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8部分

作者:hongxuelizhi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书吧 www.soshu8.net】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赵祯似乎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人,不由点头道:“既然如此,你难道什么就不想要吗?”

    潘擎苍看着赵祯,半天才道:“有!如果皇上愿意,草民想请皇上写一份诏书,不知皇上是否愿意?”

    赵祯及所有的大臣似乎都没有料到,这个年轻人竟然会如此奇怪,金银财宝,荣华富贵、高官厚禄什么都不要,竟然只要一份诏书,不由觉得很不可思议。

    赵祯道:“好!既然小兄弟说了,不知你想要一份什么样的诏书,联定当立刻照办,来人啊!取联的文房四宝来。”

    潘擎苍这才慢慢说道:“多谢皇上!草民想请皇上颁发一部含冤昭雪的诏书。”

    众人一听,不由又是一惊。

    赵祯听后也大为不解道:“含冤昭雪?不知道小兄弟有何冤情,还请当面诉说,这里有开封府尹包龙图包大人在此,相信如果你真有冤情,他定会为你断明昭雪,还你一个公道。”

    包拯听后,连忙上前道:“微臣在!小兄弟有什么冤情不访直讲,包拯一定秉公办理,还你一个人间公道来。”

    潘擎苍听后,过了许久,这才说道:“二十五年前,皇上可曾记得派过一队人马去湖北神龙架剿灭人妖之事?”

    赵祯一听,似乎有些不解,连忙看着包拯问道:“包爱卿,二十五年前,可曾有过此事?”

    包拯一听,也是一愣,随即答道:“禀皇上,确有此事。”

    赵祯听后,不由惊道:“哦?既然如此,小兄弟继续道来。”

    潘擎苍听完,脸上突然觉得的凝重起来,似乎很是难过,半天才道:“可是这对人马还未进神龙架,为首的将军便已经被皇上下旨定为叛军,并将他的全家上下一百多条人命拉往菜市口全部问斩,不知皇帝可曾还记得此事?”

    赵祯想了半天,似乎仍然没有想起这件事来,连忙又看了看包拯。

    包拯见皇上不解,连忙解释道:“禀告皇上,庆历三年,那年全国各地闹灾荒,民不聊生,时有神龙架出现人妖一事,到处伤人,当时皇上派了原征辽大将军潘强,带领一百多人前去湖北剿匪,后被丁谓诬陷为叛军。皇上您亲自下旨,将潘强一家一百多条人命尽数押往菜市口斩首示众,以儆效尤。微臣曾请旨太后,最后遭太后赦免,无奈最后还是迟了一步。丁谓奸贼私自提前行刑时间,致使潘强一家扑尸街头,当时天降大雨,以昭冤情,万民涌上街头喊冤!其状惨不忍睹!”

    赵祯听完,似乎这才想起来,不由惊道:“联想起来了,后来联知道潘将军及众将士都是无辜的,特下旨停止追杀了啊!那不就等于已经为他的冤情昭雪了吗?如今为何还有冤情呢?”

    潘擎苍听后,不由怒指着柳胜骂道:“皇恩浩荡,无奈小人作乱,就是这个恶贼,勾结当朝宰相丁谓,诬陷我父,致使他含冤二十余年仍不得昭雪。如今他又勾结当朝兵部尚书王逵,杀害新野城万余条平民的性命,以图造反,请皇上明鉴。”

    这边王逵一听,不由吓出了一身汗道:“皇上万万不可听信此人的话,此人才是叛军,将皇上降旨,立刻将其斩首,以防不测。”

    赵祯一听,不由看了一眼柳胜,大声道:“放开这个人来,联要亲自审他。”

    潘擎苍听后,连忙拍了拍柳胜的肩膀,替他解开了哑穴。

    柳胜见到皇上,连忙吓得跪下求饶道:“皇上饶命,是王逵指使小人造反,说是等事成之后,便封小人一个太师做。”

