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部分

作者:庸人肥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书吧 www.soshu8.net】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一双血红色的眼眸,透过浓郁地黑色雾气阴狠地看向小金:“也不过是一只妖兽罢了,你嚣张什么!”干涩沙哑的咆哮声再次响起,黑雾中的鬼修右手狠狠一挥,一柄白骨所铸成的锋利骨剑,泛着摄人心魂的诡异光泽向小金暴射而来,速度快若惊鸿!

    “哼!”小金冷笑一声,手中‘金蛟刺’飞速迎向那激射而来的森白骨剑。“嘭!”枪尖剑尖在半空中爆发出强烈地光亮,爆炸声更是响彻天际。

    小金被骨剑的威势震得身体轻微一颤,手中‘金蛟刺’又裂开了些许缝隙,小金也从骨剑的力量之中查探到了那名鬼修的实力,“空冥后阶!怪不得可以操纵那么多空冥初阶的怪物。”

    那名运转全力操控骨剑的鬼修更是浑身剧颤,周身的漆黑雾气也是随之一阵强烈的波动着。小金虽然神识境界只有元婴后阶,和这鬼修的境界足足差了数个档次,可是小金那堪比大乘期的雄浑真元力可不是做的了假的。黑雾之中的鬼修心中惊骇不已:“好强的力量!与那么多魃纠缠之后,竟然还有着如此恐怖的攻击力,此人实力绝对在空冥期之上!”

    还未等鬼修多做思量,紧跟在小金身后的小猫便以飞身压至,莹绿色的生命气息让鬼修看得一阵心惊肉跳。

    “吼……”小猫飞近小金之后,也不作停留,全身莹绿色光芒犹如炸雷一般向四周迅速探出丝丝电芒,仿佛一条条四下游走的莹绿色游蛇般,快速围向那团漆黑雾气,将鬼修的退路尽数封死,小猫的身形也在电芒落下的那一霎出现在黑雾面前。

    鬼修心中大骇,极力想要摆脱这些让他的灵魂都为之颤抖的恢弘生命气息,奈何那电芒好似跗骨之蛆一般,无论怎么闪躲也摆脱不掉他们的纠缠,每一丝电芒落在黑雾之上,鬼修的身体都会随之痛苦的一阵抽搐,黑雾也是迅即淡化了一些。就在这时,小猫携带着那毁灭万千鬼物的庞大生命能量,轰然压至鬼修面前。

    小猫左手猛然扬起,锋利无比的爪尖亮起刺目至极的深绿色光芒,狠狠向下抓去,爪子所划过的地方,空间一阵颤动。“咝”,五只利爪竟然使得空间划开五道裂缝。

    利爪快速闪掠而下,浓烈地死气形成的漆黑雾气轰然崩溃!

    鬼修运起全部力量想要挡住那惊天一爪,奈何小猫速度实在太快,快到鬼修刚刚抬起双臂还没有机会动用鬼道秘技时便已强行斩断了鬼修的双臂。“啊!”手臂被断,鬼修此刻痛不欲生。黑雾尽散,露出了鬼修那张苍白干瘪的脸庞,一张好似干尸一般干瘪的脸!

    而这时,叶彦、项凌羽也赶到了战斗之地,看到那张恐怖干瘪的苍白人脸不断痛苦的**着。

    小猫斩断鬼修手臂之后,想趁此良机将其一击杀死,便再次扬起巨掌,正欲全力拍下,突然,一股强烈的虚弱感瞬间充盈全身,小猫脑袋顿时一阵眩晕。生命气息飞速地消退,小猫的身体也是急剧回缩。

    鬼修本来以为自己命将休矣,可看到面前的煞星好像是使用某种秘法短暂提升实力之后,秘法所提供的时间已过,此刻体力正在急剧下降。鬼修当下也不做迟疑,狠狠一咬牙,迅速催动鬼道逃生秘技‘尸魂血遁’。鬼修浑身化为一团黑红二色的光球,“嗖”地一下飙射而出,逃离了此处。

    异变时间已过,小猫再也支撑不住,周身各处急速涌来的强烈虚弱感直接让其晕阙了过去。小猫的身形也是回缩到先前的大小,朝地面跌落而去。

    小金此刻也顾不得去追赶那鬼修,身形闪烁间就将小猫牢牢抱于怀中。

    “小猫!”叶彦在地面看得真切,心中一紧,急切的喊道,运起真元力,快速飞向已被小金抱在怀中昏迷过去的小猫。

    “小猫,小猫……”叶彦从小金怀中接过小猫,急的眼泪在眼中一阵打转。

    “小猫没事,只不过体力透支过大,暂时昏迷了而矣。”小金在刚才接住小猫时,便动用神识检查过了小猫的身体状况。

    叶彦听得小猫没事,心里紧悬的一块巨石也徐徐落下,看了看怀中昏迷的小猫以及一旁脸色略显苍白的小金,一股强烈的自责感涌上心头。“都怪我,如果不是我非要到这万鬼岭来,小猫就不会变成这样,小金你也不会身受重伤。都怪我,都怪我……”叶彦表情痛苦万分,不断大声自责着。

    叶彦、小金和小猫三人关系极其亲密,虽不属同类,但从小积累下来的深厚感情,就算说是亲如兄弟也毫不为过。叶彦看到因为自己的偏执己见,害的两个好兄弟都是落得身受重创的结果,心中实在恨极了自己。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小金眉头一皱,一把抓住叶彦的领口,怒视叶彦:“记住,我们是最好的兄弟,以后我不希望再听到这样的话。”

    叶彦缓缓看向小金,知道小金在责怪自己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心中顿时漾起一抹温情。

    放开叶彦的衣领,小金望向鬼修逃遁的方向,眼眸中再次爆射出滔天杀意,沉声道:“要怪就怪那个该死的鬼修!”

