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4章 二更合一(正文完结)

作者:一只大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245.

    张小元侧目看向身边几人。

    除了早已知情的梅棱安与师父师叔外, 所有人脸上都挂着一副震惊愕然至极的神色,像是不敢相信眼前所见,谁也不敢相信林易竟然和天溟阁有关系。

    可这些话全是林易亲口所说, 事到如今, 他们也只能相信。

    裴无乱顿了许久, 方才勉强一笑,道:“林兄, 你莫要同我开玩笑。”

    他嘴上如此说, 手上却已在摸索置于床头的剑了, 只可惜他“中毒太深”,手上几乎没有半点气力, 他连那剑都拿不起来, 更不用说提剑自保。

    林易笑了几声, 轻而易举夺了他手中的剑,道:“裴无乱, 你也不必做什么无谓挣扎了。”

    裴无乱咬牙问他:“你我素日并无冤仇, 你为何要如此?”

    林易答:“谁让你挡了我的路。”

    裴无乱不解:“我挡了你的路?”

    林易笑吟吟看着他:“你可知我是何人?”

    裴无乱怔然想了片刻,好似自此才忽而回神,喃喃道:“天溟阁。”

    林易哈哈大笑:“看来你还不算太傻。”

    裴无乱并不作答, 他的目光好似无意一般从墙角的隐秘窥孔扫过,林易已说出他与天溟阁的关系 ,接下来,他只需让林易亲口承认他的所作所为并非被那毒药操控, 林易没有中毒,他所作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满足他自己的私欲, 他才是天溟阁的幕后主使。

    裴无乱咳嗽几声,又说:“林兄, 你好歹也是一门之主,为何会被天溟阁所控。”

    林易笑了笑,倒是并未立即答话。

    他先将裴无乱的剑拿远了,放在一旁的桌案上,以防裴无乱拼死一搏,随后才转过身来,看向裴无乱,道:“重权在握,那可是这世上最美好的事情了。”

    他答非所问,裴无乱不免蹙眉,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当然明白,你只是在假装不明白。”林易道,“裴盟主,若你真的不明白……你又怎么会成为武林盟主呢?”

    裴无乱:“……”

    林易缓缓走向床侧,他手中握着自己的剑,目露杀意。

    裴无乱看着他,问:“林兄,是天溟阁阁主让你这么做的?”

    “什么天溟阁阁主,既然你都要死了,我便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林易自袖中掏出一柄匕首,“哪有什么天溟阁阁主,那都是我。”

    裴无乱贴着床沿后退,似有万分警醒,问:“你要杀我?”

    “裴盟主,你我不如来做一个假设,若你今日死在此处,身边还放有魔教的信物,那会如何?”林易对裴无乱亮了亮自己手中的匕首,道,“魔教守卫的配置之物,这可是好东西。”

    裴无乱勉强与他笑了笑:“我以为你会用毒药牵制我。”

    莫说裴无乱原是这么认为的,只怕早先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林易既然能给二人下毒,那为何不干脆毒死他们?无非便是留着二人的命还有用处,或许便是要以解药要挟,好令武林盟主与魔教教主为他卖命。

    “我原本是这么想的。”林易志得意满,说话时眉飞色舞,好似他言语中构筑的那个世界已近在眼前,“乱世方出英雄,只要你一死,江湖大乱,武林盟与魔教同归于尽,那剩下的,便是我天溟阁的天下了。”

    而两方相争,只怕裴无乱与莫问天刻意维持的平衡就要被打破,原本祥和肆意的江湖重现血雨腥风,如今的日子便会一去不复返。

    什么肆意潇洒,玩闹江湖,等那日子一旦来了,只怕众人再不会有闲心去关注什么逸闻趣事,至少萧墨白的江湖秘闻抄必定要办不下去了。

    这种江湖,张小元不喜欢。

    他觉得自己就是个俗人,他喜欢这江湖热热闹闹,喜欢看江湖上的八卦牵扯,喜欢江湖平和时人们身上的烟火气。

    打打杀杀的多没意思啊。

    张小元忍不住在心中想。

    看看如今,魔教教主与武林盟主是一对,二人关系友好,正邪和睦,江湖安稳十余年,这才该是最好的江湖。

    “乱世出英雄?”裴无乱终于忍不住抬眼看向满面得意的林易,嗤笑般微抿唇角,开口反问,“那太平盛世呢,出狗熊?”

