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0章

作者:五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袁星洲当时便纳闷, 公司为什么会安排自己跟叶淮凑一块, 他对这件事的兴趣要远远超过对丑闻真相的好奇, 但是工作人员耐心欠奉, 他便只能老老实实听从指挥。

    于是他很快见到了叶淮。

    此时距离团队解散已有一段时间, 俩人有日子没见了。

    袁星洲跟工作人员等在某个咖啡店的外面,紧张地到处张望, 又从咖啡店的玻璃窗中打量自己的形象。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到处奔波,头发已经长长了,皮肤也粗糙了许多, 大约是水土不服的缘故,脖颈有片微微发红,跟脸上的眼袋凑一块, 看着不太体面。

    当地的天空灰扑扑的,更显的人气色不好, 袁星洲越看越懊恼,于是收回视线。

    叶淮便是这时候出现的, 他穿着黑色风衣, 大步地穿过马路, 冲几人微微点头示意。

    等走近了, 袁星洲才发现他似乎是临时从别处赶来的,手里握着半杯咖啡,额头有一层薄汗。但眉眼仍旧是漂亮的,像是寡淡的天气里的唯一亮色,惹的几个亚裔男孩驻足远望。

    袁星洲跟在工作人员身后跟他打招呼, 叶淮的目光从他身上随意地扫过,没什么停留,便跟工作人员谈论起了什么。

    于是袁星洲又成了个听话的摆设。叶淮似乎对这边的程序也不太懂,于是办事期间,他几次打电话询问别人,一口纯正流利的英语更让袁星洲自惭形秽,但这人的脸色仍是臭的,除去袁星洲弹吉他给大家听的那一会儿,大部分时间里,这人都像是被逼婚的男主角。

    “喂,想什么呢?”叶淮的腿跨过来,随后整个人压在袁星洲的身上,笑着看他,“被老公感动了吗?”

    袁星洲没说话,用额头抵着他的肩膀,沉默了会儿。

    “不要难过。”叶淮摸了摸他的脸,又安慰道,“那些坏事没有发生,你有我呢,一直都有。”

    要说不难过是假的,袁星洲一直以为自己跟叶淮的假结婚,是上天开的善意玩笑。没想到背后是这样的龌龊。

    “谢谢。”袁星洲抬头看他,眼眶有些红,“我……我都不知道。”

    “不想让你知道的。哎,你别这样,你一哭我就想……”叶淮使劲亲了他一口,又来兴致了,“嗯?还行吗?”

    袁星洲:“……”

    “不行!”袁星洲哭笑不得,道,“明天还要不要起床了!”

    “不起了。”叶淮耍赖似的抱着他晃了晃,又亲了一下,“等有空了,我们重新结一次,怎么样?”

    他一直惦记着大办一场婚礼,还自己设计了婚戒。

    但去年俩人行程都满,叶淮又跟家里闹翻,所以后来没再提。袁星洲以为他放弃了,没想到这人一直惦记着。

    他自己对此是没什么想法的,父母亲人都不在,朋友也少,想不出邀请何人出席。但叶淮想要,袁星洲便觉得哪怕陪他玩都可以。

    “随你了。”袁星洲笑了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咱家你说了算。”

    叶淮瞥他一眼,随后嘿嘿笑了起来:“到时候朱月明再找你,见面你就先亮戒指。”

    他翻身躺回去,拉着袁星洲的手,在无名指上摸了摸,“我给你做几个又大又亮的,无名指上戴一串!闪瞎他的狗眼,免得他老惦记你。”

    “老板这醋厉害啊!”袁星洲好笑道,“山西的吗?”

    叶淮哼道,“镇江的,十年老陈醋。”

    袁星洲哈哈大笑:“……那一个估计够呛,得满手十个大戒指。”

    “……那就指关节也戴上。”叶淮也笑,“像《老友记》里菲比那样,满手亮闪闪。”

    “然后等我们结婚的时候,我也要说那句话。”袁星洲笑道,“…… i'm standing here today, knowing that i have everything i'm ever gonn arefamily.”