    叶彦轻轻点了下头,对于伤害了自己兄弟的人,叶彦暗暗发誓,必要将其诛灭,方才对的起肝胆相照的两位好兄弟:“这个仇,我们记下了!”

    项凌羽是先天武者,远没有修真者那种翱翔天际的本事。看得半空中的叶彦三人,心中好一阵羡慕。忽然间,一丝亮光映入项凌羽眼中。项凌羽一愣,循迹看去,亮光的源头正是那鬼修断臂所在之处。

    项凌羽对于那位邪法通天的鬼修,心中也是有着一丝好奇,于是缓步走了过去。地面之上,两只从臂肘处齐齐断开的干瘪残肢,隐隐间还萦绕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黑色死气。

    “那是……戒指?”项凌羽不敢确定,想要再凑近些,以便看的更加真切,心中又忌惮于那鬼修的诡异手段,便举起重剑以防备突然间的变故,小心地走向断臂。

    待得走到距离断臂一米时,项凌羽终于看清了那东西的面目。那是一枚造型极其古朴的铁环形戒指。重剑一挑,那枚黑戒便从断臂手指处剥落。

    “隔空吸物。”项凌羽提运真气,那枚黑戒便‘嗖’地一声被吸到其手中。“那鬼修实力极强,想必他所佩戴的戒指也不是凡物吧?”项凌羽心中想着,将其戴在食指之上,鼓动真气想要试探下这黑戒的反应。大多法宝,或是动用神识,或是催动真气灌注其中,便会有些反应。项凌羽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将真气灌注于黑戒之中。

    真气灌注之下,那枚黑戒没有丝毫动静,项凌羽一皱眉头,更加卖力地将体内先天真气灌注其中。

    叶彦三人这时徐徐落在了项凌羽身旁,叶彦看到他盯着手掌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心里有些好奇:“羽大哥,你做什么呢?”

    项凌羽体内真气耗了大半也无法让黑戒有丝毫反应,不禁摇了摇头:“这是那名鬼修留下的戒指,可是对真气没有丝毫反应。”项凌羽扬起手,亮了亮手指上的那枚黑戒。

    小金瞥了一眼黑戒:“这应该是一枚储物戒指。真是个笨蛋,储物戒指乃是修真者的物品,用你们凡俗界的手段当然不会奏效,必需用神识沉入其中才行。”

    “神识?”项凌羽一愣,对于修真者之间的名词,他知道的可并不多。

    叶彦看得项凌羽一副疑惑的样子,便向其解说:“神识也就是武者所谓的心神,只不过神识要比心神更加高级一点。”

    “哦。”项凌羽眼睛一亮,那就试试吧。旋即心神缓缓沉入黑戒之中。项凌羽只感觉脑中白光一闪,一个足有近百米方圆的空间便呈现在其脑海之中,“这就是储物戒指的内部吗?”项凌羽心中想着,便开始一件件地检查起储物空间中所摆放的物品。这里面大多是些造型奇异的各色矿石,以及一些散发着阵阵死气的尸体。“咦,这是什么?”项凌羽的目光停留在了一个悬浮地玉盒之上。

    心神一动,那长一米五宽半米的玉盒便从储物戒指中飞掠而出。项凌羽左手伸出,玉盒迅即飘入其手中。“好沉!”抓住玉盒的手竟然往下一沉,差点没将其托住。项凌羽单手臂力足有两千斤,可这玉盒却依然让没做防备的项凌羽险些托不住。

    项凌羽心中惊奇,这玉盒之中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足有两千余斤的重量。

    “咔!”揭开玉盒的顶盖,一柄银紫色的宽厚重剑陡然现于眼前。此剑宽四十公分,长一米四,剑锋寒芒四射,剑身处布满了细密的雷电纹痕。能够被那鬼修珍藏起来,想必这柄剑也非是凡物。项凌羽本身就擅长使用重剑,而这柄剑仅仅从外表就可以看出,无论是质地、重量以及锋利程度都远在项凌羽那柄‘杀戮’重剑之上,项凌羽又怎么能不惊喜呢。抓起这柄布满诡异雷电纹痕的重剑,项凌羽将真气运于其中,一剑劈出,地面‘嘶’地一声被划开一道狭长的裂缝。

    “好剑!”项凌羽手握重剑,不住地仔细观看着。

    “这是柄上品级别的灵器,自然是好剑了。”小金眼睛眯起,看着那柄重剑:“不过,你这般用法,也只是糟蹋了这柄剑。”话锋一转,小金朝项凌羽撇了撇嘴。

    “呃……”项凌羽有些茫然地转头看向小金,心里疑惑着:“剑不都是这么使用的吗?”