    林易隐觉一丝不详预感,他眯眼看向裴无乱,语调警醒:“你什么意思?”

    裴无乱缓缓张开自己方才一直藏在身后的手,手心中是一枚药丸——方才林易塞入他口中的,用于缓解那毒药的药丸。

    林易顷刻色变。

    他不是傻子,也不用裴无乱再多言语解释,单从看到那药丸开始,他便已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他的匕首仍在手中,而裴无乱手无寸铁,他几乎没有半丝犹豫,直举匕首朝裴无乱削去,裴无乱抓着床头的枕头匆匆抵挡,从床榻下抽出一柄早已藏好的长剑,隔着枕头撕裂劈落的漫天棉絮,直直朝林易刺去。

    他听见噗嗤一声轻响,剑尖似刺入血肉,可不及再深入,林易已急退数步,裴无乱起身要追,不想身上药效未过,他起身太急,一瞬头晕目眩,抬手扶住床柱,慢了片刻,林易已趔趄撞出门去,仓皇逃窜。

    临屋中可守着一屋子的江湖高手,那些人看了全程的戏,心中自然明了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几乎在裴无乱动手之时,他们已冲出屋去,想要拦住林易。只可惜他们仍是慢了一步,林易跃上屋檐,王鹤年二话不说飞身去追,张小元自知自己跟不上去,便匆匆进屋,想看看裴无乱怎么样了。

    屋内地上滴落不少鲜血,林易显是受了重伤,裴无乱仍扶着床柱,半晌方抬起头来,脸色苍白地与张小元笑了笑 ,道:“人啊,还是不得不服老。”

    张小元问他:“裴盟主,你没事吧?”

    裴无乱摇头,那位百草谷的大夫匆匆从怀中拿出另外个瓷瓶,倒了解药给几人,好减轻他们平缓气息头晕目眩的症状。裴无乱来不及多等,他着急出了屋,问众人林易去了何处,待众人为他指了方向,他反倒是神色变化,低声道:“那边是天枢阁……糟了。”

    张小元显然不明白裴无乱的意思。

    林易可不知道他们双管齐下,另有莫问天和陆昭明已经去了天枢阁取走解药,此刻林易受了重伤,他本该早些逃命才对,为何还要在这种时候跑去天枢阁?

    “天枢阁内的解药才是他一切的根基,哪怕他身份暴露身败名裂,只要有解药在手,他还是换个地方继续做他的天溟阁主。”裴无乱匆匆说道,“况且他应当极为了解天枢阁内的机关暗道,他若能开启机关,再躲到天枢阁中,通过暗道逃走……只怕我们就没那么容易能抓住他了。”

    张小元却猛地想起了另一件事。

    大师兄也许还在天枢阁内,如今天枢阁大半的机关都是关闭的,林易一旦开启所有机关……张小元简直不敢去想。

    王鹤年已率先去追林易了,张小元跟着裴无乱等人匆匆赶上,一路数不清胡思乱想,顺着血迹指引,最终果真到了天枢阁外,隔了老远,他第一眼看见的便是王鹤年将林易反手压倒在地,而林易正哈哈大笑,大声道:“王鹤年,原来你徒弟在里面啊?”

    张小元第一次见王鹤年能急成这副模样,他好像恨不得掐着林易的脖子逼问,咬牙切齿道:“你究竟做了什么?”