    王逵见柳胜此时竟然出卖了自己,不由骂道:“柳胜,你这个小人,当年若不是你勾结丁谓,陷害潘将军,潘将军一家上百口人也不会丧命。后来丁谓死了,你又来巴结我,现在倒反咬我一口,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我杀了你。”说完便准备爬起来,去杀柳胜。

    他身边的狄青见状,连忙一脚踹了过去,王逵顿时跌在地上,爬不起来。

    赵祯见王逵竟然当着自己的面想要杀人灭口,心中已知了事情的大概情况,不由勃然大怒道:“来人,将他二人拿下,送往刑部大牢,严加审问,若真若有此事,定斩不饶。”

    赵祯话刚说完,已经上来了两个人,将他二人拖了下去。

    过了许久,赵祯这才重重的叹了口气道:“小兄弟,潘将军的事,是联一时听信了奸臣丁谓的谗言,才造成了如今不可挽回的局面。联答应你,现在就还你父亲潘强一个公道!”

    赵祯说完,就挥笔写下了一份罪已诏,递给了潘擎苍道:“替联向你的父亲潘将军说一声“对不起”,也算是联对他的冤情向天下人民致歉,还他一个公道。”

    潘擎苍接过赵祯皇上的昭书,不由激动的泪流满面,连忙跪下道:“多谢皇上!草民就此告退!””说完便站了起来,准备离去。

    赵祯见他要走,连忙喊道:“小兄弟,请慢走,联还有一句话要说。”

    潘擎苍顿时停住拱手道:“皇上请讲,草民定当洗耳恭听!”

    赵祯这才道:“联不但要昭告天下,为潘将军及属下昭雪,还会公示天下,封他为一等公爵,颁发免死铁牌一块,可免一人死罪一次,世代承袭。而小兄弟你,联知道你不喜好这些虚名,便封你为“平民大将军”,以表彰小兄弟此次平叛之功。”

    潘擎苍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会如此,不由激动的说道:“多谢皇上!”

    赵祯转身看着城门外数十万军士,过了许久才忧心忡忡的说道:“小兄弟,现在叛贼已平,又时逢盛世……”

    潘擎苍马上会意道:“请皇上放心,家父和草民只想一辈子开开心心当好皇帝治下的一介普通平民,也就心满意足了,还请皇上成全,草民定当不胜感激!”

    赵祯听后,这才放心,顿时笑道:“好!既然如此,小兄弟后会有期。”

    潘擎苍也笑道:“皇上保重,普天之下,有皇上您这样的明君,当是万民的福泽,愿皇上万寿无疆。”说完便从城墙上一跃而下,飘然而去。

    赵祯看着潘擎苍离去的身影,不由松了口气,众臣见到,都连忙跪下大声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等他们再次平身的时候,城门外已是一片平静,只留下一具具叛军的尸体。

    。……

    敬请读者关注《神龙猿侠》第二部《孤星立传》

    第二百六十章 深远谋虑

    潘擎苍在众群豪的欢呼和拥戴下,离开了汴京城。一路上各地的老百姓都纷纷涌上街头,想要一睹这个“平民将军”的风采,几乎短短几天的时间,他的名字已经响彻了整个中原,无人不晓。

    回到正义堂,潘擎苍大摆宴席,群宴天下英杰。在此期间,潘擎苍又重新与庄梦蝶举行了最为壮观的婚礼,兰儿也与庄梦蝶重归于好。小红见潘擎苍与庄梦蝶经过了一番挫折,终于又喜结连理,不由也激动的流下泪来。与此同时,同样激动的还有苏浅雪和慕容轩,他们在潘擎苍及小红的撮合和鼓励下,终于当着天下武林群豪的面也一同举行了婚礼,虽然这个婚礼有些迟,可是众群豪见他们二人如此情坚,也都纷纷上前表示祝贺,小宝当天也成了最为活跃的人,众人虽然知道他便是当年的武林盟主步非云的儿子,可是却丝毫也不点破。