    “你们凡俗武者间的兵器这样用,倒也没什么,但是灵器不同,唯有滴血认主之后,才能完全发挥其威力。”小金摇头晃脑的缓缓说道,倒是颇有几分私塾先生的酸腐之气。

    “原来如此,修真者的武器就是不一样啊!”项凌羽一喜,赶紧划破手指,一滴殷红血液滴在剑身之上。

    重剑好似海绵一般将那滴血液吸入剑身之中,紧接着剑身一阵轻吟,“嗡嗡……”银紫色光芒忽地一闪,紧接着那光芒闪电般飞入项凌羽脑中。

    “此剑名为‘雷怒’,配以剑诀‘雷怒九闪’……”一股信息飞速在项凌羽脑海之中盘旋出现,项凌羽目光有些呆滞了,慢慢地嘴巴张得越来越大。叶彦、小金二人看得项凌羽的表情皆是面面相觑。

    许久之后,“哈哈哈……我也可以修成上仙了!”项凌羽状若疯狂仰天大笑,其笑声响彻整片已经洒满了阳光的万鬼岭。

    第十四章 初入云琅郡

    那不知名的鬼修逃遁之后,万鬼岭内的阴煞之气也慢慢的消弭于无形之中。原本乌蒙蒙极其阴沉的天空也渐渐的明朗了起来。

    小猫在昏迷了一天一夜之后才缓缓醒来,可是依旧感到非常虚弱。异变虽然能够在短时间内让其实力暴涨数倍之多,可是异变所留下的后遗症也是极为明显的。现在小猫体内的力量几近枯竭,只能有着普通妖兽的攻击力,按照小猫的估计,想要恢复到巅峰状态,最起码也得需要半年时间。

    叶彦一行人在小猫醒后,又用了一天时间才走出了那片已经没有了鬼怪的万鬼岭。一路向西行去,此刻众人行进的速度又放缓了许多,原因是队伍中又多了一个修炼狂人。

    项凌羽自从得到了那‘雷怒九闪’的修行法门,便沉迷于其中。那股对于修炼的执着,倒是令得小金、小猫颇感汗颜。白天行路,纵情山水之间,夜晚,叶彦和项凌羽便盘膝静修。如此一路行来,接近一个月的时间里,项凌羽终于达到了先天极限之境。

    “阿彦,咱们再向西行半个月,应该就能抵达云?郡了。”项凌羽笑道,脑中不禁回想起小时候在云?郡的亲王府邸,跟随白先生修习武艺时的情景,随着回忆的蔓延,项凌羽嘴角渐渐浮起一抹笑容。白先生对自己的训练要求一直很苛刻,每天修炼完,自己都会感觉浑身的骨头就好像散了一般。从五岁起,自己便是在一次次地冲击身体的极限中度过的。白先生虽然在训练时颇为严厉,但每天夜间,白先生都会坐到自己床边,细心地给自己疏松身体,以减轻那种超越身体极限之后的巨大疲惫感。

    项凌羽在白先生身边习武,一呆就是七个年头。在项凌羽心中,那位对自己甚是严厉的白先生,地位极高,有时候项凌羽甚至将其当做父亲一般看待。“白先生如果看到我现在成为了先天极限武者,应该会很高兴吧。”项凌羽心中想着。

    ……

    云?郡丰离城的一处宏大府邸之内,一袭白衣的银须老者在一间院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挥动着手中巨剑,其剑法凌厉万分,重剑仿佛没有丝毫重量似地在老者手中,抖出一个个极其诡异的剑花。

    “噔噔……”一阵凌乱匆忙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向小院快速靠近着。

    “白先生,云?郡南部有强大妖兽作乱,我们所派的数千精兵尽皆被杀死了!”来人一身青黑色铠甲,面容英武,一进入院中便急急喊道。

    那一袭白衣的老者,正是项凌羽的授业恩师,先天极限高手白先生。白先生年已过百,可其超凡脱俗的武道修为,却让人看起来只有五十余岁的模样,唯独那一捋银须显得有些异样的感觉。白先生停下舞剑,眉头皱起,看向那位一身重甲的军士:“是何妖兽?”

    “据当地官员飞鹰传讯得到的消息,那是一只头生四目,长约百米的赤红色巨狮。”那军士抹了抹额头上,由于急速奔跑而流出的汗水。

    白先生略作沉吟,捋了捋银白的胡须,眼眸中精光爆射,许久才出声道:“四目,百米,赤红色巨狮……难道是狮类中的王者,神兽猊狻?”

    “咝!”那名军士听完白先生的话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显然对于神兽的名头还是有所耳闻的,这名军士原本只是以为,那作乱的不过就是一只实力超强的妖兽,可万万没想到那东西竟然会是处于兽类顶端的神兽。

    “白先生,那我们……”军士看向白先生询问道。

    白先生亦是眉头紧皱,神兽不同于寻常妖兽,那可是兽类中最顶尖的强者。白先生虽是先天极限强者,可面对神兽,心里却还是没底。白先生双臂抱起重剑,缓缓地在庭院中踱来踱去。

    “那怪物是否能口吐人言,飞天遁地?”白先生忽然停下脚步,阴沉着脸看向那位军士。

    “呃……所传来的讯息中并没有说那怪物有飞天遁地,口吐人言的本事,想必是不能吧。”军士一副沉思模样。

    白先生听得那军士的话,紧皱的眉头也略微松开了些许:“那就好。如果真是那种能够口吐人言、飞天遁地的怪物,那即便是上仙前去,怕也难以将其制服啊。”

    “立即飞鹰传讯给王爷,请求他派出王府中的那位上仙,以及先天极限强者连?,速速来到云?郡南部,与我共同对付那怪物。”白先生厉声吩咐那名军士。军士立即抱起双拳,便转身去书房,书写信笺。

    裕亲王府那位供奉乃是一位金丹后阶的修真者,在整个楚云国供奉的十一位上仙中,也是属于能够排进前五的强者了。而那连?却是裕亲王项宏鸣,手下两大先天极限强者中的另一位,与白先生同是项宏鸣的左膀右臂,连?与白先生的私交也是很好的。

