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0部分

作者:燕随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书吧 www.soshu8.net】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苏蓉、夏阳、李蓉、赵平听了他现在的话,不由心中满是鄙弃,苏蓉忽然道:“你不用试图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了,这一招是行不通的,就算我们不知道,现在你告诉我,我也不会感谢你,因为现在我们只有一个敌人——那就是你!何况我已经知道这样的事情了。”

    小泉显然没想到苏蓉竟然已经知道了这样的事情,不由微微一呆,看着默默黑下来的夜色。此刻整个广场已然亮起了松子灯,台上也支起的偌大的十数口大锅中此刻也已然点起了大火。把整个广场照的如同白昼。

    小泉见自己的离间计已然失效。只冷冷的盯着苏蓉,苏蓉同样还以冷冷的目光。

    两人之间的一场恶斗显然已经少不了了。

    “在我们交手之前,我想问你一件事情?”苏蓉低沉的声音自广场上传出。

    “说,在你死之前,有什么疑问我都会解释给你的。”此刻小泉已然胸有成竹,似乎苏蓉已经成为他的囊中之物。

    “北方镖局的白义,白老剑客可在你手中。”

    小泉听了苏蓉的话,不由哈哈大笑“白义,呵呵,亏你还记得他,可惜此刻他早已经成了孤魂野鬼,不知道在哪游荡了。”然后看看苏蓉继续道:“还有顺便告诉你另外一些事情,别说是白义,就是你血字号的露血帮帮主露雨也早已跟这个世界告别了。还有那些其他,凡是那些归顺我的帮派,只要他们心中有一点对我天伊盟的不满,他们此刻都已经去见阎王爷了。”

    群雄听的更是惊讶,如此这般的歹毒人士,若是让他今日夺了着武林大会的盟主之位,那全天下还不大乱。

    苏蓉听了他的话不由也惊讶不已,只是脸上不表现出来而已。

    然后只见苏蓉轻轻的上前,这样说来,武林中凡是接到死亡帖的帮会,所蒙受的不白之糟难都是天伊盟作的了。

    “哈哈”小泉的这两声笑依然丝毫不掩饰的表明了问题的答案。

    “华山掌门也是你所杀?”夏阳紧接着问道。

    “哼,不是我杀的,他还不配我动刀。”

    清逸真人一急,嚷道:“不是你是谁?”

    “你也配问我话?不过今天我心情好,就告诉你吧,反正你们一会都的死。”小泉稍停片刻道:“他不是我杀的,是他,说着左手一点指向天伊盟所在木棚。”

    此刻木棚中被苏蓉打伤的李致远已然经过许久的调息身体已经好了许多,现在正坐在小泉刚刚坐过的椅子上。

    “他~~~~?”华山众人似乎还不相信这个事实,这样一个年轻人,就算他服实了什么奇丹妙药,他的内力也比不上华山掌门五成,他怎么会能杀的了华山掌门?

    尽管他们不相信,但是此刻小泉绝没有丝毫要骗他们的理由。他刚才那么多的事情都承认了,决不会因为华山掌门这个称号而否认这件事情。

    苏蓉刚才与李致远过过招,尽管他没有跟华山掌门交过手,但是他确信他有这个能力。

    “废话少说,来吧,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去。”小泉忽然咆哮起来。

    苏蓉正要上前,却听的台下一声低沉的声音道:“让我来。”然后却见一个身影飞上台来,却正是少林方丈,尽管苏蓉知道少林方丈武功了得,但却他自有他的想法。

    然后只见他轻轻向少林方丈抱拳施礼,“德慈大师,还是由我来吧。”苏蓉自有他的想法,他只想现在自己能尽力消耗小泉的内力,这样便好让后面出战的其他人能有更大获胜的把握。所以他决定,由他来打第一局。

    少林方丈德慈没有再坚持,他也看出了苏蓉的决心。于是只悄悄退后和释迷大师站到一起,这是十数年来,二人又一次站在同一个地方,不由别样感情充斥满两人胸怀。

    场上苏蓉和小泉依然交上手。

    此刻苏蓉显得分外紧张,因为他没有胜算,甚至可以说他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

    所以他打的也分外轻松,因为他把生和死也已然放开。

    苏蓉开始进攻了,只见他出手便丝毫不犹豫。已然运用起九世乾坤转和冰火九重功相配合。台下群雄看的都惊叹不已,刚才他就是用这一招击败李致远的。此刻同样的一招刺向小泉,用的又是绝世难觅的血刀。那破空之势已然十分吓人。

