走出花阵。

    “可是,我还很渴,怎么办嘛?”唐晴居然有些想撒娇,显然依赖着王乐乐走出迷阵,有点习惯性依赖了。

    王乐乐突然止步回身,正和心不在焉的唐晴撞在一起,然后紧紧抱住有些颤抖的她。踮起脚尖,轻轻向她吻去,碰上紧张得有些冰冷的樱唇,然后吻在一起。

    唐晴早就惊呆了,搞不清这到底是怎么啦。这个比自己矮半头的少年为何突然止步,又突然抱住自己,再就是……一片空白,晕呼呼的被他吻上,被他顶开贝齿,被他的舌头侵入口中,在里面奇异的翻动吸吮,然后不知从哪里来的口水,不知不觉的被她吞下,饥渴似乎缓解了许多。

    她的思想早就停止,跟着奇怪的感觉,全部的灵魂都跟着他的舌头节奏而颤抖,身子不受控制的酥软,一股陌生的火焰从小腹升起,突地蔓延全身。很想沉迷在这种感觉里,可、可美妙敏感的小椒乳居然被人攻占,正被他轻轻抚摸着……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不过,这种感觉比刚才还要强烈美好,唐晴无力的呻吟着,脑中无法思考的想到,就一会,就再让他摸一会。

    王乐乐看她没有一点反抗应变的能力,暗喜计划得逞,按照师父指导的方法,按照千百次在妓楼实践的经验,慢慢引导刺激着唐晴。把她一次次的推进**的旋涡,让她欲罢不能。不但攻占她的一对洁白圣峰,还分兵两路,把色手悄悄伸进幽密的芳草园。

    “啊!”唐晴忍不住强烈的刺激,尖叫出来,紧紧并住双腿,不让他的色手得逞。不过却是徒劳的,那比方才强烈百倍千倍的刺激,让她身子软成一团,软在草地上,如泥一般的柔软无力。

    王乐乐心情激动万分,想到不用下迷yao或者用强硬手段就能收服眼前的美少女,心中自豪万分。看她已把手中的剑丢开,而且欲眼朦胧的半闭着双眸,那**的火焰早把理智烧尽。王小银暗暗得意,为了保险,想着在退掉她衣裤前,再渡进她身体一丝催情真气,想彻底的把她的**之门打开。

    一丝丝很微弱的,很轻柔的真气,通过深在密园中的右手,渡进她的身体。不料,正是这道真气坏了事,引起唐晴体内真气的自然排斥,让她一下子从**之渊苏醒。

    “啊,色狼,你的手放、放哪!”唐晴尖叫一声,一巴掌抽了过去。

    王乐乐从她惊叫时的身体反应,就知道干了蠢事,没想到星雨门的内功心法居然排斥催情真气。这也是王乐乐在以后闯荡江湖时,不招惹星雨门女人的原因之一。他本可以躲开的,但为了炉鼎大计,只好结实的挨了这一下,并快速的把手抽出。

    王乐乐用内功把自己的脸逼成通红,并且让脸上的指痕更加明显。装作很无辜很害怕的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啦。当时你说口渴,于是我就是喂你口水,后来的事,我都记不清了。”

    “啊?你、你喂我口水?”唐晴又羞又怒,拿着长剑护在身前,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想想刚才美妙的感觉,又看看王乐乐的害怕模样、还有脸上的五个血红的指痕,居然有些心疼,表情复杂的说,“以、以后不要这么干啦,这样、这样不好。”

    看她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单纯的从形为上感觉到羞耻,并没有发觉王乐乐的险恶用心。明白这些道理的王乐乐,点头称是,乖乖的模样像只小绵羊。不过,他心里正在盘算着让唐晴变成小绵羊的新计划。“嗯,我听姐姐的!可是,这样为什么不好,我倒觉得非常舒服美妙!”

    “反正就是不好。嗯,我听师父说过,不能随便让男孩子触、触摸。哼,你若是再动手动脚,我就拿剑把你砍成碎块,就像那只七彩地龙一样!”唐晴羞红着小脸,故作凶恶的吓唬着王乐乐。

    王乐乐看她可爱妩媚的模样,居然生出些不忍之心,不过又想想自己的功法限制,只好狠心再战。继续装可怜的说道:“姐姐好狠,难道你不喜欢刚才那样吗?”

    “喜欢!”唐晴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脸红的像柿子一般,幸好天色渐黑,模糊许多,不过她马上改口,“喜欢抽你大嘴巴!哼,脑子里尽想些龌龊之事。快些走啦,还有多远?”