    翌日,裕亲王项宏鸣便收到了白先生命人发出的信笺,看到信笺中的内容,项宏鸣的表情也变得颇为凝重,快速召来了府中那位上仙凌伯然与先天极限强者连?。

    一袭明黄道袍,长须飘飘,颇有些仙风道骨意味的便是金丹后阶修真者凌伯然,而另一位身穿黑色劲装的银发老者便是先天极限武者连?了。

    “宏鸣,白先生信中所说的,应该便是神兽猊狻了。”凌伯然虽然看起来只有四十出头的样子,可实际上已经一百多岁了,与上任裕亲王,项峰,乃是知交好友,项峰临终前将当时年仅十岁的项宏鸣托付给凌伯然,让其代为照顾。凌伯然也算是看着项宏鸣长大的,对其颇为疼爱。

    “恩。”项宏鸣点了点头:“伯父,你对上那神兽猊狻,可有把握?”

    凌伯然缓缓摇了摇头:“我也未曾见过猊狻,神兽大多天赋异凛,实力强劲。光凭信中所述,我也无法清楚地知道,它的实力究竟如何。”

    “不过,我师门典籍中曾有记载,猊狻为下级神兽,经历四九天劫之后,便可化为人形。那信中所说的猊狻,尚不能口吐人言,应该是还未渡过天劫。”凌伯然捻须而谈。

    “王爷,老朽虽然对神兽知之不多,但听凌前辈所言,那怪物对付起来,应该也是颇为棘手的。”连?上前一步说道:“不如我们奏请皇上,从皇宫中再请出一两位上仙,一同去对付那猊狻。”

    项宏鸣神色有些黯然,缓缓摇了摇头:“皇室一族向来对我西域一脉虎视眈眈,我只怕……唉,靠外人的力量,终究不如自己啊。”

    凌伯然听得项宏鸣语气中的无奈,心生不忍,于是说道:“宏鸣,我与连先生共同前往云?南部,再加上白先生在一旁策应,对付那猊狻,应该还是有些把握的。”

    “伯父……”项宏鸣看向凌伯然,深深吸了一口气:“那就劳烦伯父和连先生了。”

    ……

    叶彦一行人一路跋涉,总算是来到了云?郡的边境。

    可是到此看到的一切却让他们完全傻眼了,随处可见的人类尸体,断裂倒下的参天大树,一个个村落小镇里,原本应该是一副喜气热闹的景象,而此刻却再也看不出它昔日的繁茂。小镇中的房屋倒塌了大半,街道上,偶然可以看到几只**正在不断撕咬着地面上的尸体,一群靠吞噬腐尸为生的秃鹫在小镇上空不断盘旋着。

    “怎么会这样?”项凌羽目瞪口呆,心中满是震惊。项凌羽出游之时也曾路过这里,那时候,这些小镇可是非常繁华热闹的。这才几个月时间而矣,又怎么会变成如此模样。

    叶彦从万木山脉一路行来,途中也曾见过如此的惨象,猜测着说道:“这里莫不是发生了什么天灾?”看着满地的死尸,其中不乏一些老人和幼童。叶彦心中泛起强烈的酸楚之意,低低的叹着气。

    “不是天灾!”项凌羽目光扫视着四周,极其肯定的说道。项凌羽从军数年,对于天灾还是见识过不少的。

    “树木断裂,应该是被什么强有力的东西强行撞击造成的。”项凌羽迅即又将手指指向前方一片倒塌的房屋废墟之中:“你们看那!”

    叶彦三人循迹望去,一个好似焦炭般地,十余米深、三十余米宽的漆黑坑洞呈现于众人眼前。

    “我记得那里是一处冰窖,是为专门存放美酒使用的。什么天灾能将那么大的冰窖烧成焦炭呢?”项凌羽平素喜欢饮些美酒,而这小镇上特产地一种冰藏美酒,也是让项凌羽记忆尤深,对于藏酒的地点,他也是知道的。

    “不是天灾,那又是什么呢?”叶彦忽然间灵光一闪,似是想到了什么,眼睛猛然间一亮,看向小金:“是妖兽作乱!”

    “看这迹象,倒像是火属性的妖兽所为。”小金点了点头。

    “这些尸体已经腐烂,他们死去,应该有一段日子了。那妖兽想必也离开了这附近。我们得尽早制止它继续作乱下去!”项凌羽眼中杀意突生,他本就是嫉恶如仇之人,更何况这妖兽作乱之地又是他裕亲王府统辖的区域,项凌羽此刻焦急万分。

    小金旋即飞身而起,漂浮在百米高的半空之中,神识大开,极力搜寻着方圆千里的范围。半晌以后,一道惊雷般的洪亮声音响起:“那妖兽在北方,我们走!”