    林易却认命一般闭上眼放弃挣扎,道:“无妨,至少还有一人能为我陪葬。”

    张小元一颗心一沉到底。

    若他没有猜错,只怕在师父抓住林易之前,林易便已开启了天枢阁内的机关。

    此刻莫问天和陆昭明尚未从天枢阁内出来,层层机关开启……他们或许已受困其中,接下来拖延的时间越长,他们的处境只怕也就越危险。

    可林易咬紧了牙不肯说出这天枢阁机关究竟从何处关闭,在众人眼中看来,这不过是一间普通的高阁,连着之后成片的屋宇,均是紫霞楼天枢阁的一部分,而机关开启在何处,只有紫霞楼的掌门才知道,若林易不说……张小元甚至想,若林易不说,莫问天和大师兄,是不是就再也走不出来了。

    裴无乱看着冷静,他神色平淡,握剑的手却在轻轻发抖,他毕竟是武林盟主,无论出了何事,他都是正道,他是绝不可以对林易动私刑的,他只能握紧自己的剑,低声说:“放心,我进去看一看。”

    机关启动之后,里面的人在至险之地,外头的人想要进去,自然也是以命相搏,张小元心中一片混乱,他觉得此事不对,他应当有能力去阻止这一切,只要他能够看到林易头顶上的字,只要他能知道,林易方才究竟在这儿做了些什么。

    是。

    他既然能轻易看到别人头上的过往由来,那些人十余年、二十年余年前的秘密全都逃不过他的眼,那一刻钟前发生的事,林易此时想要守在心中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他不可能看不到。

    他强压着心中不断涌出担忧与恐惧,咬牙看向林易。

    这是他第一次经历这种事。

    这么久一来,他第一次见到大师兄遇险,也是第一次觉得,若他做不好,大师兄可能会死。

    他从未如此专注迫切地想要知道一个人的秘密。

    和以往的玩闹不同,他恨不得将林易剖开好看清林易的一切,方才服药后本就在阵阵针扎的头痛变本加厉,那种反胃作呕的感觉顺着椎骨再度上涌,他死死盯着林易,看着伤重的林易在他面前变成数个重影,佘书意觉察不对,按着他的肩唤他的名字,可他听不到,人声,呼喊,所有的一切都已离他远去,好似隔了一层水膜,耳边轰轰作响,与他粗重的呼吸混杂在一块——

    他看着林易的数个重影在他眼前扭曲变形,如披上了丑恶面具的鬼怪一般令人发怵,他几乎觉得自己像是看见了林易丑恶的心——而后一切重归如一,林易还是那个林易,隔绝一切的水膜破裂,师叔的轻唤在耳边出现,伴随着一声天籁般悦耳的轻响。

    叮。

    林易的头上多了几行字。

    「天枢阁机关关闭方式——」

    张小元松了一口气。

    他捂着自己剧痛不已的脑袋,拉住身边佘书意的衣袖,小声与他说:“师叔,我知道怎么彻底关闭天枢阁的机关了。”

    246.

    天枢阁内机关复杂,就算如今他们已知道了关闭方式,想要全部关闭,也需得费上不小的功夫。

    张小元心中着急万分,待一切机关关闭之后,他又迫不及待地想要进去。

    他本不认识里边的路,也不知道莫问天和大师兄在何处,可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裴无乱拽着林易跟他们一同进去,他看着林易,便如同看着一张活地图,只肖想一想要往那去,林易头顶便会浮现出诸如左转右转之类的标识。

    张小元觉得,自己那奇特的能力……好似突然就变得更强了。

    因为天枢阁里头还有莫问天在,裴无乱不敢带其余人一同进来,于是此处便只有几个知情人在,关闭机关之后他们又走了一刻多钟,隔着些许距离,张小元看见莫问天站在高台一侧,他心中一动,几乎立即朝着那处奔去,可却并不曾见到大师兄。

    裴无乱略松了口气,问:“昭明呢?”

    莫问天看向张小元,语调冷淡:“你大师兄让我先将此物交给你。”

    他递给张小元一个油纸包裹,张小元不知陆昭明在何处,心中担忧更甚,他接过那包裹,见油纸外好似沾了些许血迹,心中咯噔一声,连手都已在发抖了。

    他压着心中惶恐拆开此物,见里头是他前几日说过味道还算不错的蛋黄酥,他不由一怔,原先强压下去的担忧害怕一瞬涌上心头,他抬首看向莫问天,声音发颤,问:“我师兄呢?”