    众人一直闹了三天三夜,这才一醉方休。

    第三日晚上,潘擎苍将众群豪聚在正义厅的大堂,一时间更是英雄云集,有丐帮帮主王承颜、少林悟湖方丈、悟寂大师、还四大门派新任掌门人、剑霸天下施琼、断刀门少门主刘凌萱、神行仙翁、铁掌神叟苏清云和紫霞仙子等一干人,当真可谓是人才济济,众群豪欢聚一堂,把酒言欢,好不热闹,此乃又是武林百年来难得一见的盛事。

    此时,潘擎苍站在正义堂的大堂前,看着众群豪,不由感到万分激动。此时他心中再无任何遗憾,想到赵祯皇帝在城墙上所说的一番话来,不由心头闪过一丝惆怅和担忧。他很清楚,现在自己被封为“平民将军”,只是因为赵祯见自己手中有十几万人马,个个又以一敌百,英勇异常,可谓兵多将广,心里虽有不满,却也只能忍着。可是若干年后,赵祯便会视这一干人为眼中钉,肉中刺,心中终会有所防备。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赵祯又岂能容得下自己这个平民将军的存在呢?说不定日后,定会找个机理由和机会将自己除去,以防后患。与其将来再落得与父亲当年一样的下场,不如就此解散,至少能保全一世的名节,又能保全所有英雄的性命,何乐而不为呢?一念至此,他顿时有了主意,便举杯大声说道:“各位英雄,今日正义堂得有幸能将大家齐聚一起,实属荣幸!潘某不才,承蒙大家推为盟主,当感激涕零,以死相报,可无奈精力有限,这些年来在江湖上的风风雨雨,打打杀杀,早已感觉身心疲惫,今日我欲当着大家的面,金盆洗手,封剑归山,还望大家支持和谅解!”

    众群豪刚才还在与潘擎苍把酒言欢,好不尽兴,如今突然听到他说出这番话来,不由大吃一惊,很是不解他为什么年纪轻轻便要退隐山林。

    悟湖方丈见状,不由也很是诧异,连忙站起来道:“盟主年纪尚轻,正值青春年少,精力旺盛,当可带领大家再做一翻惊天地,泣鬼神的事业,为何突然起意要封剑归隐呢?当真令老讷不解。”

    众群豪一听,也连忙附和道:“是啊!现在盟主被当今皇帝封为将军,受万民敬仰,虽说手中无实权,可是我等皆为您的属下,仍会大有作为,为何突然决定退隐呢?”

    就连慕容轩及小红、庄梦蝶他们也很是不解,觉得事情发展的太过突然,也没有反应过来。

    潘擎苍见大家都很惊讶,这才拉着兰儿的手道:“十年前,我曾经答应过拙荆,等父仇得报之时,便退隐山林,与她过着平静的男耕女织生活,从此不再涉足于江湖,如今心愿已了,故而决意已去。”

    兰儿这才想起十年前,潘擎苍在山顶上对自己的一番承诺,没想到他到现在还牢牢的记在心里,不由很是激动,不由深情的望着潘擎苍,流下幸福的泪来。

    潘擎苍看了兰儿一眼,轻轻的为她拭干眼泪,这才又走到庄梦蝶和小红身边,拉住她二人的手道:“这些年,我虽然经历过很多次恶战,可每一次,我都会逢凶化吉。若不是她们,恐怕我此时已变成一堆白骨,又岂能像今日这般与大家一起尽情开怀畅饮,更可以与心爱的女子在一起呢?所以刚才我便下定决心,从此以后,将要用我剩下的时间,去陪她们度过每一天,甚至每一刻,因为只有这样,我才会感到真正的幸福。”