    小金一甩衣袖,一股恢宏磅礴的灿金色真元力暴涌而出,卷起地面上的叶彦三人,化为一道金色闪电快速向北方飞掠而去。

    叶彦几人飞驰在半空之中,往下看去,所过之处尽是一片狼藉。森林大多被焚烧一空,不断向上升腾着黑烟。一个个城镇里,房屋也大多倒塌了,处处铺满了人的尸体。偶然能够发现些许幸存的人,然而他们,却尽是沉浸在一片恍如噩梦般的人间炼狱之中。家园被摧毁一空,亲人被残杀殆尽,如此凄厉的一幕幕场景,甚至让侥幸活下来的一些人状若疯癫,仿佛一具具行尸走肉般地,茫然游走于众多尸骨之间。

    叶彦看到这一幕幕,心中早已是怒不可遏,眼眸中微微泛出些许红芒,一股强大的杀意,也被这灭绝人性的凶手所为彻底激起了,心中一股嗜血的念头不断加剧着。

    “孽畜!我叶彦势必要将其杀之,以慰藉这万千惨死之人的在天之灵!”叶彦心中怒吼一声,拳头紧紧地握起,迅即目光探向北方,森然杀意直让小金、小猫也是为之一惊。

    第十五章 火凤结

    一行人急速飞行,叶彦几人仿佛一轮金色的太阳般在天空中飞掠而过,一路所见,令得几人心情愈加沉重。仅是直线飞来一路所看到的尸体已经不下万具,那么其他地方呢?又会有多少无辜百姓惨死于这妖兽之手呢。那些被毁地城镇此刻布满了各种各样的兽类,显然已经成为了**的乐园。

    千里之距,对于大乘期修为的小金来说只是盏茶的功夫便可到达。正前方两三里之处,一片森林正在燃烧着熊熊的烈火,小金怪笑一声:“嘿嘿,那东西就在前面!”小金手指指向前方的那片正在燃烧的森林,眼眸中煞气升腾。

    叶彦?项凌羽闻言也将目光投注于那片正在飞速靠近的密林。小猫实力尚未恢复,此刻倒也老实,趴在叶彦怀中一声不吭,瞪着大眼睛向密林望去。

    数个呼吸的时间,众人已经飞到了密林之上,避开那些尚在燃烧着的地带,叶彦终于看清了那凶手的面目。身长过百米,脖颈处长满了浓密的鬃毛,周身赤红色的毛发在火焰的映射下愈加显得光亮,完全就像是一只被放大了近百倍的巨型狮子!那巨兽似是发现了叶彦几人的到来,猛然咆哮一声。“吼!”,震耳欲聋的巨大咆哮声直让功力仅达到先天极限的项凌羽耳朵一阵嗡嗡作响。巨兽转过那硕大的头颅,四只血色狰狞巨目狠狠地看向仅在百米之外的众人。

    “四只眼睛!”叶彦脑中猛然回想起在万木山庄之时,看过的一本介绍天下间各种兽类的**,“血色四目,全身赤红,其形似狮,成年后身长过百米,此为下级神兽――猊狻。”叶彦嘴中喃喃念出记忆中的那段话。

    “神兽……”项凌羽看向猊狻的眼睛微微眯起,对于神兽的的厉害他也是有所耳闻的。神兽,兽类之中最为顶端的存在!成年神兽更是拥有着山崩海啸的巨大威能。想到此处,项凌羽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瞥向了一旁的小猫和小金。

    “这只是一只普通的下级神兽罢了,体内还尚未结成金丹,连妖修都不是。”小金目光如炬,已将那猊狻的虚实看了个清清楚楚,不屑地撇撇嘴,说道。

    那只猊狻似是看出来小金对他的不屑之意,顿时暴怒地大声咆哮:“吼……”。张开那足有十余米的狰狞巨口,一道赤红色的火柱‘呼’地一下从其口中喷涌而出,如同炮弹般射向叶彦四人。

    小金一咧嘴,嗤笑道:“不自量力!”随后一挥衣袖,一团炫目的金光便迎向飞射而来的赤红火柱。那团金光也只有一米大小,与那声势骇人的赤红火柱完全不成比例,可是当金色光团与赤红火柱在空中相触之时,“嗤嗤……”,那赤红火柱竟然被金色光团迅速地吞噬干净。猊狻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心头一跳,看向金衫青年的眼神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惊惧。

    “太弱了,还是留给你们玩吧。”小金摇了摇头,看向叶彦说道。

    叶彦点了点头,真元力运转全身,身形好似离弦的箭矢猛然向前方暴射而去。“孽畜!看我怎么收拾你!”叶彦猛地冲出小金所设下的真元力光圈,朝那只正惊骇不已的猊狻闪电般飞近。

    项凌羽也是反应了过来,心中一阵羞恼,这还是在自己家所统辖的领地,这些惨死地百姓都算是自己的子民,而自己刚才竟然被那神兽地名头给震住了。项凌羽随即亮出那柄银紫色的‘雷怒剑’冲出真元力光圈,运起全身的真气狠狠地向猊狻劈去。

    小金却是环抱双臂,饶有兴致地看着冲向神兽猊狻的叶彦和项凌羽。成熟期的下级神兽实力是堪比金丹中阶的普通妖修,而一般金丹中阶地妖修也能跟金丹后阶地修真者一较强弱,这就是身体与天赋所造成的实力差异。如此算来,这只猊狻应该也有着堪比金丹后阶修真者的力量。

    “阿彦所修炼的,乃是老爷亲手赐下的法诀,老爷对阿彦疼爱至极,自然是将最顶尖的功法传授给他。阿彦虽然还只是金丹初阶,可是我相信那只猊狻,定非他的对手!”小金邪笑着对小猫说道。

    小猫似有所思的点了点脑袋:“老爷所赐的法诀,当然不是寻常之物。”小猫显然也对啊彦充满了信心:“阿彦的攻击力,或许比顶级神兽还要强上许多啊。”回想起万木山庄的种种不可思议,小猫更加确信,那下级神兽猊狻必败无疑。

