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9部分

作者:忆文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书吧 www.soshu8.net】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何以向夏玉容出手的只有屠夫谢本升一个呢?那是因为蝗神和花双双都被人家截住了。

    截住花双双的自然是百花帮主花真真,她手提长剑一下拦在花双双面前,面情显得特别严肃,凛然道:“大姐,我们又见面了!”

    花双双冷声道:“妹子,你可是要和我动手么?”

    花真真道:“大姐可记得小妹在西高庙说过的一句话么?”

    花双双格的笑道:“你说过什么来着,我却想不起来了。”

    花真真柳眉挑动,一字一字的道:“我告诉过大姐,那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如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们还是姊妹,否则下次再遇上之时,就是我替先师清理门户之日了,可惜今天我们又在这里遇上了。”

    花双双一手按着珠花剑,冷笑道:“不错,我们又遇上了,你待怎的,你又能如何呢?”

    花真真神色微黯,叹息一声道:“大姐,你真是要我替先师清理门户么?”

    花双双披披嘴道:“你别再用老鬼师傅来压我了,可惜我不吃这一套。”

    花真真脸色一沉道“我们是同胞姐妹,我不忍你……”

    “少废话。”花双双一抬手,呛啷一声,掣出她的珠花剑,冷声道:“妹子,我看你该让开了!”

    花真真道:“大姐,你真……”

    花双双冷然道:“你是百花帮主,我是扫花门主,可惜你不是我的对手,我可要辣手摧花!”

    长剑一转,“嗡”的一声,一道秋水般剑光,直向花真真面前漾起!

    花真真变了脸色,黯然道:“看来你是无可救药了。”她斜退一步,紧接着喝道:“花总管,请出花令来吧!”

    花香答应一声,手捧青玉花瓶,瓶中插一支牡丹花,缓步走出。

    花双双只知“花令”是百花帮的令法,也是帮中处置逆徒的刑令,但却不知“花令”如何使法?威力如何?

    但不管如何,自己总得先下手为强,一念及此,不待花香走近,手中珠花剑一抡,突然飞扑而起,一剑朝花香当头劈来。

    就在此时,但听“嗒”的一声,插在青玉瓶中的一支牡丹花,突然爆散开来,花瓣缤纷飞舞,有如天仙散花一般!

    花双双扑过来的人,忽然身躯一震,已有七八处穴道,被红宝石雕琢而成的牡丹花瓣击中!

    不,一下嵌入肉内,全身一麻,手中珠花剑“哨”然一声坠落地上,人也跟着“扑”的双膝一屈,跪倒地上。

    扫花、葬花、锄花、摘花四婢,睹状大惊,不约而同双手掣剑闪身抢出。

    “绷!”又是一声机篁响起,一大篷牡丹花蕊像雨丝般飞射出去,四婢虽然手握双剑,但哪想闪避得开,双双扑倒下去。

    牡丹花蕊飞出之后,花蒂中间突然裂开,金光一闪,电射而出,花双双一声惨叫,仰面倒下。

    大家定睛看去,只见花双双胸口,品字形插着三支金色小剑,小剑不过三寸许长,剑尖刺入肌肤还不到一寸,但花双双却已中剑气绝,敢情这金色小剑上,准是淬了见血封喉的毒药了。

    花真真目蕴泪水,早已别过头去?

    花香缓步走到花双双身边,验明她确然身死,就收起金剑,收回七十二支细巧的花蕊。

    再从花双双身上起下牡丹花瓣,然后躬身道:“启禀帮主,花双双背师叛帮,犯上作乱,已子追回武功,金剑正刑。”

    花真真点头道:“很好。”这两个字说出口来,紧接着哭了声:“大姐。”

    朝花双双尸体扑了上去,号啕大哭起来。

    (说“很好”是公,是百花帮帮主身份说的,哭大姐是私情,是花双双妹子的身份哭的也)

    再说蝗神霍大元身子刚一移动,突见一道人影从墙头飞泻而下,落到他的面前,那是一个身穿青布衣衫的白发老妪,目光炯炯,喝道:“你就是蝗神霍大元么?”

    霍大元不识这青衣老妪是谁,不觉一怔道:“在下正是霍大元,请问……”

    青衣老妪冷笑道:“不用问我是谁,老婆子听说你一手‘飞蝗阵’,天下无与伦比,你且使出来给老婆子瞧瞧?”

    原来她就是夺命麻姑程大娘!

    “凭你,本来还不配要霍某施展‘飞蝗阵’,但霍某……”

    霍大元忽然哈哈一笑,接着道:“正要使‘飞蝗阵’也!”