    庄梦蝶和小红听后,竟似感觉到自己成了世上最幸福的人,不由感动的紧紧的伏在潘擎苍的肩膀上轻轻抽泣起来。

    慕容轩见状,不由轻轻点了点头,似乎赞成潘擎苍的决定。

    王承颜见潘擎苍去意已决,这才站起来道:“小兄弟,既然你去意已决,我等自然不敢阻拦,唯有衷心祝福你们!可是当今天下,内忧外患,官僚膨胀,人民赋税沉重,苦不堪言,变法又屡屡失败,对外战争却又屡战屡败,西夏兵虽表面对我大宋俯首称臣,可是却仍然坐拥十万精兵,虎视眈眈的盯着大宋,万一两国开战,遭殃的还是天下百姓,我等虽是江湖之上的一介武夫,可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在此紧要关头,盟主当可带领我等上阵杀敌,拯救天下百姓出水火,亦可扬我国威,不知为何却要封剑归隐呢!还望盟主三思啊!”

    众人一听,也不由对王承颜的一番话表示赞同。

    潘擎苍听后,低头思索了良久,这才缓缓抬头望着众群豪,忧心忡忡的朝王承颜举杯道:“王帮主对国家一片赤胆忠心,处处体查百姓之疾苦,当真令晚辈佩服!晚辈自当敬您一杯,聊表敬意。”他说完之后,便将手中的一碗酒一饮而尽,众群豪见他如此豪爽,不由也大声喝采。

    王承颜见状,也连忙站起举起碗,一饮而尽,众群豪自然又是一番喝彩。

    潘擎苍见王承颜喝完杯中酒之后,便又亲自取酒坛为王承颜斟满。

    众群豪见当今武林盟主竟亲自为王承颜斟酒,不由很是羡慕。

    王承颜心中也一阵激动。

    潘擎苍斟完酒,这才又道:“王帮主所言不假,当天大宋虽表面看似国泰民安,一派景和,西夏国也已俯首称臣,可是这一切都是徒有虚表。若干年后,待西夏国稍作调整休养之后,必定还会卷土重来,侵犯我大宋国土,这也正是我所担心之事。可是大家再想想,倘若我等不就此解散,当今圣上又岂能一心一意对抗西夏,自古一山不容二虎,我等平民尚且有此心态,更何况是朝庭呢?今日我等虽力战群魔,助皇上平了叛贼,他便视我等为英雄,可是若干年后呢?我等便会成为他的眼中钉,肉中刺,迟早有一天也会落得个聚众谋反的罪名,与其如此,不由今日就自行解散,大家也能保得一世清白之誉,此乃一举两得之事,何乐而不为呢?”

    潘擎苍的一席肺腑之言,使得在场的人不由感动至极,听后纷纷表示赞成。

    慕容轩没想到潘擎苍竟想的如此周全,也赞成道:“各位英雄,盟主说的没错!自古以来,便是一山不容二虎。我等虽空有一番报国之志,无奈仍是大宋子民,便当遵守大宋的律治。今日我等聚在一起平叛反贼便是英雄,受万民敬仰!明日我等再拥兵自治,便是公然与朝庭分庭抗礼,天下人必视为叛贼,后世万代将受到世人唾骂,不由今日就此散去,也好好聚好散,图个吉利。”

    众人一听,不由纷纷议论起来。过了一会,有人忽然站起来道:“盟主和帮主说的不错,可是若是我等就此散去,日后朝庭再出尔反尔,出兵剿灭我等,我们又当做何反击呢?到那时岂不是坐已待毙,成为板上鱼,案上肉,任人宰割吗?汉武帝永远始、元延间,便有朝庭大举镇压武林群豪之事,当年死伤者无数;西汉时期的郭解郭大侠为人豪爽,善于结交武林人士,平日里喜欢行侠仗义于天下,并无谋反之心,无奈最终还是被朝庭已大逆无道的莫须有罪名杀害,最终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其状惨不忍睹。郭解的今日,便是我等的明日啊!还望盟主三思,带领我等继续闯出一番事业,才属明智之举啊!”

    。……

    请收藏《孤星外传》谢谢支持!