    小泉速度之快超出了众人的想象,苏蓉的刀没有近身五寸,他依然飘身躲开。

    苏蓉一招不中,迅速后撤。刹那间两人斗的石破天惊。

    场中内群雄哪里见过这样绝世的功夫,都不由看呆了,特别是台上的德慈大师,更是一招一式都看的清清楚楚的,因为他知道苏蓉拼命的运用内力,就是想耗费掉小泉体内的真气,然后好让自己可以能够胜的了他,所以他此刻必须每一招都仔细的观察。

    众人只见台上一团白色的影子。

    苏蓉瞅中时机又一刀向劈去,这一刀快似霹雳,小泉若不缩身,立即便会血刀劈成两半。但便在此时,苏蓉只感觉臂微微一痛,跟着手中血刀向左荡开。

    只见小泉手中已然多出了一件兵器,白幽幽的,在暗红色的火光映衬下显得十分好看,苏蓉仔细观察之下才发现那只不过是一支白色的笛子罢了。

    但这白色的笛子在小泉手中却是一件厉害非比的武器,那正是他成名的武器——玉笛萧。也不知道他只笛是用什么材质制成的,总之坚硬非同一般,任何刀具伤不的半分。

    刚才苏蓉左臂正是被他手中着玉笛点中。却原来小泉出手之快,实在不可思议,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他已用从怀中取出玉笛并在苏蓉臂上刺了一下,跟着缩回手臂,用笛子挡开了苏蓉的这霹雳一刀。幸亏苏蓉这一刀劈得也是极快,而且霸道之极,又是攻敌之所不得不救,而小泉怀中取笛自然不免阻碍了一下他的行动,这一笛才刺得力道不是十分,没刺中他的人中要穴。也没有伤的了苏蓉骨头。若是当时笛子已然在他手中,苏蓉此刻恐怕没有丢命也要丢一条臂膀了。

    小泉两出自己的成名兵器,看来他是真的动了真格了。

    小泉的笛子和苏蓉的血刀相比较,自是苏蓉血刀长了许多,也锋利了许多,“一寸长一寸强”的道理在场众人都懂,但此刻他却能凭借手中短小的兵器拨得苏蓉的血刀直荡了开去,可见武功之高,当真不可思议。

    苏蓉大惊之下,知道今日场中的人,只有小泉才是真正的强敌,此刻只要自己个不慎,给对方抓住了把柄,自己立时性命不保,不由当即刷刷刷刷连刺四刀,全用上了十成功力,而且皆是指向对方要害。

    小泉“咦”的一声,赞道:“刀法不错啊怪不的刚才远儿不是你的对手呢。”但是说话间手上丝毫没有怠慢,左一拨,右一拨,上一拨,下一拨,将苏蓉刺来的四刀尽数拨开。

    苏蓉没想到自己苦心全力施展的招数竟然被对方这样轻而易举就挡了回来。不由惊慌之下,赶忙轮刀再砍,但却已然没有了刚才的套路,顿时也失去了许多威力。

    小泉的笛子却是见缝就钻,看到苏蓉此刻的漏洞,不由依然如鬼魅一样悄无声息的向苏蓉绝对料想不到的部位点——腋下三寸、乳后一寸的天池穴刺来。

    小泉手中的笛子可以作判官笔点、刺、勾,又可以当狼牙帮打、扫、劈,又由于笛子上惯有的孔洞,每每打击之时还会发出幽幽的轻响声音,这声音却不是简单的吹笛声,却是可以用来干扰对手的神经,以达到扰乱对手步伐的作用。

    此刻这一刺却是悄无声息,显然小泉的这一招实在是厉害之极了,势在让苏蓉死在这一招之下。

    苏蓉起先和小泉过招,却也靠他笛子的声音来判别攻击的方位,此刻骤然间没有的响动,一时之间多有不习惯,却待他发现不妙时,那笛子已然离自己天池穴只有半尺,依然躲闪不及,苏蓉轻轻的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脚步。

    第六卷:侠客梦醒 第二百三十三章 泱泱大国侠客梦

    眼见的苏蓉就要丧命在这悄无声息的致命一招下,他已经闭上眼睛,从容赴死。唯一遗憾的是他没有看到把这些矮寇赶出中原,或者杀之以谢天天许许多多被他们迫害的人。

    苏蓉只待自己感觉身体一真疼痛,然后轻轻的倒下。这一刹那之间他忽然想起自己那从未见过面的父母,自己死后是不是能见到他们?