    “……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不曾拥有真正的父爱和母爱,或者和别人一样拥有正常的家庭。

    我总觉得自己缺少了什么。

    然而现在,我站在这里,我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自己所需要的一切。

    你就是我的家人。

    ……”

    二月,古老的森林尚未从冰雪中醒来,叶淮便离开了。

    他挂掉的那通电话是剧组打来的,去年他跟傅盛拍的电影入围了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剧组计划二月份赶赴柏林,导演跟傅盛都特别看重他,于是让他一块参加首映礼。

    于是叶淮不得不提前下山,跟剧组的主创们碰头。

    二月底,袁星洲经过一通非人的训练之后,开始正式拍摄。

    柏林那边传来好消息,傅盛拿了最佳男演员。

    国内报道不断,剧组的主创们拍了许多照片,而叶淮似乎被所有人偏爱着,无论是照片上还是视频里,他始终被大家围在最中间的位置,搞得像他才是男主角一样。

    袁星洲不出意外地拍戏受伤,脚腕肿的比面包还大,一边龇牙咧嘴一边看叶淮在那边的庆功宴视频。

    “别哭哈。”医生给他打止痛针,故意逗他,“一会儿就给你冻住了!”

    “没哭。”袁星洲对着手机道,笑道,“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这部参展的影片很快在国内上映,首日票房六千万,在警匪片中表现十分亮眼。剧组又放了当时拍摄的花絮出来,于是袁星洲跟网友们一块看到叶淮绑着威压,倒挂数小时,大汗淋漓,太阳穴都鼓起。看到袁星洲去探班,整夜整夜的守在场外,眼睛始终黏在叶淮身上。还看到叶淮请假,在电话里被导演骂的狗血淋头。

    而袁星洲清楚地记得,那次是他几年后的第一次登台演出,心里七上八下,然后在节目开录之前,他收到了叶淮的那块手表。

    “——你的大房老婆。”

    他们见面之后只顾傻笑,又手拉手看别人表演,短暂的相聚之后,叶淮连夜回剧组。

    而袁星洲便从那次节目开始,收获大量的热度和认可,来势汹汹地开始翻红。

    在工作和他之间,叶淮总是以他为先,而这次,叶淮终于要为事业努力了,袁星洲不仅打心底里赞成,也是真心为他高兴。

    影片带来的热度很快让叶淮重新回到了最受欢迎的男艺人之列,原先脱粉的粉丝纷纷又回来,开始等着男神营业。营销号也开始盘点,将叶淮跟袁星洲等人放在一块,列为最有潜力的xx后小生,又说他敬业拼命。公众号们也不再嘲他高开低走了,卖起了心灵鸡汤。

    得知叶淮又要出国,不少人纷纷表示惋惜,甚至开始揣测他是不是遭遇了什么,否则如今风头正盛,怎可不乘胜追击?

    只有那位名导鼓励他勇敢地出去,不要不舍得这两三年的光景。

    “人这一辈子啊都是要翻过一个又一个的山头。”导演道,“但人跟人不一样的地方也在此于此,大家都爬山,但山头不是同一个,山那头的风景又怎么会相同呢?别让那些不如你的人来指导你怎么做,你就出去好好学,好好练,等你回来,导演我第一个约你拍片。”

    “一定。”叶淮哈哈大笑,跟导演开玩笑道,“到时候你也捧我当个最佳男主角!”

    “没问题。”导演道,“等你回来咱拍个冲击奥斯卡的!”