    第二百六十一章 青龙五虎令

    众人一看,此人年纪轻轻,便已有此雄韬伟略,不由很是赞赏。

    潘擎苍见说话的是杨胜天,不由对他这番慷慨陈词也大为欣赏,连忙赞同道:“杨大哥说的不错,这也正是小弟这几日苦苦思索的问题,可是到底该怎么样做,既能保全大家,又能还被朝庭视为盯中钉,肉中刺呢?如今听到大哥一番话,当真一语惊醒梦中人,小弟当敬大哥一杯。”说完便也给杨胜天敬了一大碗酒。

    杨胜天自上次兰儿的事,始终对潘擎苍心怀愧疚,如今见他原谅了自己,不由很是感动,连忙感激道:“义弟,我……”

    潘擎苍知道杨胜天想要说什么,连忙阻止道:“杨大哥,过去的事何必耿耿于怀呢?今**我兄弟能再次相聚,便是可喜可贺之事,你说呢?”

    杨胜天听后,过了半天,才感慨道:“义弟……”说完便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泪水也随之流了下来。

    在座的人大都知道他们之人当年的事,如今见他二人都言归于好,不由为潘擎苍的胸怀大度而深感折服,都纷纷点头称赞。

    潘擎苍与杨胜天喝完酒,这才又替他斟满,示意他坐下,又大声说道:“各位英雄,潘某有个提议,不知当不当讲,此可解大家刚才心中之疑惑。”

    悟湖方丈一听,连忙站起说道:“盟主有何妙计,还望快快说来,我等无不洗耳恭听。”

    潘擎苍朝悟湖方丈点了点头道:“潘某刚才突然想到一个主意,不如我们打造十枚令牌,然后再选出当今江湖上五位颇有威望的人,将令牌交与他们。若干年后,若是朝庭出尔反尔,屠杀我武林同胞,我等便可手执此令牌,迅速聚集起各路英雄,再与朝廷分庭抗礼。此则有两大好处,一则为了自保,二则若是日后外敌入侵,我等武林人士亦可凭借令牌迅速组织大家奋起反抗,抵御外敌,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众人一听,不由纷纷称赞。

    悟湖方丈听后,也表示赞同,但心中似有疑虑,连忙问道:“盟主果然思虑甚远,想的周全,令我等佩服!只是老讷不知,这五人又当如何选择,听从何人之令呢?”

    众人一听,纷纷赞同这个方法的同法,表示不解。

    潘擎苍见大家都有疑问,不由笑道:“方丈大师,这个好办,这五位首领则由在座的各位英难推举出来,然后再由推举出来的五位首领,再推荐出一位自己信得过的首领,票数多者便可号令天下,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悟湖方丈一听,不由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很是公平、公正!连忙点头称是,众人也纷纷赞成。

    潘擎苍见没有人反对,这才说道:“取笔墨纸砚过来。”

    下面的人一听,连忙跑去取来文房四宝,又给在座的每人发了一只笔,一张纸。

    潘擎苍见大家此时手中都有了笔和纸,便道:“大家现在就把各自自己心中所信任的人写在纸上,每人只能写一位,然后投入到中间的大箱子中,便可。”

    众人听后,这才纷纷拿起毛笔,蘸上墨汁,将自己最信任的人写在低上,然后投入箱中。

    不一会,全部都已写好。

    潘擎苍这才又请了丐帮帮主王承颜和少林悟湖方丈做见证,一个个将箱里的纸条掏了出来,大声念出名字,然后再由小红一一登记。

    最后,终于选出五人来,分别是:丐帮帮主王承颜、少林悟寂大师、逍遥宫宫主剑霸天下施琼、断刀门门主刘凌萱、山西飞云帮帮主廖凯。

    这五人选出之后,潘擎苍便又命人取出五块金**的铜牌,分别发给五人。

    五人见令牌正面刻着四个小字“生死同盟”,背面有只老虎,正张着血盆大口,仰天长啸,样子威风凛凛,不由心中亦很激动,并当众立誓一定要按照牌上所说,生死同盟,互帮互助。