    突然只听的一声冷喝,就在他身前。

    苏蓉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声音,于是他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一切顿时惊呆了他:

    此刻德慈方丈正站在自己身前,面向自己正看着自己微笑。苏蓉疑惑的看着他,只听德慈说出一句话“师兄,少林方丈一定拜托你了。”苏蓉知道这句话却不是说给自己听的。

    德慈的目光越过自己射想身后,苏蓉不必回头都知道那里站着的正是释迷。

    然后德慈微微的收回目光,看着苏蓉说了一句“江湖需要你。”后便轻轻的瘫到在苏蓉面前,鲜血从他背上慢慢的渗出,先是一点,慢慢变成一片,然后越来越多,最后染红了脚下的黄土。

    小泉此刻正站在当地,轻轻的在自己衣服上插拭笛子上的血迹。

    少林派群僧,台下众豪杰,都看到了刚才的一幕,德慈飞身抢出为苏蓉挡住了致命一击。看着少林方丈残死在台上,群雄不由一阵骚动,这样的骚动越来越激烈,苏蓉、夏阳、李风影他们安排的手下根本无法控制台下的决面,只见少林派众弟子纷纷起身从僧袍下拿出各自的兵器飞身向天伊盟木棚走去,群雄紧随其后。

    天伊盟木棚上众人眼看着群雄向自己走来,不由几个怕事者释放出了自己手中的暗器,顿时群雄中有少许人被射中,这一举动不由更激怒了群雄原本就澎湃的心,顿时一场混战便这样开始。

    群雄和天伊盟众人混战到一起。群雄走上天伊盟木棚找着身着黑白衣服的人便打。一时之间台上台下,木棚中,到处都是向斗的人群。苏蓉他们早已经控制不了此刻的局势。

    苏蓉、夏阳、李风影正在着急之际,忽听的背后释迷一声冷喝:“哪里走?”

    匆匆转身看时,却是小泉一行携石原、李致远等数人正欲偷偷从混乱的人群中溜走,却是释迷发现的及时,一声冷喝之后,却不见他们停下来,反倒脚下更是加力,迅速的向岛上唯一的一片树林跑去。

    苏蓉他们不由拔腿便追,赵平、李蓉看到苏蓉、夏阳向前追去,不由也跟随了去。

    混战之群雄并没有在意他们一行十数人追踪。

    苏蓉这些天来把这岛上的情形都已经了然与胸,只到那树林之后正是紧靠大海,小泉他们若是逃入树林一定是有人接应他们逃走。

    当下不由更是使足全身力气拔步追了上去。远远的看去这一干人等都似乎“草上飞,树上行”一样。

    苏蓉等把追击小泉到一开阔地带时,小泉一干人等眼看着依然逃不开去,又见此刻已然远离群雄,不由停下身形,想把苏蓉众人干掉再逃走。

    却见此刻这小树林前广阔地带,小泉一干人和苏蓉众人面面相觑。

    此刻依然远离了广场中央,所以广场中的火光已然无法照及此地。

    双方只能借着微微的月光互相审视着对方,幸亏月朗天晴,月光足可以令众人看清楚对方。

    小泉轻轻的看着追随上来的苏蓉、夏阳、李风影、还有李蓉、赵平以及那个身着破烂,却难掩威容的释迷和尚冷冷的笑道:“你们都的死。”

    小泉一方却是有:小泉、石原、李致远、芳子、赤木郎以及此刻躺在一旁的不知死活的李贵稳。

    小泉看着苏蓉道:“刚才那死秃驴替你寻死,现在我就让你下地狱去陪他。”说完也不待苏蓉说话,便手持玉笛连连刺来,夏阳知道苏蓉一个人不是小泉的对手,不由手把狂草剑挺身相助。

    其他人等看他们战到了一起,不由也纷纷找对手战在一处,释迷与石原战到了一起。李风影与李致远战在一起,李荣却是跟那老妪芳子战到一起,边打口中并不短的叫骂着“你骗我偷窃蓉哥哥的血刀,查点让我害了他。”,赵平没有的挑选只能跟赤木郎战在一块。

    却是你来我往,激烈相当。

    却说苏蓉、夏阳此刻以二敌一,尚且感觉隐隐难以对付,但可惜此刻小泉心中一心想着的却是赶忙把苏蓉他们解决了,然后好快快离开此地。不由心神不宁,到一时之间,三人战个平手。

    却说最先结束战斗是释迷与石原一对,本来石原便知道自己不是释迷的对手,只想苦苦支撑,等小泉杀的苏蓉、夏阳前来救援自己,所以跟释迷相斗中,不自觉的要向小泉与苏蓉、夏阳相斗的方向望去,释迷发现他这样的心情后,不由待他又向小泉方向看去的时候,突然骤下杀手,顿时石原只哼哼了一声,便已然命丧黄泉。这个在中原作恶多端的恶贼终于结束了他罪恶的生命。

