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章 谢幕

作者:王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书吧 www.soshu8.net】为您提供最快更新!搜书吧 WwW.soshu8.net

    欢喜佛话未说完,已扑了过来,诡异的气机锁定王乐乐。以他为中心,荡漾着丝纹状的游动真气,慢慢结网形包围圈,把乐乐困在里面。乐乐没想到他下手如此迅速狠辣,身上又没带追心剑,无奈中全力挥出一掌,把周围的诡异气场击散。粉红的光芒趁着气场散乱,护住乐乐全身,变掌为指,静待敌袭。

    欢喜佛把他锁定之后,并没有立即出手。笑嘻嘻的盯着乐乐手指的形状,问道“你也用兰花指?”

    乐乐早把楚红雨的兰花指学会,今天由于追心剑没在身上,才不得不用。笑道“知道还问!使出你的梵罹魔吧!”

    “呵呵,对付你本佛爷还不需使用梵罹神功。再问你一次,交不交出增功药?”欢喜佛笑的依旧得意,锁定的气机更加紧密,似乎可以随时冲到乐乐身边,发出致使攻击。

    乐乐撑着护体真气,身子奇异的顺着欢喜佛气流舞动,一点也不吃力。他笑的比欢喜佛还开心:“假和尚,要打就快点,不要罗哩罗嗦,小心读者骂你骗稿费!”

    欢喜佛盯着乐乐舞动的身影暗暗吃惊,听他说完,微微气恼:“本佛爷最烦别人骂我骗稿费!看招!”说着,他的身形已动,四周的气机也随他而动,掌风呼啸像浪涛一般击来。乐乐的身体受诡异气机所制,动作变得十分迟缓,幸好兰花指是远程攻击。心念所动,十指犹如兰花般盛开,一道绚丽的蓝光射向浪花的中心。“哗”的一声,浪花散开,却没消失,急速聚出两股,左右合击,如水蛇一般再次缠向乐乐。

    乐乐已知道欢喜佛的功法特点,那就是:缠和粘。边扩大护体真气的范围,边大骂:“慧能大师也是和尚,人家就非常和气心善。不像某位整天一脸虚伪笑容,被人说中了软肋就会发怒,真没风度。”

    欢喜佛越打越心惊,听胡姬说,教中的得意弟子被王乐乐杀掉,最初还不相信。现在看到王乐乐在自己全力的攻击下仍然谈笑自如,才知道传言非虚。

    王乐乐远没有表面上那样轻松自在。好几次被欢喜佛攻到近前,硬拼了几掌。幸好乐乐内力远远高过他,让对方受些小伤。

    欢喜佛脸上已没了笑意,见到眼前少年的内力居然高出自己许多,他对增功药的**更加强烈,眼中已燃起贪婪的光芒。招式越打越快,出手亦越急速,两人掌风身形在台上留下近百道残影。

    台下的武林人士哪见过这般身手,目瞪口呆的盯着台上的打斗,一时忘了身在何处。忽听台上僧人喊道:“梵罹神功!”有见识的武林人士纷纷醒悟,大惊道:“梵罹魔功?能把功力增加三至五成的魔功,那和尚是欢喜教的!”

    只见欢喜佛全身如蛇脱皮般扭动,四肢百骸的关节违反常理的弯曲,发出噼噼啪啪的爆响,摄人心神。周围的气场也被他操纵的变幻莫测,顺逆交替,处处藏有毁灭的引力。

    乐乐知道欢喜佛最终会使出绝招,早有防备。左右手兰花指同时射向他的面门,神识分身化成一柄利剑,紧跟其后。欢喜佛口中发出刺耳的魔音,身高增加半尺,蓝光离他有两米的时候,他猛睁双目,眼中射出两道赤红的邪光。两光撞在一起,在空气中发出刺耳的金属嘶鸣声,乐乐身形一顿,蓝光消失。

    “哈哈哈”欢喜佛发出野兽般的暴戾笑声,周身黑气纏饶,如魔鬼降临。

    乐乐神识化为的利剑碰到他周围的黑气就再无寸进,遇到一般血腥残暴的精神力的抵御。残暴的精神力突然巨增,狠狠的反击,两股肉眼无法看到的精神力战成一团。

    台下的人一片死寂,看到台上两人正打的精彩,却突然被定身咒定住般,不明所以,顿时不满的叫嚷起来。

    司徒敏担心的盯着乐乐,见他们都不动了,忙问胡姬:“师父,他们怎么啦?”