    之后五人又分别在纸条上写下自己信任的名字选取总盟主,结果自然便是当今武林盟主潘擎苍。

    潘擎苍见竟然选出了自己,心中早就有了退隐之下,坚持不肯接受令牌,无奈在大家坚持下,只好接爱了总盟主的令牌。

    总盟主的令牌是一块青色的牌子,无论厚度和硬度都比分令牌稍厚,正面印有“此牌一出,号令天下”八个大字,背面则是一个张牙舞爪的青龙,正从水中飞跃而起,好不威风。

    悟湖方丈见大家虽然已经选好了人选,却仍然没有解决大家的后顾之忧愁,这才问道:“不知总盟主如何用这些令牌号令群雄呢?”

    众人一听,也都表示有些疑虑。

    潘擎苍听后,这才手拿总盟主的金牌解释道:“现在五位手中拿有一块令牌,再加上我手这块令牌,名曰“青龙五虎令”,代表着一种信仰,更代表着每块令牌在大家心目中的威望。平日令牌不可轻易使用。若是武林遭遇之时劫难,便可以令牌为号,大家互结同盟,共同抵御外敌。若是五人之中有一人生变,其余四人当可联合诛之,收回令牌,再选举一名正义之士执掌令牌,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这时飞云帮帮主廖凯听后,连忙问道:“若是我五人之中,有人去世或遭遇不测,或令牌因盗遗失,又当如何?”

    潘擎苍听后,不由笑道:“所以这就要求各位掌门好好保管这块令牌,千万不可遗失。因为若干年后,我们将只认令牌行事,若是有人去世,所持令牌之人便将自己手中的令牌交给一个信任之人,继续留存下去,要力保五虎令牌在武林中广为流存,同样青龙令也是如此,大家切记,千万不要将手中之令牌轻易交付给他人,以防将来被歹人利用,做出伤害武林同胞之事。”

    王承颜听完之后,这才不得不信服道:“总盟主当真是目光远大,令老夫佩服。

    潘擎苍见王承颜夸奖,不由笑道:“多谢王帮主谬赞,晚辈这样做,一则无非是怕今后武林同胞遭到朝庭无辜杀害,二则也不希望再有像家师及及吴明老前辈这样的悲惨遭遇了。现在大家有了五虎令牌,如果今后有人喊冤莫白,便可找到持牌之人,为自己主持公道。这样也就避免许多无畏的伤害,王帮主以为如何?”

    悟湖方丈听完这句话,不由稍稍一愣,想到当年少林与丐帮误会吴明及慕容轩的事,不由又是一阵愧疚,连忙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总盟主当真是宅心仁厚,实乃武林之福。”

    潘擎苍听后,连忙说道:“大师过奖了,能为武林作些力所能及的事,是每个正义之士义不容辞的事,在下自当尽心尽力。”

    ……

    请收藏《孤星外传》谢谢支持!

    第二百六十二章 神龙猿侠

    这时王承颜想到自己也曾经受到慕容轩的误会而使丐帮受到重大创伤,不由感慨道:“盟主真乃当真之大英豪,当受万人之敬仰!”

    潘擎苍一听,连忙客气道:“王帮主言重了!”

    众人见后顾之忧已去,不由又是开怀畅饮,直到很晚,这才各自归去。

    一时之间,莫大个正义堂,便只剩下慕容轩、潘擎苍、小红、庄梦蝶和兰儿了。

    小红和庄梦蝶看着空空如也的正义堂,想到这几年来自己的苦苦支持,如今已不复存在,不由心中一阵难过,可是一想到,从此以后可以与心爱的人一起共享天伦之乐,隐居山林,过着神仙眷侣一般的日子,便就顿然释怀。

    兰儿见潘擎苍还在看着这一切发呆,知道他心中亦有很多不舍,便安慰道:“潘大哥,真想不到,你会为了我姐妹三人而放弃万人敬仰的盟主之位,现在兰儿觉得真是天下间最为幸福的人了,愿我们今生再也不要分开。”