    石原手刃石原后,站在场中四处观望片刻,发现此刻赵平跟赤木郎相斗,却是危险重重,赤木郎仗着自己诡异的忍术屡屡对赵平施加压力,幸亏赵平曾经跟随铁面农夫斯服祥,在自己死缠烂打下学习了他的最高轻功,所以此刻才能绝处逢生。但尽管如此但依旧是险象还生。不由释迷一声冷喝跳入圈中帮助赵平,那赤木郎本来看不起中原功夫,以为天下最厉害的武功莫过于忍术,忍术又莫过于自己所修习的,所以目空一切,但自从来到中原后,屡屡受挫,才知道天外有天,刚才跟赵平相斗眼看着屡屡得手,却又屡屡被赵平躲开自以为是无法躲避的招式,此时释迷一加入战斗,顿时局势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赤木郎就是对付释迷一人也无法对付,何况还有一个赵平依仗着自己绝世的轻功出现在一些意想不到的地方偷偷施展一招,不由不到五十招,便被释迷一掌差点击中,不由赶忙向身后退去,却不想赵平已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自己身后,自己后退的步伐一时收不住,撞到了身后赵平的剑上,顿时残死当地。

    这时候,场上局势已然严重的倾向了苏蓉他们一面,小泉当然看到了此刻的局势,不由便想赶快结束战斗自己脱身逃走,若是此刻再不脱身恐怕一会更难脱身了,不由手中玉笛更家淋漓的向苏蓉、夏阳袭来。

    苏蓉、夏阳此刻一刀、一剑到也分外了得,经过这一刻的配合,两人顿时感觉配合的得心应手,也不知道是当年创造武功的神人,知道今日有这一战,所以刚好创造出了这样配合的天衣无缝的功夫,还是他兄弟二人心心相印,施展的功夫自然带有一种得心应手的味道,总之两人此刻的配合真的可谓是天衣无缝。倒使得小泉无论手中的玉笛使的多么厉害都始终无法近的了他二人身前,不由越是这样小泉心中越是着急,越是着急,手中的施展越是感觉不流畅。

    正在这时候,小泉忽然听的耳边一声残叫,却是李风影与李致远交手之见,李风影一剑刺中了李致远,两人功夫本来不分仲伯,甚至可以说李风影功夫尚且在李致远之下,但因为刚才李致远跟苏蓉相斗时受了伤,所以李风影才能轻易拿下。

    李致远这一声残叫,不由小泉一分神,苏蓉哪里能放过这样的千载难逢的机会,顿时挺血刀,体内真气运行一个小周天,九世乾坤转运至最高级,破空‘霹雳一斩’向小泉劈来,小泉待发现了苏蓉淋漓一击后,却已然无法闪避,只的右手高举玉笛一招“跪拜佛主”硬接了这一招,同时左手暗扣“悬黄弹”乘机劈空抛出,那“悬黄弹”在空中爆炸开来,顿时一股浓烟释放在空气中,这样的月夜里自然难以发现小泉的踪影。

    苏蓉正自迟疑,却见夏阳挺剑急向自己身后刺去。

    只听的“啊”的一声残叫,那一团浓烟中落下一个人影,正是小泉无疑。

    却是夏阳刚才看到苏蓉那“霹雳一斩”厉害十分,倒也不去再帮助,只在一边等待伺机行动,却忽然看到小泉抛掷出的“悬黄弹”,不由想到刚才在比武中李致远也曾抛掷出同样的东西,然后人影便会出现在对手身后,于是只慌乱中劈空向苏蓉身后刺出一剑,没想到误打误撞,竟然真的刺中了小泉。

    但见那小泉从烟雾中跌落却是受伤并不重,苏蓉正待抢上一刀结果他性命,却听他一声哀求,“你不能杀我?”

    苏蓉不由诧异,想到李致远曾经也说过似乎是同样的话,不由惊讶,刀顿时停留在空中。

    只见小泉轻轻的摘下自己头上的人皮面具,众人借着月光看到他的脸时,不由都惊讶的叫出声来——那人皮面具掩盖之下的面容正是——李铁!

    苏蓉手中的刀不由在刺不下去,只回头看李蓉那面,李蓉依旧再与老妪芳子激斗在一起,此刻李蓉已然占尽了先机,若不是她还没有下杀芳子的心,此刻芳子早已死在她的刀下了。

    苏蓉不由道:“蓉儿,别杀她!”