    莫问天见他如此,反是一怔,道:“他就在那后面。”

    他好像到现在才注意到油纸包上带着血,他有些尴尬无奈,总算明白了张小元为何突然如此惊慌。

    莫问天抬起自己的手,道:“那好像是我的血。”

    张小元:“……”

    莫问天的手上擦伤了一处,不算太严重,却仍渗出了不少血来,张小元一瞬面热脸红,正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莫问天又道:“凭你师兄的气运,你又何必担心。”

    张小元到了此刻才想起来自己在大师兄头顶看到的那些字,大师兄福缘极佳,遇险必定逢凶化吉,他本不必为了大师兄如此担忧。

    可即便如此,即便如此——

    他回过头,正见陆昭明拿了个木盒从屋后绕来,他眼前酸涩,那种大难不死后的重逢之感涌上心头,他简直恨不得飞奔到大师兄面前,他也确实如此做了,陆昭明还未来得及与他打招呼,便已觉张小元一把扑过抱住他,喉中声哽难言,最终也只憋出一句:“大师兄,你跟我回家吧。”

    陆昭明怔在原地,一下好似并未弄清张小元突然冒出的这句话究竟是何意。

    他只能呆怔着点头回答,道:“好。”

    反正师弟的所有请求,他都不会拒绝。

    ……

    莫问天和裴无乱站在不远处,劫后余生再见,两人看起来却并不如何激动。

    毕竟这样的劫后余生他们已经经历了太多,他们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只是在得知对方遇险时,却仍是忍不住会惊慌失措。

    片刻之后。

    莫问天看着不远处紧紧相拥的两人,冷不丁忽然冒出一句话。

    莫问天:“你怎么不哭?”

    裴无乱:“……啊?”

    莫问天:“悔过。”

    裴无乱:“……”

    裴无乱:“???”

    为什么受伤的从来都是他?!

    ……

    247.

    蒋渐宇要回京城。

    天溟阁一事终了,朝中汤衡淮一派似也被赵承阳折腾得不清,前些日子汤衡淮意图逼宫,赵承阳终于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对他开刀动手,如今朝中正在肃清汤党,赵承阳也写了信过来,希望能见自己的哥哥一面。

    蒋渐宇并不介意与他相认,只是京城他不太熟,王鹤年也不放心他一人过去,恰好时近年关,王鹤年想自己这么多年也不曾拜访过师弟的家人,干脆三人同行,佘书意归家,他去佘书意家中拜访,蒋渐宇回宫兄弟团聚,一切善哉。

    而张小元大半年未曾回家,张高令恨不得每日写信催他回家过年,张小元便带上大师兄,心中满怀忐忑不安,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虽说娘亲好像早已只晓了他与大师兄的关系,甚至还写信告诉了师父,只是张小元并不知娘亲对此的态度究竟是褒是贬……他们家中一共也就两个孩子,阿姊心向江湖,而他毫不犹豫便断了袖,他觉得娘亲总归不会太开心。

    一路忐忑到了家门口也未曾有半点好转,他并未与爹爹娘亲说自己今日便回回来,可爹爹却已在门口等候了。他还在马车上便看见爹爹那红配绿的绸缎衣衫,一时心跳如鼓,不知所措,憋了好一会儿,也只对大师兄憋出了一句话。

    “那……那是我爹爹……”张小元支支吾吾道,“大师兄你你……对我爹客气一点。”

    张小元恨不得给自己来上一个巴掌。

    他是路衍风突然附体了吗?他在说什么话啊!

    陆昭明却心领神会,说:“你放心。”

    马车在张府外停下,张高令迫不及待迎上前来,一面招手令下人快去将夫人与小姐请出来,自个盯着激动得泪汪汪的双眼,跨前几步抓着张小元的胳膊上下打量,说:“高了,瘦了。”

    张小元紧张得声线紧绷,试图向张高令介绍陆昭明的身份。

    “爹……爹爹爹……爹爹!”张小元语无伦次道,“这是我大师兄……就是……你知道……”

    “哦!”张高令颇为热情,“我明白,这就是昭明啊。”

    张小元:“……哎?”