    双手突然朝前一放,从他大袖中飞出一大群飞蝗,为数不下数百只之多,争先恐后的朝夏玉容,万老夫人等人站立之处飞扑过去。

    原来他外号蝗神,豢养子数百只喂毒蝗虫,不论人畜,只要被蝗虫螫上一口,就会毒发无救,的确厉害无比!

    程大娘冷笑一声,双手同时往空一抓,登时飞出干百缕彩丝,每一根彩丝头上都有一点极细的寒星,映日闪光!

    就在程大娘出手的同时,墙头上又是一声清叱,现出一个青衣女子,她就是程大娘的媳妇戚翠娘,同样双手扬处,飞出一蓬彩丝,宛如网罟一般,朝蝗神霍大元当头罩落。

    霍大元放出去的三百只蝗虫中有六十只是喂毒铁翼毒针制成的铁蝗,堪堪飞出,就遇上程大娘的彩丝飞针,一针一只,全都被击中腹部,纷纷落到地上,连铁蝗都被飞针穿腹而过,程老娘双手一招,连同被彩丝穿着的蝗虫一齐收了回去。

    霍大元目光凝注在“飞蝗阵”上,眼看不对,心下方自一惊,不妨戚翠娘一蓬彩丝当头罩落,再待闪避,已是不及。

    这蓬彩丝,同样每一根上都穿着一支飞针,专打人身三十六处穴道,专破敌人气功,她跟婆婆苦练二十年,为的就是要报杀夫之仇。

    这回婆媳二人是奉笑面神丐之命,专门对付蝗神霍大元来的,霍大元武功再高,被这三百六十支“破穴飞针”打入穴道,一身气功,立时尽泄,一个人被三百六个根彩丝缠成一团,有如泄了气的皮球,痛得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瘫痪在地,再也站不起来。

    只听笑面神丐躲在夏玉容身后,叫道:“程大娘,好啦,这姓霍的不是首恶,刺他几针,叫他清醒清醒,以后好好做人,放他去吧!”

    程大娘朝她媳妇道:“翠娘,游老人家既然说了,就放了他吧!”

    翠娘双手一松,收回彩丝,冷冷的道:“姓霍的,饶你一命,还不快滚?”

    霍大元但觉全身一松,但已功力全废,哪敢多说,站起身脚步踉跄往外就走。

    这时大厅右首一条长廊上,又急步走出一大群人来!

    那正是被囚禁在老子山石穴中的各大门派的人,由淮南大侠夏云峰为首,接着是青衫客范大成、华山商翰飞、盛锦堂、少林慧善大师、武当玉清道长、衡山陆宗元、八卦门封自清、六合门齐子厚、齐子绥、形意门祝立三、女婿唐文焕、女儿祝秀娥、峨嵋青云道长、娄树棠、金毛吼姜子贞、流星樊同、吕秀、和失去武功的夏家堡总管九头鸟索寒心,捧着酒坛子的黄山总管万仲达。

    面蒙绿纱的太阴教主和妹子邢氏,眼看情形危急,正待转身退入大厅。

    只听厅上有人冷笑一声道:“老丐婆在此,你们不用进来了。”

    那是手持八尺长碧琅杆的闭眼丐婆,她左首是手持青霓剑的范子云,右首是手握青竹棒的叶玲,挡住了去路。

    太阴教主脚下微一趑趄,右手突然扬起,从她大袖中飞出一蓬黑丝,直朝闭眼丐婆师徒迎面电射过去!

    那蓬黑丝一出衣袖,就扩散开来,化作千丝万缕,暴涨成丈许长短,向闭眼丐婆当头罩了下来。

    闭眼丐婆双目如缝,进射出两道如线精光,嘿然道:“黑眚丝!”

    她对这蓬黑丝,似是极为忌惮,左手一推,把叶玲向左推出去一丈之外,身形一个急旋,右手碧琅杆猛地朝阶石扫去。

    这一记碧琅杆拍在阶石上,发出惊天动地的暴响,无数碎石,被一阵旋风卷起,像龙卷风一般,冰雹如雨,旋卷飞起,朝那一蓬黑丝迎着洒去。

    闭眼丐婆身形一晃,已经滑出寻丈,一手提着叶玲,飞掠出大天井下。

    那一团被旋风裹着的无数碎石,正好迎上了千百黑丝,一下被罩落的黑丝包住,只听一阵“嗤”“嗤”细响,冒起无数黄烟,一大片碎石立时化成了粉碎,随风飞散,消失不见。

    这一下,直看得各大门派的人,莫不悚然变色!

    闭眼丐婆嘿然道:“这妖妇果然练成了‘黑眚丝’!”