    李蓉听的苏蓉的话,不由手上一紧,尽管短小的墨刀已然缴了芳子手中的兵器——一柄奇形怪状的忍者剑,原来这芳子竟然也是一个忍者。然后李蓉左手连点她周身数道大穴,老妪芳子就这样被她制服。

    李风影过去提起芳子扔到小泉旁边。

    此时李蓉也走了过来,她看到地上的小泉突然间边成了自己的父亲李铁的时候,不由一惊,顿时不由自主的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小泉看着自己暂时没有了生命只忧,顿时轻轻道:“我就是你父亲,我也就是小泉。”

    “什么,”李蓉不由默默的流下泪来“我父亲竟然是杀人如麻的小泉,我不相信、不相信。”苏蓉轻轻把哭泣的李蓉拦入怀中。

    小泉继续道:“但这就是事实,我是做了许多坏事,但是为了自己的国家谁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李风影听到他的话,不由道:“你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那你说为什么你会杀我害我父亲,抢劫他的所得到的一般血刀秘籍?”

    小泉看了看李风影,一声惨笑,又似乎是讥笑“怪只能怪你父亲也同样的贪婪,你问问他他是不是同样想得到我的一半秘籍,只能说你父亲出手太慢了。这不能只怪我。”

    李风影突然没有话了,只喃喃道:“你夺了他的秘籍为什么还要安排天伊盟来灭我血海会。”

    “哼,你们**有句古话说的好:卧榻之上岂容他人安眠?你连这个道理也不懂?今天我失败了,是败在我低估了你们这几个黄毛小子。我人命了。”

    “那我就成全你。”说着李风影便要举剑下刺,忽然他的剑被一股强劲的内力震开,李风影不解的看着释迷“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他?”

    释迷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道:“你并是像你说的那样,你的野心是帮助日本占领整个中原,对不对?”

    小泉听了他的话不由一惊,但既而大笑道:“霸占,呵呵,我大日本国的军队马上就会打来了,我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卒子,占领中原是迟早的事,哈哈。”

    “卑鄙”赵平道。

    “卑鄙,这个词好,敢问你,这个世界哪个人不卑鄙,你们不卑鄙,你们不卑鄙就凭你们这几个跟我单打独斗,你们哪个能赢的了我?若不是你们群起而攻之,我会落到现在这样,说卑鄙的应该是我。”

    赵平不由被抢白的没有话说。只怒目看着他,恨不的马上杀了他。

    第六卷:侠客梦醒 第二百三十四章 泱泱大国侠客梦

    不由向前两步,便要给他点颜色看看,却没想到就在此刻,忽然地上躺着的小泉骤然一跃而起,手中玉笛飞速向赵平刺来,不用说是赵平在这蓦然而来的变故中无法变通,就是苏蓉或是释迷此刻恐怕也无法躲闪这样的攻击。眼看着赵平就要丧身在小泉的玉笛下了。

    忽然“砰”的一声巨响,小泉刺想赵平的笛子缓了一缓,然后只见他痛苦的跌倒在地,胸前被炸开一个大洞,刚才在那电石火光的一瞬,释迷用自己从石原手中夺来的“霹雳火枪”射向小泉,顿时小泉被那霹雳火弹正好射中胸口,不由胸口被炸出一个大洞——死了!

    苏蓉听的一声巨向,看着李铁(小泉)倒在地上不由一声残叫,放开苏蓉跑了上去,抱了李铁(小泉)大哭,双手不停的在他人中穴上死力的掐,想用此来挽救他的性命,但此刻小泉早已命赴黄泉了,哪里还能挽救的了,众人看着李蓉痛苦的表情不由纷纷转过身去不忍再看,却突然听的李蓉哭泣声停了下来。众人不由惊讶,转身看时,却见李蓉手中拿着一张人皮面具,正在发呆。

    原来刚才李蓉一直死力地给李铁(小泉)掐人中穴,由于用力过度,不由手指一滑,顿时感觉手上多了点什么,再看时却是一张人皮面具,再看看此刻躺在地上的李铁,哪里还是李铁的面孔,分明是一个不认识的人,怎么会这样,不由一惊之下,停止了哭泣。

    苏蓉他们纷纷围转过来。看到李蓉手中的人皮面具,又看看地上那个不认识的面孔,不由去全都惊讶不已。

    苏蓉不由转身问尚在一旁被李蓉制住穴道的老妪芳子“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众人听苏蓉这样一问,才恍然回过神来,纷纷看着芳子。只见他低声叹了口气,哀声道:“事已至此,我就全告诉你们吧。”