    “嗯,还要翻过左面那座山峰,在山峰的靠阳面,我记得有几株赤血果,或许还有成熟的。只是妇仁花比较细小,很难寻找的。要想回小镇客栈,走右边的小道就能下去了!”其实妇仁花在刚才的花阵里就有许多,只是王乐乐不想让她这么快就找齐,因为他的目的还未达到。

    “啊,还有那么远?乐乐,我好饿呀!”暂时不太口渴了,饿意却更加明显。通过刚才那一番亲密接触,唐晴居然改口喊他名字了,潜意识的喜欢,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要不,我背你走!这两座山峰中间,有个猴子林,或许能在里面偷些猴儿酒。不但能解渴,还能挡饿!”王乐乐挺挺削瘦的身躯,故作坚定的说。

    唐晴听到有果洒喝,两眼放出光芒,她可是两天没吃东西了,再坚强也还是个孩子。“我才不让你背,你能走下去就不错了,笨书生!走吧,趁着还有光线,咱们快点找果酒喝去!听师父讲过,猴儿酒是最好的果酒了。”

    两人在下山的路上,砍了两一棵粗大的竹子,选用几截,欲用来盛酒。王乐乐阴险的想道:“猴子酒虽是果酒,可是很容易醉的。哼哼,到时只有选用**这个办法了!总不能骗她吃赤血果,让她不能动用强奸的恶劣手法。好歹我也是天下第一淫贼花铁枪的徒弟,太低级的手法绝不能用。”殊不知此法才是最下作最低等的方式。

    唐晴一直和他保持适当的距离,她觉得离的太近,总不太安全,虽然总忍不住靠近他。时而想想师父的教诲,时而想起刚才的异样激情,小脸时而煞白,时而羞红。两种想法在心中交战不休,就这样走到了猴子林。

    王乐乐指着一处猴群,道:“这里就是它们守护美酒的地方,过会我把它们引开,你能喝多少喝多少,然后帮我灌满两竹壶。明白吗?”

    唐晴看着几百只褐色的神色各异的猴子,心中有些胆怯,听到他要引开猴子的注意力,连忙点头,又道:“嗯。你也小心点,被它们揍一顿就惨了!”

    “呵呵,放心好了!姐姐,你的剑借我用一下,过会逃不掉也好防身。”王乐乐明白这帮猴子的厉害,但现在为了炉鼎大计,也不得不冒险。自己的轻功在林子中哪能快过猴子,若被它们围住,只好用剑强攻了。

    唐晴心没想想不会武功的书生干嘛用剑防身,不过听到他要,立马把剑解下,递给王乐乐。还关心的嘱咐道:“一定要小心呀。嗯,猴子太多了,要不,咱们不偷酒了?”

    王乐乐哪能同意,俗话说,色胆包天,再大的危险也得按计划进行呀。接过纤细的长剑,拍拍胸脯笑道:“晴姐放心,看我的!”说完提剑朝猴子群冲去。

    王乐乐不傻,他早看到猴子王在哪了,偷偷捡起一块小石头,还没等那些怪叫的猴子反应过来,一下子把猴子王的大牙砸掉两个,然后拔腿就朝林子深处跑。

    猴子王果然大怒,只留两三个猴子在此守护,其它猴子全部追王乐乐去了。

    唐晴轻松解决了留守的几只弱猴,开心的大口大口的狂吞着香美的果酒,也不知喝了多少,直到眼睛模糊,出现幻影。她知道自己快醉了,又帮王乐乐灌满了两竹筒,心满意足的半躺在树下。

    “笨蛋,快点逃啦,谁叫你在猴窝睡觉!”王乐乐气喘吁吁的跑回,离老远就冲唐晴大吼,不过心里却高兴的要死,知道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她已经醉了。

    唐晴醉熏熏的站起,怪笑道:“呵呵,放心,凭我的轻功,它们追不上。来,好弟弟,让我背着你走!”

    “嘿,果然醉的不轻!”王乐乐来不及高兴,就被唐晴抓住腰带,横提着飞向林外,并朝有赤血果的山峰跑去。“喂喂,你这哪是背呀,我快被你晃晕了,让我下来!”

    不过,醉熏熏的唐晴却发起了酒疯,理也不理王乐乐,毫不停歇的奔上了半山腰。在一处小溪边停下,喝了几口水,睡倒在水中的大石上。

    “哼哼,嘿嘿,哈哈!”王乐乐扶着还在发晕的脑袋,露出奸计得逞的邪笑,“为了万无一失,先把你的功力封住,这样就不怕你突然醒来了。”

    那颗水中大石,早被水流冲涮得平滑,像个椭圆形的大床。王乐乐先用独门手法封住她的功力,又不会让她的身体僵硬,然后喝着竹筒的美酒,细细打量着睡梦中的美人儿。

    “唉,不是我卑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在山下小镇找了数月,甚至逞遍了山城的妓楼,也没有能引发的媚灵,谁让我碰到了你,这一切都是命运,希望你醒来不要怪我!”王乐乐一口气把剩下的酒喝光,解开了唐晴的腰带,月半弯,明亮而安静。