    叶彦默运‘水元印’法诀,水系真元力仿佛一件铠甲般悄然覆盖了叶彦的全身,绵绵不绝地在叶彦周身游走着。

    项凌羽亦是运起雷怒九闪的剑法法诀,真气替代法诀所需地真元力,灌注于‘雷怒剑’之上,一时间,银紫色电芒大为强盛。

    那神兽猊狻被小金举手投足间便毁去自己的攻击,那种强横无匹地姿态给震慑住了,仅此一愣神地功夫,叶彦、项凌羽便已压至其身前。猊狻回过神来,四只血色巨目死死看向他们。猊狻也是感受到了叶彦所运转的法诀极为不凡,想必,也是个难应付的敌手。猛然间四肢下屈,随后一扭身形爆闪到一边,“嘭!”巨大的身躯直震得地面发出一道巨大的闷响声。

    叶彦二人倒是没有想到,猊狻如此庞大的身躯竟然还会这般灵活,攻击落空,二人刚落到地面之上,便猛然一跺地面,纵起身形再度向神兽猊狻。

    猊狻此刻也张开了血盆大口:“吼……”又是一片铺天盖地般的赤红色火浪从其口中喷涌而出。光是看其颜色,便能够猜到那火浪之中所蕴含地温度,到底有多么可怕了。普通人若是接触到那火焰,怕是很快就会被其烧成焦炭吧。

    “火雨剑指!”叶彦大喝一声,右手食指指尖处,猛然暴射出一道极其细微的紫红色火蛇。叶彦从万鬼岭到这里,一路上都在刻苦地修炼,现如今,两种法诀已经练习的极为纯熟,收发更是随心所欲,离那法诀大成也只是仅差一步而矣。

    紫红色火蛇飞速窜入迎面而来的漫天火海之中,只见一道紫红色流光在那火海中如入无人之境,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竟然就要冲出那片赤红色的火浪范围。

    项凌羽毕竟还没有修真者的种种神通,看到已扑至身前地赤红色火浪,只能无奈地在半空中顿住身形,急忙运起剑诀,以防止那声势骇人地火浪将自己焚烧成灰烬。

    猊狻看到自己喷涌出的赤红色浪潮之中,竟然突兀地窜出一条细微的紫红色火蛇,不禁心中骇然,瞳孔一阵急剧收缩着,想要再次跳到一旁,可是那火蛇速度实在太快,令得猊狻还未来得及躲闪,那条火蛇便以闪电之势飞入其张开的巨口之中。

    热!猊狻只感到口中那火蛇所蕴含的高温,直让自己有如置身地底岩浆之中,痛苦地大脑一阵发懵。

    此刻,叶彦已完全飞入赤红色浪潮之中,‘水元印’在叶彦身周形成一圈保护层。暗蓝色的保护层不断与火焰纠缠着,“嗤嗤”的声响不绝于耳。叶彦看到水元印所形成的保护层虽然在火浪之中慢慢削弱变薄,可是在保护层彻底崩溃之前,冲出这片火浪却是丝毫没有问题的。

    叶彦心中悄悄松了口气,置身漫天火浪之中,再次运起‘火雨剑指’,周身火系元素瞬间被其吸收了大半,如此庞大地火系元素作为补给,也使得‘火雨剑指’的威力再度暴增!“嗖”,又是一道紫红色火蛇从其指尖爆闪而出,目标直指前方那正在痛苦嘶嚎地神兽猊狻。但仔细看这火蛇的色泽便会发现,这条火蛇身上的紫色更加浓郁,远比上次火雨剑指所射出火蛇的颜色要深上许多!

    项凌羽身形停顿之后,便迅速向下落去,重剑舞的密不透风,银紫色电芒更加耀眼,与火浪接触之间,一条条四下游走地银紫色电蛇,直接把项凌羽紧紧地保护起来,使得火焰无法伤到其分毫。

    猊狻本就是火属性神兽,终日与火为伴,称得上是玩火的高手了,可叶彦射出的那紫红色火蛇却让其如同置身恶梦之中,那种无法言喻的超强高温,直让神兽猊狻的灵魂为之颤抖。

    看到又是一条火蛇袭来,猊狻不禁惊骇欲绝,眼睛暴睁之间,眼角也轻微有些撕裂,一股殷红血液顺着眼角缓缓流下。

    “吼……”威力更甚以往的火蛇轰然射在猊狻头颅之上,猊狻当即痛吼一声,额头上已经被烧出了一个漆黑的坑洞,抱着脑袋在地上一阵翻滚嘶嚎。过百米的庞大身躯每一次滚动都压断了一大片的树木。

    ……

    一袭明**道袍的男子立于一柄狭长飞剑之上,剑身上共驮负有三人,除了那明**道袍的男子之外,后面还紧紧站着两位银发飘然的老者,其中一人白衣,一人黑袍。

    众人听得前方正在燃烧着的森林之中,忽然爆发出巨大的咆哮之声,脸上均是闪过一丝疑惑。

    “怪事,这神兽猊狻的咆哮之声怎么会显得这般凄厉呢?”白衣老者惊疑道。

    “凌前辈,你看呢?”飞剑之上,站在最后面的黑衣老者向明**道袍的男子询问道。

    这三人便是在云琅郡南部会合之后,便立即赶来对付猊狻的凌伯然、白先生以及连铭,他们此刻已经接近了咆哮声传来的那片森林。

    ……

    赤红色火浪终于消散了,项凌羽手中雷怒剑不住闪烁着耀眼的电芒,快速向前方的猊狻奔掠而去。叶彦此刻凌于半空之中,看到这杀死万千无辜百姓的罪魁祸首如此痛苦的样子,心中竟然隐隐升起一丝快感。“杀人者,人恒杀之!”眼中凶光一闪,叶彦双手随即幻化出数十道残影,一个个极其繁复地手印也是随之不断闪现而出。“轰!”数十道手印残影轰然相撞,猛地凝为一体。