    苏蓉他们听她这样说,不由全都集中注意,洗耳恭听。

    早在十五年前,我们日本国依然想打中原的主义,想夺取中原丰富的一切。所以天皇暗地中就安排了日本国内的两大神人潜伏到中原,肆机破坏内部和平,同样发展势力,好在日本对中原发动攻击的时候,里应外合。

    被选中的是三个人,一个便是当时日本过内很有名的忍者:小泉,另一个同样也是当时日本内很有名的人,但他却是个武士,便是:石原。当时他两人都自负的很,都相信自己来中原后不消几年,就能从中原内部腐蚀,让大明摇摇欲坠。

    但是当两人来到中原的时候却发现实际要比想象难的多,起先两人都想用自己的功夫征服中原人,但是他们都错了,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大大的“侠客梦”,即使是这个梦那么渺小,但也一直占据着他们的整个心,他们宁愿为自己心中的侠客梦而死,也不愿投靠像日本这样被他们认为是矮寇的小国。所以尽管当时小泉在江湖上若起了血雨腥风,杀了许多人,因为他的兵器就是一跟玉笛,所以得到了个玉笛萧的名号,并且跟血刀,狂草并列为武林三大高手。而此刻的石原却用了另外一个方式来得到他想得到的,那就是利用重金买同了“枯木逢春”二人,偷偷的要二人为他制造那些不死武士,企图用这样的不死武士来征服他想要的东西。因此那个时候江湖上并没有人听说过石原的名字。但是也正他的行动进如关键时刻的时候,小泉那面出事了,因为他的一味的杀戮,残忍,终于激起的全武林的反对,同样在这时候,被称作武林正义的铁面农夫终于受约出面要追杀玉笛萧小泉。

    此刻小泉知道自己不是铁面农夫的对手,于是此刻他总的找个借口躲避铁面农夫的追杀,正好在这时候,残血帮发生内乱,于是小泉刚好抓住了这个机会,杀死了李铁,剥下了他的面皮,然后自己就冒充是李铁招摇的回到了残血帮当起了帮主。

    然后从这时候起,他的势力便越来越大,于是他不再满足自己一个人出动杀人越祸,扰乱中原和平,而是组织力量,巧借血刀的名义召开了武林大会。也就是这时候石原那面的不死武士也已经研制成功。

    于是在武林大会上,所有前往龟驮岛的人都被那些僵尸武士所杀,他们根本就拿那些武士没有丝毫办法,在当时又在岛上小泉让石原假扮血刀,所以有几个跳海逃命的人,也始终相信这场阴谋是血刀蓄意的。因此江湖上的追杀便从此开始,血刀一心苦心创造的血字号也便成了众矢之的。被全武林围攻。

    不由向前两步,便要给他点颜色看看,却没想到就在此刻,忽然地上躺着的小泉骤然一跃而起,手中玉笛飞速向赵平刺来,不用说是赵平在这蓦然而来的变故中无法变通,就是苏蓉或是释迷此刻恐怕也无法躲闪这样的攻击。眼看着赵平就要丧身在小泉的玉笛下了。

    忽然“砰”的一声巨响,小泉刺想赵平的笛子缓了一缓,然后只见他痛苦的跌倒在地,胸前被炸开一个大洞,刚才在那电石火光的一瞬,释迷用自己从石原手中夺来的“霹雳火枪”射向小泉,顿时小泉被那霹雳火弹正好射中胸口,不由胸口被炸出一个大洞——死了!

    苏蓉听的一声巨向,看着李铁(小泉)倒在地上不由一声残叫,放开苏蓉跑了上去,抱了李铁(小泉)大哭,双手不停的在他人中穴上死力的掐,想用此来挽救他的性命,但此刻小泉早已命赴黄泉了,哪里还能挽救的了,众人看着李蓉痛苦的表情不由纷纷转过身去不忍再看,却突然听的李蓉哭泣声停了下来。众人不由惊讶,转身看时,却见李蓉手中拿着一张人皮面具,正在发呆。

    原来刚才李蓉一直死力地给李铁(小泉)掐人中穴,由于用力过度,不由手指一滑,顿时感觉手上多了点什么,再看时却是一张人皮面具,再看看此刻躺在地上的李铁,哪里还是李铁的面孔,分明是一个不认识的人,怎么会这样,不由一惊之下,停止了哭泣。

    苏蓉他们纷纷围转过来。看到李蓉手中的人皮面具,又看看地上那个不认识的面孔,不由去全都惊讶不已。

    苏蓉不由转身问尚在一旁被李蓉制住穴道的老妪芳子“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众人听苏蓉这样一问,才恍然回过神来,纷纷看着芳子。只见他低声叹了口气,哀声道:“事已至此,我就全告诉你们吧。”