    陆昭明谨记张小元说的客气二字,同张高令抱拳行礼,道:“久闻张前辈拂雪剑之名。”

    张高令欣喜不已,一拍陆昭明的肩,道:“什么前辈,喊叔叔就好!”

    陆昭明:“叔叔……”

    这与他想的……好像有些不大一样。

    248.

    张小元忐忑踏进家门,忐忑拜见娘亲与阿姊,忐忑坐在堂上,看娘亲与阿姊以一种奇怪目光上下打量着陆昭明。

    卫芸率先开了口。

    “昭明,你就当回了自己家便好。”卫芸笑吟吟说,“当年我与郡主情同姐妹,你若是不介意,不若就喊我一声干娘吧。”

    张小元一口茶水喷了一地,呛得不住咳嗽。

    他阿姊张映雪神色冷静,好似已见惯了如此大场面一般,抬手为他顺气。

    陆昭明呆了片刻,他也记得张小元说过要对家人客气多顺从,怔怔便跟着往下喊:“干娘……”

    卫芸喜上眉梢,显是极为满意。

    张高令端起茶盏,看向陆昭明,问:“昭明啊,你平日里都习得什么武啊?”

    张小元:“……”

    张小元不想说话了。

    爹爹的这句话,他记得。

    每每为阿姊相亲时,爹爹看见对方开场问的第一句话永远都是,你读的什么书啊?

    张小元捂住自己的脸,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有些懂了。

    那么多人都曾与他说过,他娘亲能算天下事,也早就算出了他与大师兄的关系,娘亲又与郡主是好友,还认识千古奇爹李寒川……他觉得自己根本不需要担心,热衷为崽铺路的李寒川,应当也已经将这条路铺好了。

    果真他如此一想,张高令便猛地冒出了下一句话:“择日不如撞日——”

    张小元又呛着了。

    卫芸瞪了他一眼,说:“我已算好了,不用听你爹爹的,你们先住下,过完年再说。”

    张小元呛得不住咳嗽,一面在心中想,果真还是娘亲正常一些。

    卫芸又说:“小元呀,房间已经打扫过了,你带昭明过去就好了。”

    张小元一怔:“哪间房间?”

    卫芸:“你的房间呀。”

    张小元:“……”

    张映雪看着一脸茫然的弟弟,面露同情。

    249.

    张小元坐在床沿,心中很是紧张。

    过了好半天,他终于憋出一句话:“我爹娘真不是什么奇怪的人……”

    陆昭明正要说话,忽听外头有人敲了敲门,他离门近,顺手过去开了门,便见着张府内的小童站在屋外,朝他手中塞了一个托盘,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陆昭明低头去看,那木盘里放了一壶酒,两个被子,那酒香闻着他便觉得晕,他匆匆将酒放到桌面上,有些疑惑,又问:“这是要做什么?”

    张小元想起爹爹择日不如撞日的发言,心中逐渐走偏。

    这不会是什么合卺酒吧?

    张小元拎起酒壶,不及认真打量,便见那酒壶下压了张字条,上书合卺二字,竟然是娘亲的字迹。

    那纸条另一面还为他灵魂作画,涂了个歪歪斜斜的鼓劲小人,看得张小元白眼直翻。

    大师兄根本不会喝酒,一口就倒,这一步可以省了。

    张小元将那纸条团成团丢开,将酒放到外间,以免里屋全是那个醉人的酒味,陆昭明一直跟在他身后,还忍不住问:“就放在外面?”

    张小元碎碎念叨:“繁文缛节……”

    陆昭明:“能免则免?”

    张小元:“……”

    不,大师兄这接的好像有些不大对。

    “那是合卺。”陆昭明若有所思,“合卺之后——”

    张小元:“天色不早!”