    潘擎苍听完之后,看着她们三人,柔声说道:“我潘擎苍今生何德何能,竟能拥有三位天仙一般的妻子,不仅个个聪明贤惠,而且善解人意,又何必还去刻意追求这些浮世虚名呢?倒不如从此退隐山林,过着男耕女织的自由自在的生活,总比在江湖上刀林剑雨林中厮杀要快活的多。”

    三人不听,不由都感激的看着潘擎苍,一脸的幸福。

    潘擎苍不由由眼前的景象所感动,不由忍不住,伸手将她三人齐齐的拥入怀中,此刻已经憧憬起了将来的生活。

    与此同时,位于十堰神龙架内的“将军坞”,潘强的十几万大军,也集结在一起,举行盛大的庆功宴会。潘强今日格外精神,他一身戎装,精神抖擞,满脸红光的站在军队的前面,手里端着满满的一碗血酒,看着面前一个个威武雄壮的将士,不由春风满面,这是他自被赵祯皇帝钦定为叛将之后的首次阅兵,同样也将是最后一次阅兵,多年的沙场征战,使他明白了什么叫激流勇退,也使得深深的懂得了什么叫顺天应时。如今他多年的心愿已经完成,当年承诺将士们的事情已经兑现,所有的冤情都已经洗涮殆尽,他再也没有任何遗憾,现在他看着这些当年跟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如今都已头发花白,也有的已经儿孙满堂。他已然明白,历史赋于他们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剩下的时间,便是他们享受天伦之乐,安度晚年了。昨晚他已经同各部首领商量好解散部队,虽然有些将士仍然心有不甘,可碍于形势,也只能如此。二十年来,当年的近一百名兄弟已只剩下五六十人,如今再次相聚,仍然感慨颇多,他们通宵畅饮,喝着最后的一顿聚餐的酒,吃着最后一顿聚餐的饭,不由都抱头痛哭。

    现在潘强虽一夜没睡,却仍然精神抖擞,七十多岁的身体,腰板仍旧挺的笔直,此时手中端着一碗鸡血酒还冒着腾腾热气,这也是一碗歃血为盟的血酒,若大个校场上十几万将士面前,每人一碗这样的酒。

    潘强举着碗,身边站着的依然是刘振和张武,他们每人手中,也都端着一碗血酒。

    潘强目光炯炯的审视着面前的将士,就像当年皇上派他讨伐辽人阅兵时一样,虽然时隔二十几年,他依然还是那样威风凛凛,英明神武!

    过了许久,潘强大声喊道:“各位将士,这二十多年来,你们一直追随老夫,始终不离不弃,如今我等凯旋而归,当年所受的冤屈已沉冤昭雪,老夫深感荣幸!这里面离不开各位将士的努力和坚持,也离不开那份对正义的召唤,才使得我们有了今日的威风,百姓的爱戴。可是今天,老夫想说的是,现在叛军已平,当今皇帝爱民如子,国内一片歌舞升平之景像,百姓不在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可以有一口饱饭吃,此乃天下万民之福泽。老夫现在已经老了,再也没有精力带领大家尽情的去闯出一番事业了,所以昨夜已与众将商量过了,从此解散军队,大家愿意为民的为民,愿意从商的从商,倘若有人想谋个一官半职,老夫也会力荐皇帝,请他给大家一份差事。可是尽管如此,老夫仍然放心不下,皇帝此次虽然对我等有了封赏,可是这里面有一部分是迫于压力,不得不如此。所以老夫内心很矛盾,如果大家不解散,终有一天,就会面临朝廷讨伐的困境,与其到时让大家再落得一个叛贼的名声,不如就此解散,大家还能得到保全。可是另一方面,如果我等就此解散,万一有一天,皇帝再对我等施行围剿,大家势必会孤单势薄,处于被动地位。所以,昨晚经过一晚的商议,我与各位首领有了一致的决定,那便是形散神不散。现在在我们的面前,每人都有一碗血酒和一块铁牌,若是有将士还愿意继续留在这个军队,就请喝了碗里的血酒,拿起面前的铁牌。若是有将士不愿意再留在这个军队,老夫也不愿强留,每人仍会有100两的纹银作为安家费,可以自行离去。现在老夫就与各位将士歃血为盟,干了碗中的酒,并在此立誓:有生之年,愿与众将士结为同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决不反悔!众将士,请!”