    苏蓉他们听她这样说,不由全都集中注意,洗耳恭听。

    早在十五年前,我们日本国依然想打中原的主义,想夺取中原丰富的一切。所以天皇暗地中就安排了日本国内的两大神人潜伏到中原,肆机破坏内部和平,同样发展势力,好在日本对中原发动攻击的时候,里应外合。

    被选中的是三个人,一个便是当时日本过内很有名的忍者:小泉,另一个同样也是当时日本内很有名的人,但他却是个武士,便是:石原。最后一个便是我自己。当时他两人都自负的很,都相信自己来中原后不消几年,就能从中原内部腐蚀,让大明摇摇欲坠。

    但是当两人来到中原的时候却发现实际要比想象难的多,起先两人都想用自己的功夫征服中原人,但是他们都错了,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大大的“侠客梦”,即使是这个梦那么渺小,但也一直占据着他们的整个心,他们宁愿为自己心中的侠客梦而死,也不愿投靠像日本这样被他们认为是矮寇的小国。所以尽管当时小泉在江湖上若起了血雨腥风,杀了许多人,因为他的兵器就是一跟玉笛,所以得到了个玉笛萧的名号,并且跟血刀,狂草并列为武林三大高手。而此刻的石原却用了另外一个方式来得到他想得到的,那就是利用重金买同了“枯木逢春”二人,偷偷的要二人为他制造那些不死武士,企图用这样的不死武士来征服他想要的东西。因此那个时候江湖上并没有人听说过石原的名字。但是也正他的行动进如关键时刻的时候,小泉那面出事了,因为他的一味的杀戮,残忍,终于激起的全武林的反对,同样在这时候,被称作武林正义的铁面农夫终于受约出面要追杀玉笛萧小泉。

    此刻小泉知道自己不是铁面农夫的对手,于是此刻他总的找个借口躲避铁面农夫的追杀,正好在这时候,残血帮发生内乱,于是小泉刚好抓住了这个机会,杀死了李铁,剥下了他的面皮,然后自己就冒充是李铁招摇的回到了残血帮当起了帮主。后来他把自己真正的儿子从日本弄来中原让他们同样加入到这样的战争中来,并且想尽办法让他两个化装成陈广和南啸天,并让化身南啸天的李贵稳跟随铁面农夫的弟子“万宗狂生”学艺,但是似乎“万宗狂生”发现了他的用心不良,一直不传授他最厉害的功夫“天涯斩”,最后逼迫李贵稳给“万宗狂生”下毒,逼迫他交出“天涯斩”的秘籍,但是可惜却没有的成。

    (至于后来的事情,夏阳自是知道了。)

    然后从这时候起,他的势力便越来越大,于是他不再满足自己一个人出动杀人越祸,扰乱中原和平,而是组织力量,巧借血刀的名义召开了武林大会。也就是这时候石原那面的不死武士也已经研制成功。

    于是在武林大会上,所有前往龟驮岛的人都被那些僵尸武士所杀,他们根本就拿那些武士没有丝毫办法,在当时又在岛上小泉让石原假扮血刀,所以有几个跳海逃命的人,也始终相信这场阴谋是血刀蓄意的。因此江湖上的追杀便从此开始,血刀一心苦心创造的血字号也便成了众矢之的。被全武林围攻。

    这次武林大会确实起到了扰乱整个中原的目的,但是似乎还是不足以扰乱到朝廷的地步,所以从那一刻起我便被安排从事同样的扰乱江湖武林的事情。利用我的面容和身体,我只是让中原之中起最多的纷争,但是似乎我的战术并不灵验,所以我越来越在这样的三人战团中失去了地位,随着年龄的增长,面容的凋零,最后竟然沦落到成为小泉手的一枚旗子,为他看管好李铁唯一的女儿,也就是李蓉。

    在后来,血刀的神秘失踪,铁面农夫的离奇死亡,以及后来小泉的势力越来越大暗自吃掉了许多江湖门派。这时候石原的僵尸队伍也越来越成熟,于是便让他们在月圆之夜大兴杀戮,引起人们混乱,再引起朝廷的动乱。但可惜僵尸队伍需要的人越来越多,这样的僵尸队伍的制造需要的都是一些十几岁的孩子,然后经过至少一年的时间才能炼制而成,中间还包括不成功的次品,所以需要的孩子越来越多,石原边话大价从各方的地霸中购买。