    陆昭明吧唧亲了他脸侧一口,道:“早些休息吧。”

    张小元摸了摸自己的脸,已然走偏了的想法,在此事刺激之下越来越偏。

    他并未立即回到里屋,见陆昭明回去后,他自己给自己倒了杯酒,决定冷静冷静,一面思索起今日回家后的事。

    爹爹和娘亲并不介意,甚至极力促成,希望他早有归宿。

    可大师兄就是个呆子。

    亦或者说,那该叫君子。

    不逾矩,不深思,也止步不前。

    这是合卺酒,他一人喝了合卺酒,而合卺酒后……

    大约是酒壮人胆,张小元咕嘟咕嘟喝了大半壶酒,转头回了屋内,他便见陆昭明主动收拾好了软榻,找了被褥,正在往那榻上搬。

    张小元:“……”

    张小元头昏脑热,叫住陆昭明,不等大师兄问他为什么,他便已向前一步,踮脚径直亲了上去。

    陆昭明退了一步,伸手环了他的腰,这才觉察他喝了不少酒,那酒味他闻一闻都觉难受,如今充斥他鼻尖口中,他一时头晕,揽着人坐到榻上,又顿了片刻,方问:“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不多。”张小元答,“可也足够令你头昏了。”

    陆昭明不解:“令我头昏?”

    他话音未落,张小元已揽着他的脖颈,又快速亲了他一下,皱一皱眉,说:“你是正人君子,若不头昏——”

    顷刻间四周颠倒,他躺在榻上,唇舌交缠之间,他看着眼前之人,自己的脑中倒也跟着昏昏沉沉,满是胡思乱想。

    如今他的眼几乎已能看透一切,包括他曾经无论如何也看不透的大师兄。

    他看着陆昭明的头顶字迹变动,免不了唇角微弯,说不出得意洋洋。

    陆昭明问他:“……你在笑什么?”

    他没有回答。

    陆昭明当然不知道,自己头顶的那行字已变得不一样了。

    无名之辈四字散在空中,化作另外四个字。

    「陆昭明」

    「天命之人。」

    ……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结!谢谢大家容忍我到现在(鞠躬_(:з」∠)_

    有番外!

    新文预收求收藏qwq,休息两周左右发,微博会通知~

    《暴君的东北宠妃[穿书]》

    东北直男叶阳穿进了自己妹妹爱看的小说《暴君的柔媚宠妃》中,成为了没活过十章的云侍君。

    为护小命,叶阳努力营造自己的东北糙汉人设,拔了满院花草种白菜,戴着大金链子穿着貂,只希望那个阴郁狠戾好美人的狗皇帝封栾能离他远一点。

    狗皇帝来看望生病的他,他盘腿坐在榻上农民揣,宫女小妹扒着大蒜捶着腿,而他对狗皇帝咧嘴一笑。

    叶阳:“来啦老哥!来就来你咋还带东西捏,豆是自家人你客气啥!”

    封栾:“……”

    狗皇帝令他侍寝,他生啃了几头蒜以防万一,见面先对狗皇帝呵了一口气。

    叶阳:“老铁!得劲儿不!”

    封栾:“……”

    ……

    可苟活时日越长,叶阳便觉得狗皇帝好像与他所想的不大一样。

    他脚下是血脉至亲的残尸骨血,身后却是兵强马壮的盛世江山。

    他多疑狠戾,不过是因为身边人人都想要他的命。

    数年之后,他扶叶阳登楼远眺,京中万家灯火,车水马龙。

    万国来朝。

    而封栾轻声在他耳边说。

    “爱妃,你看。”

    “这是我们的江山。”

    【正确食用指南】

    1.排雷预警,高冷沉稳美强惨心狠手辣皇帝攻x穿书假装沉稳热心阳光东北受,开篇攻后宫里有其他妃子,不喜误入

    2.看标题知沙雕,沙雕要紧,哈哈哈就够了,剧情为辅,是架空架空架空,莫深究。

    感谢在2020-06-06 14:03:35~2020-06-07 03:52: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安南 5瓶;Minterland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