    胡姬摆摆手让她安静,美眸复杂在乐乐身上扫来扫去,半晌才道:“他们在比斗精神力!能逼你师伯用出梵罹神功,王乐乐的功力真可怕!”

    司徒敏听出胡姬语气中的羡慕和嫉妒,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她听过精神力的可怕之处,那是杀气的最高形式,又超然于杀气,成为独立存在的一种奇功,只有武功达到极高的程度才有精神力的产生。她想到刚才和乐乐奇异的对话,暗忖:“那也是精神力的一种吗?好像挺舒服的!”

    两人额头皆流出许多汗水,正斗难解难分,突听一阵泰然的佛音传来。听得乐乐心神十分舒服,精神力大增,对着欢喜佛的精神力狠狠劈出。这一次拼撞两人都尽了全力,随着两声闷哼,他们齐齐后退三步,收回精神力。

    慧能大师不知何时,已站到乐乐身前,默默对视着周身黑气的欢喜佛。“阿弥陀佛!一别数十年,想不到欢喜教主违反当日誓言,又入***国土。不知教主有何说法?”

    胡姬悄悄站在欢喜佛身边,扶住他,道:“师兄,你没事吧?”

    欢喜佛张嘴欲说,不料伤势不受控制,吐出一口淤血。他不理慧能和胡姬,只是恶狠狠的瞪着乐乐,道:“哼哼,英雄出自少年,果然不错。本佛爷已有三十年没有受伤,想不到会栽在你的手上。”

    乐乐接过妙缘递来的手帕,慢慢擦去嘴角的鲜血。懒懒的笑道:“假和尚的武功也不错,算个平手。”其实乐乐心中比较,如果用剑的话,会有八成胜算。

    又对慧能笑道:“大师来的真是及时,小子多谢了。”

    “小施主全凭自己的能力取胜,何须谢字。”慧能轻轻笑道。

    欢喜佛趁慧能不备,冲胡姬暗使眼角,“走!”说完,他二人全力使展轻功,射出校场。

    司徒业想不到他会逃走,神情一呆,指着二人的身影道:“他他们逃了!”

    慧能看他们二人逃去,也不去追,对司徒业高喧佛号:“司徒施主意念杀戮太重,今年恐有血光之灾。现在回头,即达彼岸,可否?”

    司徒业冷哼一声,道:“不劳大师操心,我等自有主张。我们走!”说完带着众将,气呼呼的离去。司徒敏临走时瞄了乐乐一眼,微微犹豫才转身离去。

    乐乐冲妙缘做个胜利的表情,暗示一场闹剧就此谢幕。拉着妙缘的玉手,朝木府擂台走去。慧能道:“且慢,老纳有一事相告。”

    乐乐停下脚步,笑道:“哦,大师请说!”

    慧能看了妙缘一眼,道:“昨日得到消息,绝情师太受伤过重,已归乐土。”

    乐乐发觉妙缘的身子轻轻一颤,淡淡的悲伤从她心底升起。乐乐暗忖:“难道妙缘已从精神催眠中醒来?”

    妙缘担心的偷视乐乐一眼,故作平静的道:“不知慧能大师为何告诉我们这些?”

    慧能似乎早料到妙缘的反应,神情不变的道:“昨天接到这个消息,感叹命运无常的同时,随意卜了一卦。”

    乐乐把妙缘的小手捏的更紧,对慧能不满的道:“卜卦的结果如何?”乐乐猜想定是慧能解去了妙缘身上的精神禁制,虽然妙缘没有因此离去,但已内心已怪罪慧能多事了。

    慧能对乐乐的不满毫不在意,仰天叹道:“天下大乱将至,两帝星隔天河互应,明灭相间。老衲也看不出吉凶,想回禅宗询问长门师兄。”

    “大师出山不是为了铲除魔道吗,怎么就要回去了?”乐乐有点挖苦的笑道。

    妙缘早看出乐乐的心思,抱住他的胳膊腻道:“乐郎,不要怪罪大师。大师也是一番好心,才替我解去催眠影响,但我永远不会离开乐郎的。”乐乐只是对慧能有些意见,见妙缘知道往事仍留在身边,心中爱意更增,哪能拂她面子,当下微笑点头。

    慧能干笑道:“呵呵,**杨肖已死,破坏魔孔洞已皈佛门,还剩个杀魔藏而不出。再说如今的江湖已不是往日的江湖,老纳有心无力了。”

    他是有感而发,如今天下大乱将至,没人理会禅宗的号召。空喊除魔卫道,却没人参加。纵观天下局面,都在为军力而扩张,杀魔的凶名被大趋势所淹没。

    “哦,孔洞会皈依佛门?这倒是件美好的结局。雨儿虽然不认他为亲,可心里总惦记着哩。不会是你帮他剃渡的吧?”