    但是有些地霸见他需要的孩子越来越多于是便想坐地起价,这些引起了石原的不满,特别是曾经在“清原镇”的一个薛家,他们还想威胁石原不给提价就把他贩卖孩子的事情报告官府,于是迫不得已,石原对他们下了杀心,起先他并不想自己出手,只是想找个杀手来做,可是找的杀手一直迟迟不见动手,他终于忍耐不住了决定自己动手,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消息却被泄露了出去,他去杀那薛家的人时,却出现了一个蒙面高手,最后无奈之下他只杀的了跟他交易的薛家公子,并没有灭门,正当他要离开的时候却遇到的苏蓉,于是便把他救了出来,至于后来的事情,你们相比已经知道了。

    苏蓉和夏阳此刻听了他的话面面相觑,没想到当年自己兄弟二人正是当年石原雇佣的刺客。

    而那天又恰逢赵平的父亲去救援薛家,大约是薛家公子也害怕石原会对自己下杀手,所以特意把这样事情告诉了赵平的父亲,以求保护吧。

    两人深深的望了一眼,这十几年来,一切都是因为那一次刺杀,把他两个命运完全改变了。

    苏蓉还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躺在地上的芳子头一歪,口角轻轻流出些须血来,赶忙上前查看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然咬舌自尽了。

    苏蓉他们看着此刻地上死去的小泉、石原、芳子、李致远、李贵稳、赤木郎,他们本来可以安心的活在自己的国家,可是偏偏要来祸害别人,却最后害死的是自己。

    然后他们匆匆往武林大会广场赶去,看看群雄怎么样了。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却发现群雄和天伊盟的战斗早已结束。此刻身体没有受伤的正为受伤的人包扎伤口,运功疗伤,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群雄中却加入了一群身着农夫衣服的人,苏蓉他们正自惊讶时,却听的一声银铃般的笑声,苏蓉寻声望去,却是彩蝶正站在自己不远出默默的望着自己。

    苏蓉不由有惊,赶了上去,彩蝶也向苏蓉跑来,两人深情的望了一眼。

    苏蓉本是想紧紧的饱住她的,但是想起身后的李蓉终于忍住了。只高兴的道:“你终于还是来了。”正在这时,突然从苏蓉身后一声惊人的吼声,“小子,以后要好好对待我女儿!”

    苏蓉慌忙转身看去,却是彩蝶的母亲。

    苏蓉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迅速的向李蓉投去哀求的目光,只见李蓉正微微的向着自己笑,他知道李蓉同意了,苏蓉不由心中高兴,顿时对身后的老人道:“伯母,我一定会的!”

    此刻的群雄早已经把天伊盟中众人都已制服,其中大部分是中原人士,他们知道自己上了天伊盟的当后,都纷纷表示愿意重新作人,然后都纷纷放弃天伊盟。

    还有许多却是日本的忍者和武士,他们在群雄面前尚且垂死挣扎,结果都被群雄结果了性命。

    而天伊盟总部也早已在彩蝶带领的蝶谷人马踏平。

    彩谷众人却是在踏平天伊盟总部“鸿运山”后才匆匆赶来此地的。

    苏蓉看着到处满是尸体的龟驮岛,不由感慨连连,但想想此刻已经把天伊盟消灭掉了,还是由衷的感到高兴。

    ~~~~~~~~~~~~~~~~~~~~~~~~~~~~~~~~~~~~~~~~~~~~~~~~~~~~~~~~~~~~~~~~~~~~~~~~~~~~~~~~~

    又过了十数天,前线传来吉报,说前线战士英勇杀敌,已然把全部侵略者都已赶出中原大地。敌方最终宣布投降!

    ~~~~~~~~~~~~~~~~~~~~~~~~~~~~~~~~~~~~~~~~~~~~~~~~~~~~~~~~~~~~~~~~~~~~~~~~~~~~~~~~~~~~

    武林还是武林,朝廷还是朝廷!

    一切又回归了往日的平静,江湖上偶尔会有仇杀,比武,朝廷也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作不知道!

    偶尔在春风沐浴中,华山颠峰上会有人听到三个男人高声的涌颂这样的语句:

    “人世间,所有的一切归根结底还是一个情字,无论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都有那么多风月让人落泪。

    他们是兄弟,却必须面对太多的疑虑;

    他们是朋友,却深深明白这个世界不能存在这多枭雄;

    他们是爱人,却在互相深深的猜疑。

    终究一切的事情都会有一个结果,无论这个结果是喜是悲。但终究要来的谁都无法阻止……

    所有的爱、恨、情、仇都要有一个了结!”

    (全书完)

    千若小说****.**全集小说下载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

    最好看的全集小说等你阅读!

    [百度一下:千若小说]

    本书下载官网****.**

    搜书吧手机用户请浏览 m.soshu8.net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