    “火雨剑指――火凤结!”叶彦心中低吼一声,双手猛然展开,体内真元力犹如决堤的洪水般运至双手经脉之中。

    “嗖!”十指同时动起,十道紫红色火蛇从指间处爆闪而出,火蛇身形飘忽不定,在空中划出诡异万分的弧线,飞速射向地面上正在打滚的猊狻。

    十条火蛇在半空中忽地纠缠到一起,一时间紫色光芒大为强盛,那些纠缠在一起的地方相互交叠重合,缓缓地汇入一体,数息之后,紫色光柱冲天而起,游蛇吐信般的声音接连不断的响起,紫光不停变换着模样,形成一个个玄奥奇异的图形。

    “呼……”火蛇所汇聚的图形终于完成了,那是一只火鸟,一只展开双翼,欲振翅飞翔的火凤凰!

    “呦!”一道嘹亮的鸣叫声忽地响起,紫色的火凤凰携带着焚尽一切的恐怖威压,一个闪身便飞速扑下。

    叶彦此刻脸色苍白,发动‘火凤结’显然对他的自身损耗极大,但他脸上却挂满了笑容,是的,叶彦很开心,他总算是可以为那些惨死的百姓们报仇了。

    小金面色一紧,身形快似闪电,抓起茫然不知形式的项凌羽,飞速逃离猊狻身周。

    “嘭!”火凤凰电闪之下已然扑至猊狻身上,其恐怖的高温在接触到猊狻身体之时,一股热浪便迅即以二者为中心,向着四周猛然蔓延开去。那猊狻尚未来得及反应就被火凤凰所携带的恐怖高温抹灭了灵魂,身体好似被浇了油一般,燃起的火焰腾起数十米之高。

    项凌羽看到下方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这……这是,阿彦做的?”

    小金、小猫眼中也是闪过一丝异彩,‘火雨剑指’所爆发的温度已经极高了,然而,结成阵法之后的那种高温,甚至令得他们也感觉到心中一片骇然。

    小金、小猫对视一眼,心中皆是泛起一丝感慨:“老爷出品,果真不凡啊……”

    第十六章 前往鸣雷城

    叶彦本身只是金丹初阶,强行释放并未纯熟的‘火凤结’,已经使其体内的真元力几乎耗尽,但他仍旧强行支撑着虚弱的身体,缓缓落下地面。

    小金身形一闪,来到叶彦身边,双手搭在叶彦肩头,一股精纯无比的磅礴真元力便随之缓缓渡入后者体内。得到小金传来的那股真元力,叶彦苍白而又略显疲惫的脸庞,方才渐渐恢复了几分健康的气息。

    小金忽然似有所察一般,眼睛向不远处的树林一扫,大声喝道:“出来!”

    项凌羽也被小金的喝声吓了一跳,慌忙转头看去,只见那片林中徐徐走出三道人影,只是三人脸上略显尴尬,原本只是想躲在一旁偷看,没想到却被发现了踪迹。

    “老师!连前辈……凌、凌爷爷!”项凌羽看清来人面貌,不禁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他们。

    凌伯然惊异于刚才叶彦所展现出来的强悍实力,这般可怕的攻击若是轰在自己身上,那么自己……想到此处,凌伯然不禁心头一颤。可是面前的少年明明只有金丹初阶的境界啊,莫不是他使用了什么掩饰修为的密法?

    再看那金衫少年,凌伯然所散发出的神识根本就无法靠近金衫少年身边,好似有着一道无形的屏障,将凌伯然的神识尽数阻截于金衫少年体外一米处。金衫少年眼角扫过凌伯然,一股冷冽的寒气突兀而生,刺骨的寒气直让凌伯然如坠冰窟,体内的血液好似被冰封住了一般,令得凌伯然压抑的脸色瞬间苍白,真元力也在金衫少年一瞥之下变得紊乱起来,仿佛要挣脱经脉的束缚冲出他的身体似地。凌伯然心中大惊,旋即收回辐散在金衫少年身周的神识,强行压制住体内暴乱不堪的真元力。

    “此人实力深不可测!”凌伯然看着那身姿挺拔的金衫少年,眼中尽是惊恐之色。

    白先生、连铭二人早已被叶彦那足以毁天灭地的恐怖一击吓傻了,呆呆的站在不远处,背后的衣衫已被冷汗浸透。如此可怕的攻击力,早已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上仙们根本极少出手,大多是坐镇帝国之中威慑敌国的那些巅峰强者们。他们也没什么机会观摩上仙之间的战斗,如今,面前的少年挥手间灭杀神兽猊狻的无匹神姿,让他们更加真切的体会到了自己与上仙之间,那宛若鸿沟一般的巨大差距。

    三人中,凌伯然境界最高,也最先反应过来。手放在嘴前干咳两声以掩饰先前的失态,也将呆愣在一旁的白先生、连铭二人唤醒。

    白先生、连铭二人尽皆回过神来,白先生率先看向项凌羽,微笑道:“凌羽,不知这两位是?”白先生随后又恭敬地拱手看向叶彦和小金。此刻小猫又恢复了宠物的姿态,趴在叶彦脚边打着哈欠,倒是让凌伯然三人忽略了他的存在。