    潘强一口气喝完血酒之后,便将手中的空碗高高举起,重重的仍在地上,拿起手中的令牌,向大家展示。

    刘振和张武一听,也都纷纷端起血酒,一饮而尽,砸碎了碗,拿起面前的铁牌,举了起来。

    “干!”校场上十几万人都纷纷效仿,一时之间,声势如雷霆万钧般宏伟雄壮,之后顿时噼里啪啦的扔碗声,不绝于耳,几乎整个校场都沸腾了起来。

    潘强看着将士们手中举起的铁牌,不由激动的振臂高呼道:“生死同盟,不离不弃!”

    众将士也都纷纷高呼:“生死同盟,不离不弃!”

    过了许久之后,潘强这才大手一挥,示意大家停下来。一时之间,校场上鸦雀无声,就连地上掉根针的声音都能听见。

    潘强见众将士都不再说话,这才大喊一声下令道:“抬上来!”

    这时只见上百名将士,每两人组成一对,各自抬着一个大大的铁箱走了出来,每一口箱子里面,都用盒子装着一排纹银,足有一百两。

    众将军一看,不由惊呆了,他们似乎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银两,一时之间,场上一片窒息,都双眼圆睁的看着这些银两。

    潘强等所有的箱子都抬上来之后,扫视了一眼,见足足有几千箱,不由点了点头,表示很是满意,这才大声喊道:“各位将军,这些银两都是大家二十几年来辛苦劳动的结果,老夫保证这里面绝没有半点来历不明的银子,全部都是大家平时经商、种庄稼、打鱼、织布、以及从那些贪官污吏处征缴的脏银,全部都是清清白白的,除去平时军队的日常开支外,还剩下这许多,今日老夫就当着众将士的面,全部犒赏给大家,就算是给大家的安家费,每位将士一百两,各队总领分别多支五十两。有伤残者加领三十两,请各位将士一一上前支取。”

    台下的众将士听后,不由齐齐的跪在地上,大声谢道:“多谢将军!”

    潘强连忙命令大家起来。

    众将士这才站了起来,纷纷上前领取银两,一时间校场上又是一阵欢腾。

    等所有的将士领完银两之后,便全部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将军坞”,各自回了家,从此解散。

    潘强、刘振、张武,看着空空的校场,不由心里一下子空了起来。

    三个月之后,断刀门、正义堂在一夜之间从江湖上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行当年建立时一样,来的迅速,退的无声,从此结束了在江湖上五年多的辉煌历史。

    随着正义堂和断刀门的消失,江湖上对于武林盟主潘擎苍的故事是越传越神,其中关于他与剑霸天下在逍遥宫大战三百回合,一举夺得剑神的封号以及在断魂崖上与日月教女魔头大战三千回合最后又以鬼哭狼嚎的传奇武功征服女魔头并与之成亲的离奇故事,更是让人仅仅听过一遍,便不由热血沸腾。还有他带领十几万军队在汴京城外大战日月教教主血魔老人的徒弟解救大宋王朝于危险之急的英雄事迹更是让多少武林后辈敬佩不已。更有人说他独创的铁猿剑法,打遍天下无敌手,原来竟是有感于神龙架的神猿,于是便称他为一代神龙猿侠。

    有许多地方的百姓甚至视潘擎苍为上天派下来拯救天下苍生的神灵,特意为他建造了宗庙,日夜供奉香火,希望能得到他的庇佑,一生平安!

    总之,这所有的传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使得潘擎苍在人们的心中已不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是一樽受万民敬仰的天神!

    (本部完)

    ……

    请看《神龙猿侠》第二部《天煞孤星》

    搜书吧手机用户请浏览 m.soshu8.net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