    叶玲问道:“师傅,‘黑眚丝’很厉害么?”

    闭眼丐婆道:“黑眚丝是他们太阴教最厉害的邪门东西,据说是用剧毒喂养的毒蛛丝所练成,人畜只要沾上一点,就会。

    化成一滩浓血,毛发无存,你方才不是看到了么,连一大片碎石,都被它化蚀得只剩一片黑烟?“

    叶玲骇然道:“那是没有东西可以破它的了?”

    闭眼丐婆道:“天生一物,自然有破它的人了。”

    叶玲道:“那是什么人呢?”

    闭眼丐婆道:“破它的人,也快来了。”

    闭眼丐婆闪身飞出之际,太阴教主和邢氏二人也已迅快的闪入了大厅,两扇厅门也随着阉起。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但听笑面神丐忽然大笑一声道:“他们都出来了,(指各大门派的人)我老人家不要再和你们(指大达尊者等三人)玩了,夏姑娘,好 好的发一剑给他们瞧瞧!”

    喝声甫出,夏玉容手中的彩虹剑,突然精光暴长,一道奇亮耀目的彩虹,霞光万千,盘空而起,这一霎那,场中所有的人几乎被匹练般虹霓强烈的光芒照得睁不开眼睛,也在这一霎那间,但听半空中响起一声裂帛般大响,和“哨”“哨”两声,金铁交鸣!

    等到大家定睛看去,剑光、人影,刹时静止下来!

    大达尊者充满真气,鼓得像灯笼般的一件大红袈裟,胸前已被剑光劈开,只是没伤到人。

    大德上人的镔铁降魔杵,屠夫谢本升的牛耳刀也同时被剑气扫上,绞成了几截,跌落地上。

    笑面神丐一手捧着酒坛,从夏玉容身后钻了出来,拍手笑道:“两个大和尚,一个杀猪的,你们现在该清楚了吧,要不是我老人家手下留情的,你们三个脑袋瓜早已摘下来给我当杯子了呢?还呆在这里干么,快些回去吧!”

    大达尊者、大德上人这才知道他以气使剑,假夏玉容的手,和自己三人动手,这份功力,岂是自己三人能敌?一念及此,两个和尚双脚一顿,飞身纵起,屠夫谢本升也一声不作,长身掠起,往外飞射而去。

    太阴教的党羽,全已肃清,但太阴教主和邢氏却已逃入了大厅。

    两扇厚重的铁门,已经关起,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硬攻进去。

    各大门派的人,都已齐集在大厅前的大天井中,有些性子急的人,已经发掌击门,发出了震天价蓬然巨震!

    笑面神丐连连摇手道:“用不着,用不着,她们自己会开门出来的。”

    众人听他一说,不觉住手。

    笑面神丐嘻嘻一笑道:“山人自有妙计。”接着高声喝道:“万总管。”

    万仲达急忙趋了过去,躬身道:“小的在。”

    笑面神丐道:“我老人家要你把酒分给各大门派的人,每人喝一杯,你分了没有?”

    万仲达道:“小的都已分了。”

    “很好。”笑面神丐道:“现在我老人家还有一件差使,要你去办。”

    万仲达道:“老人家请吩咐。”

    笑面神丐道:“我要你当监斩官,把那盗名欺世,勾结太阴教匪徒的于化龙就地正法,然后再攻打进去,活捉太阴教主。”

    “是,是!”万仲达应了两声是,耳中却听到笑面神丐“传音入密”的声音道:“你要装模作样,装得逼真才行。”

    万仲达暗暗点了下头,立即放下酒坛,双手举掌一拍,大声喝道:“来人哪,把那盗名欺世,勾结太阴教的帮凶于化龙押上来。”

    他这一喝,立时有两个庄丁押着于化龙上前。

    万仲达喝道:“于化龙,你出卖武林同道,勾结太阴教匪徒,现在知罪了吗?”

    于化龙黯然垂头道:“于某确实罪有应得。”

    万仲达道:“好,现在各大门派掌门人、代表,都在这里,判你死刑,你服是不服?”

    于化龙道:“于某死而无怨。”

    “好!”万仲达高声喝道:“行刑……”

    一名庄丁“刷”的一声,抽出钢刀,高高举起!

    大厅两扇铁门,砰然开启,太阴教主急奔而出,哭喊道:“慢点!”

    笑面神丐道:“教主娘娘,你怎么了?”

    太阴教主一手撕去面纱,大哭着扑下跪倒地上,朝众人哭拜着道:“诸位大侠,我是太阴教教主,一切罪孽,都由我一人承担,你们要杀要剐,我都死而无怨,我丈夫是无辜的,都是我不好,求求你们,放了他吧,他一世英名已毁,但一生中也做过许多仗义行侠的事,一生之中,只做错了这一件事,难道你们都放不过他么?”