    “是啊,凌羽,还不快介绍下两位道友。”凌伯然也是惊异于叶彦和小金的超卓实力,故作镇定的捋须说道。

    项凌羽也是极其聪明的人,从凌伯然三人刚才的失态,已然看出他们被叶彦等人的强悍实力所震慑住了。“哦,是凌羽的疏忽。”项凌羽当下拱手一笑:“这两位是我云游云徽郡时结交的好友,叶彦、小金。”项凌羽指着两人说道,目光扫过趴在叶彦脚边的小猫,看到小猫又变作了一只宠物,倒是没有揭穿他的身份。

    叶彦从项凌羽语气中,听出眼前三人乃是项凌羽的长辈,此刻叶彦也恢复了些许气力,当即上前一步,仍然有些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三位前辈,羽大哥是我的知交好友,你们直接唤我一声阿彦就好了。”

    “羽大哥?”“大哥?”三人听到叶彦的话,俱是难以置信的相互看了看对方。

    凌伯然似是怕听错了,又试探性的询问道:“羽……大哥?”疑惑的目光看向叶彦,随后又看了看项凌羽。白先生对项凌羽同样投去质疑的目光:“凌羽。这位……阿彦,今年多大?”

    项凌羽看到几人的古怪表情,也是有些忍俊不禁。举手投足间灭杀一只成熟期的神兽,如此的实力,谁又会将之与一个年仅十余岁的少年联系到一起呢。

    “老师,阿彦今年尚未满十一岁。”项凌羽面对教授了自己七年武艺的白先生,态度恭敬地说道。

    此话一出,三人俱是目瞪口呆,凌伯然更是感觉背心一阵发凉,十岁就能有如此骇人的实力?天呐,这世道真是乱了,旋即,凌伯然心中又想到一个可能:“想我当年远赴仙山拜师学艺之时,师门中也是有几个颇为年幼的师兄弟,而那些师兄弟尽是些师伯师叔的子嗣啊……”想到此处,凌伯然不禁心中一突,眼前这少年,莫不是哪个仙山宗门之内的显贵之后?像自己这些在四大帝国中呼风唤雨的上仙们,在凡人眼中那自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可是与那些神秘的仙山宗门比起来,自己又算得了什么呢?说白了,跑到世俗界来担任一国供奉的修真者,大多数都是在宗门内不受待见的弟子,要不然,谁会放弃宗门这棵大树和宗门内绝佳的修炼环境,而跑到这世俗界来作威作福呢。

    凌伯然认定了叶彦等人必是仙山宗门内的显赫子弟,当下态度也变得恭敬了许多,对其拱手道:“叶兄弟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实在是让老朽汗颜啊。”

    白先生和连铭看得凌伯然态度的变化,心中皆是一震:“此二人实力,莫非还在凌老之上?那可万万不能得罪了他们!”白先生和连铭亦是变得极为恭敬地,对着叶彦和小金略一躬身。

    叶彦毕竟年幼,哪里见过如此阵仗,慌忙摆手道:“三位前辈莫要折煞叶彦了,我和羽大哥是兄弟,你们都是羽大哥的师长,只管叫我阿彦就好了,可别这么客套了。”

    仰神大陆素来强者为尊,人们对于强者的敬畏之意早已根深蒂固,叶彦与凌伯然三人,几番客套之下,也无法改变他们对于叶彦的尊敬之意,叶彦无奈之下只得作罢。

    而小金,早年未进入万木山庄之时,便是一方妖王,对于弱者对强者的恭敬态度早已司空见惯,也懒得与他们言语,自顾自地欣赏起了四周的风景。

    “对了,凌爷爷,你们怎么也到这了?莫非也是为了这作恶的猊狻?”项凌羽看得叶彦与凌伯然三人对于称呼的问题各执己见,几番争议下来也没有个结果,这才开口问道。

    项凌羽乃是裕亲王府的长子,凌伯然又是裕亲王府的供奉,本来就将项凌羽当成自家人看待。而项凌羽又结识了两位这么年轻的强者,此刻,项凌羽在凌伯然心中的地位,也是因叶彦等人的缘故再度提升了一大截。

    “没错,我们正是奉王爷之命,前来对付猊狻的。”凌伯然看向一旁那已经燃成灰烬的漆黑尸体,眼角又是不有自主地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不过,有叶兄弟在,也用不到我们几个老家伙了,呵呵。”

    叶彦被凌伯然一番夸奖之后,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讪讪地笑了笑。

    “咦!”凌伯然再次看向项凌羽时,查探到项凌羽此刻的精气神已经与白先生颇为相近,于是惊讶地问道:“凌羽,你已达先天境界了?”

    白先生和连铭先前震惊于叶彦的强悍实力,此刻听得凌伯然的话,这才仔细打量起项凌羽。隐约间,二人感觉到项凌羽身上,一股锋锐的真气萦于肌肉之中,气息悠深绵长,果然是先天境界。

    项凌羽微微一笑:“多亏了阿彦的帮助,才能让我一举突破先天壁障啊。”

    凌伯然三人这才释然,如此年轻就能达到这般境界,这种奇才能够帮助项凌羽突破到先天境界,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不过,要是让凌伯然等人知道项凌羽如今的境界已近先天极限,不知道他们又会作何感想呢。

    搜书吧手机用户请浏览 m.soshu8.net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