    王乐乐年纪虽小,至今仍是童男,也细细抚摸过不少女人的身体,但没有人一个能比得上唐晴的身体。皮肤像玉一般无暇晶莹,每一寸都清香扑鼻,刚刚奔跑,出了一身细汗,这种迷主人体味,更让懂得女人妙处的未来淫贼王乐乐心动,已忍不住用舌尖轻舔,也不管汗液的咸异。

    从平坦滑腻的小腹开始,慢慢向上移动,直到掀开胸衣,跳出两只雪白的玉兔,那粉色的香珠像仙界美味一般,让他着迷疯狂,不断的吸吮轻咬着。然后又回到小腹,再慢慢下移,褪掉她淡黄色的长裤,极为性感的充满青春气息的**,完全**在王乐乐眼前。

    唐晴像是做了一个美妙的春梦,像是刚走出花阵时,被王乐乐亲吻时一样,比那种**的感觉还要美好百倍。直到下体一阵刺痛,把她惊醒。

    “啊!你、你……”唐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两人都是**着,而且王乐乐正爬在她身上。只是他闭着眼睛,**的身体上隐现血色的红光,顺着一定的路线,慢慢汇集到两人相交的地方。一阵从未有的强烈过快感袭进她的身体,她羞怒的发出奇妙的呻吟声,随着难忍的酸麻感,居然淫荡的挺起浑圆的雪臀,想要驱走难受的酥痒。“哦啊,不、不要,你放开,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说过带我找药,你说过要送我下山的……”

    功行九转,王乐乐猛地睁开双目,把那股流动的血气喷进了唐晴的身体,像火山一样的迅猛,击在她小腹中,引得她小腹中紧跟着一阵痉挛,同样的喷出一些液体,两人像是把彼此的能量交换,同时接收一股强大的力量,通过相接处,流进自己的丹田。

    唐晴尴尬的从美妙的**中恢复一丝心智,喃喃问道:“双修*?你一定是邪门歪道的妖人,呜呜,亏我还想让师父收你为徒,你个大坏蛋,你欺负我!你一直都在骗我,对不对?呜呜,我要杀掉你,我要把你砍成八块,十块,一百块……师父,你快来救我!”

    她哭救的时候,忘了自己身体中还放着王乐乐的凶器,就这样笨笨的威胁着他。

    “对不起!但我不得不这样做!你能做我的炉鼎吗?”王乐乐伏在她身上,语气深沉的说,稍一沉吟,又道,“不不,或许是妻子,我是真的喜欢你,我练习的功法绝不是邪教的下级采阴术。”

    “我才不信你的鬼话!我的守宫砂脱落了,师父一定会发现的,呜呜,你赔我~”唐晴无力的攥起粉拳,轻轻捶打王乐乐。与其说是打,不如说是为了找回一丝尊严。

    王乐乐脑子中想起师父常说的一句话:“对付哭闹的女人,只有征服!”初偿男女之事的他,也很难把握自己的**,把她修长的美腿放在肩上,进行了征服大计。

    一天后,王乐乐带着失望的表情,抱着依旧哭闹的唐晴走向小镇。师父教过的奇淫密技在唐晴身上用了一遍,虽然在行事时,她配合得像个**荡妇,可一停下,又会哭闹不止。王乐乐承认征服失败,不过御女心经总算进入了第三层――破血媚灵。

    “前面就是小镇了,药也帮你采齐了,你多保重!”王乐乐把哭肿眼睛的唐晴放在地上,颇为无奈的说道。

    “淫贼,我会让师父杀掉你的!让我找到你,会把你砍成一百块,一千块。”唐晴恶狠狠的瞪着王乐乐,试着想把剑抽出来,可是功力仍没有恢复一丝,完全被他封住了。见王乐乐想走,急道:“你把我的内功怎么了,不会是全吸走了吧?”

    “呵呵,怎么会呢。过一个时辰后,你的武功会自动恢复,而且会比原来高出许多,我没有吸你的武功,我舍不得。”王乐乐带着淡淡的愁绪,卓立在风中,仍旧是玉梳山,依然是夕阳中,还是同样的两个,可心情却大不想同。“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女人,所以,将来不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保护你、宠爱你!”

    “你……哼,淫贼!”唐晴被他感动的想哭,咬咬嘴唇才忍住想扑过他怀里的冲动,狠狠心道,“我不会放过你的!”说完,转身离去,泪水如断珠,在凄艳的晚霞中,划出哀伤的痕迹。

    “唉!”王乐乐看着她走进小镇,才转身离去,却不知小镇的角落里,一个黄衫少女看着他的孤单背影失声痛哭。

    几天后,一个中年美道姑带着唐晴离开小镇,在唐晴不舍的回望中,道装美人叹道:“晴儿,难道你连为师也不告诉吗?放心,无论他的师门有多厉害,我都会帮你出气,把他抓回来任你处置!”

    “师父!”唐晴含泪摇头,“我们走吧!”<?:(.taiuu.)>www.soshu8.net搜书吧手机用户请浏览 m.soshu8.net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