    万老夫人间道:“你丈夫是谁?”

    笑面神丐哼道:“还有谁?就是我老人家要万总管行刑的那个叛贼!”

    原来太阴教主的丈夫,竟会是三湘大侠于化龙!

    万老夫人道:“你且请起,可否把太阴教的经过说出来,让大家听听,只要可以原谅,大家自会释放你丈夫的。”

    太阴教主感激的道:“多谢万老夫人,多谢诸位大侠。”

    她盈盈站起,道:“贱妾姐妹,原是昔年太阴教主邢昆仑的女儿,贱妾叫做飞凤,妹子叫做飞鸾,太阴教覆亡之时,贱妾姐妹由奶娘……(她一指被戚翠娘 彩丝罩住的黑衣老妇人)

    带着逃出,后来奶娘打听到于大侠丧偶,辗转托人把贱妾嫁给了他作为续弦,奶娘独自调教我妹子,伺机以‘阴极针’害死夏大侠夫人,又把妹子嫁给了夏大侠,利用夏大侠老子山的别墅,收罗扛湖上的人,作为太阴教基地,因为于大侠前妻留下一双子女,奶娘教人劫持到老子山来,威胁于大侠担任本教总护法,一面又以慢性毒药,威胁夏大侠,就这样在老子山创立了太阴教……“

    就在此时,只见夺命麻姑一手提着一团彩丝网住的一个人,匆匆走来,厉声喝道:“我的儿子程中龙是谁害死的?”

    原来那脸长如驴的黑衣妇人(老子山副总管)在太阴教主和邢氏逃入大厅之时,趁人没去注意她,悄悄从长廊溜走,被程大娘发现,追踪跟出,双手一扬,三百六十根彩丝穿着 “破穴神针”脱手飞出,罩个正着,活捉回来。

    太朋教主道:“是奶娘出的主意,她希望劫持程中龙能使你投到太阴教来,不想程中龙威武不屈,乘机给了奶娘一掌,奶娘一怒之下,用‘阴极针’点了他死穴……”

    戚翠娘听得尖叫一声:“好个恶婆子!”

    双手一抖,三百六十支“破穴飞针”直刺进去,全没入身体内!“

    黑衣婆于惨叫一声,戚翠娘双手再抖,把彩丝一阵绞动,再一招手,飞针离体,黑衣婆子三百六十个穴道,成了三百六十个血泉,血全都溅了出来,登时气绝而死。

    夏玉容倏地跨上一步,挥手一剑把她一颗头砍了下来,仰首向天,流泪道:“娘,女儿总算给你老人家报了仇了。”

    商紫雯也随着跟了上去,切齿道:“贱人,你也有今天报应临头的一日,我也要给娘报仇厂长剑朝黑衣婆子胸膛直划而下,来了个开膛剖腹。

    这时只见两名侍女匆匆奔出,跪地说道:“启禀教主,夏夫人服毒死了。”

    太阴教主黯然道:“这些祸都是妹子闯出来的,但她死得好苦……”突然往里奔去。

    万老夫人一抬手,示意万飞琼把她拦住,说道:“死者已矣,你既已悔过,放下屠刀,尚可成佛,今后只要真心向善,也就可以尽赎前愆了。”

    笑面神丐走到于化龙身后,伸手一拍,说道:“饶你不死,我老人家只留下你三成功力,以后不可妄求再练,可保无事,你们夫妇进去找到你的儿女,可以回去了。”

    一面又伸手替龚山民、朱竹坡、阎子奇、曹济川四人拍开了穴道,道:“你们也只剩下三成功力,可以保身,不可再妄练武功,自可平安无事,若是妄练武功,就得呕血而死,你们也可以走了。”

    四人唯唯应是,相继离去。

    于化龙满脸羞惭,和他妻子(太阴教主,她武功平平)谢过众人,相偕找他们子女去了。

    笑面神丐朝闭眼丐婆笑了笑道:“老丐婆,咱们也该走了。”

    “哦!”他回过头来,朝范子云裂嘴一笑道:“小子,你别忘了该请我老人家喝三杯喜酒才对,到时,我老人家和老丐婆准来厂这话听得范子云和夏玉容、商紫雯、叶玲四人,不禁都飞红了脸。

    (全书完)

    千若小说****.**全集小说下载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

    最好看的全集小说等你阅读!

    [百度一下:千若小说]

    本书下载官网****.**

    搜书吧手机用户请浏览 m.soshu8.net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