    “正是老衲!”

    “好吧,大师去忙你的剃渡卜卦吧。现在三岁顽童都知天下将乱,何用卜卦!”乐乐不再理他,拉着妙缘跳下擂台。

    慧能摇头苦笑,飞身跳下擂台,朝西行去。

    木府这边的比赛也结束了,选了五十名特级高手。这不是重点,重要的是把司徒世家的计划捣乱了。

    乐乐把这批高手带回木府,立刻通知百里冰给他们偷偷的下了禁制,这些禁制全是百里冰用在轮回杀手身上的,以防他们背叛。

    下完禁制,乐乐才把九粒增功药奖给前几名。比赛的第一名是个老头,拒绝了明月宫的美女。乐乐暗道他聪明,知道明月宫的极品美女全练采阳补阴术。一番编制后,把他们统统交给赵龙管理。

    有得必有失,得到了奖品,失去的是自由。

    回到内宅,乐乐疲累朝众女打个招呼,懒懒的躺进浴池。鹤儿丢下嘟嘟,毫无顾忌的跳过池中,和乐乐闹成一团。乐乐看着越来越有女人味的鹤儿,忍不住把她抱进怀里。自从那一夜**的挑逗过鹤儿之后,她就更喜欢和乐乐玩闹了。

    鹤儿主动寻找乐乐嘴唇吻在一起,她这么多天偷学吻技挺有成效,再加上众女有意的教她,鹤儿的技术已熟练起来。

    乐乐刚才受了轻伤,血气不稳,正需阴气调养。被鹤儿温热的小舌头三两下勾起了欲火,不再忍耐,双手奇快的除去她身上的衣物,娇小细白的**裸露在乐乐面前。

    乐乐双手如鱼一般滑过她的身体,在她敏感的地带徘徊摩擦,唇舌不停的和她缠绵着。

    鹤儿眼中升起轻轻水雾,娇喘着抱住乐乐伟岸身躯,玉体被热水浸泡的酥软,敏锐的感觉到乐乐今天热烈的反应和攻击性。鹤儿又期待又紧张,雪峰上的粉红蓓蕾已充血俏立,她想起那夜的情景,忍不住呻吟起来。(偶不喜欢对幻齿意淫,想想就头晕,简之。)

    一番热身后,终于在水中夺去了鹤儿的红丸,鹤儿在**中,也获得了双修的增益,双眸紫光大盛,一闪又恢复正常。心满意足的爬在乐乐怀里,享受着迟来的幸福。

    众女也被鹤儿的欢愉叫喊引起欲火,纷纷加入快乐阵营,为春意增色。

    摆平众女,乐乐躺在温香美妙**间盘算下一步的计划。

    “新皇登基大典临近,司徒世家也没有别的招数可用了,只有最后一步险招可用。不过他们最后一招真的很管用,整个皇城的守卫全是他们司徒家的。皇宫禁卫军有一万多人属于司徒世家,还剩五六千归右相韩哲和剑宗的易池贡。除非参加大典的诸侯全是假冒的,不然谁也逃不出司徒世家的手掌。谋反,嘿嘿,都知道你要谋反了。挟天子令诸侯,挟诸侯以令天下。这情节还真老套!”

    这时,彩云和燕无双惊慌的从外面跑来,大喊:“乐郎,我们见到琪姐了,她要跟司徒韦成亲啦!就在今晚!”

    乐乐惊叫着从众女中坐起:“什么!慕容琪?现在她人呢?”

    彩云对这种淫mi场景见惯了,继续道:“刚才我们见慕容世家的车队从城外进来,周围有很多高手护着。琪姐穿一身新娘服装,她好像被人封住了穴道。奇怪的是头巾被风吹落也没人帮她盖上,好像是故意要大家看清她的面貌。”

    百里冰道:“阴谋!肯定是阴谋!”

    “那怎么办?今晚就要成亲啦!”燕无双焦急的喊道。

    乐乐苦笑:“不管是不是阴谋,都得去把琪儿抢出来!最初听到琪儿回家探病我就觉得不妙,慕容家主果然卑劣,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对付自家女儿。”

    钟若雪道:“乐郎打算怎么救?”

    “闯,抢!”乐乐冷冷说道。

    眼中杀机无限,数丈外的追心剑感应到这股杀气,发出疯狂的鸣叫。)>www.soshu8.net搜书吧手机用户请浏览 m.soshu8.net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