    五月,叶淮果真顺利通过复试,开始了紧张的进修生活。

    那边的表演课程十分紧凑,既有课内教学,也要参加公演剧目。

    袁星洲仍跟着剧组四处拍摄。几个月后杀青,却是一刻都不得闲——数个赛事不知为何都挤在了十月十一月。

    袁星洲主演《我的经纪人》获百花奖四大奖项,他作为男主得跟剧组一通出席,转头《迷城》又入围了飞天,并给他报了个最佳男配角,袁星洲从这个颁奖礼出来,转场一样又去那个颁奖礼。十一月份,他又被评选为xx榜最受欢迎的男歌手。十二月开始是各种盛典活动。

    ……之后没休息多久,又被安排跟周泉一块上春晚。

    除夕夜,袁星洲跟周泉早早等在后台,周泉带着耳机跟安宁打嘴炮,袁星洲则开了视频跟叶淮聊天。

    英国那边正值中午,少有的阳光天气,叶淮的继父哥哥在一旁晃来晃去,央求着要出去打滚儿过瘾,叶淮充耳不闻,只专心等着全球直播。

    袁星洲一直以为叶淮的继父哥哥是叶江那种成熟型的,谁想有次叶淮开视频时候,对方入镜打招呼,袁星洲才发现这就是个小甜心。

    而且长的特别像法国版《skam》中的小天使,太太太漂亮了……

    “他妈妈是法国人。”叶淮说完,见袁星洲张着嘴巴,足以塞下一个鸡蛋,顿时大怒,“不许看他!靠,几天不在你就浪了!就该给你戴上贞操带!”

    “看你啊一直在看你啊。”袁星洲道,“我爱你淮哥。”

    叶淮:“……”

    袁星洲星星眼:“咱哥是单身吗?”

    叶淮顿时瞪圆了眼,但是很快,他又想到了别的,眼珠子转了转。

    “唔,很快不是了。”叶淮道,“朱月明是不是要过来?我看他发朋友圈了,代购什么的。”

    朱月明的确要去欧洲玩,中途会在英国短暂停留几天。只是大班长也逃脱不了被朋友同学拜托买东西的命运,其中不少产品他不明白,不得已发圈询问。

    袁星洲看过,这会儿却不敢表现出来。

    袁星洲:“唔,有吗?什么时候?”

    叶淮瞥他一眼。

    “……”袁星洲眨眨眼,“好吧,你有什么安排吗?”

    “你问问他,”叶淮道,“你就不打算给我送个什么东西过来,以解我相思之苦?”

    “这个就不要麻烦别人了吧,我给你寄快递……哎?”袁星洲突然福至心灵,震惊道,“你哥跟他?合适吗?”

    “那谁知道。看他单身这么辛苦的份上,给他提供个选择嘛。”叶淮道,“这俩人不还有个共同爱好吗,你班长开过美食专栏吗,我哥是米其林三星主厨,一个能做一个会吃……”

    袁星洲觉得匪夷所思,但仔细想想,好像真的可以!

    俩人像热衷于给人介绍对象的媒婆一样,开始明示暗示自己身边有优秀单身人士。袁星洲在朋友圈发了小天使哥哥的照片,权限设置了一下,只有朱月明可见。叶淮把朱月明的ins给找出来,让这位甜心哥哥关注了一下。

    俩人十月份筹划这件事,并让当事人双方顺利见了面。但那之后袁星洲一直忙得不可开交,已经忘记关注后续了。

    现在一看在镜头前晃来晃去的小甜心,他才想起这一茬。

    “紧张吗?”叶淮的脸凑过来,离着镜头很近,仔仔细细地看着袁星洲,“你好像瘦了。”

    袁星洲顿时哭笑不得,“我们前天才视频过。”

    “就是比前天瘦了。”叶淮还挺较真,又看了眼,对着镜头努了努嘴,“亲一口。”

    “mua,”袁星洲笑笑,赶紧问他,“你哥跟班长进展如何了?”

    “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叶淮道,“整天互为代购,买些奇奇怪怪地东西寄来寄去。”

    袁星洲:“……”

    叶淮:“你吃饭了吗?”

    “没怎么吃,有盒饭,但是吃不下。”袁星洲笑笑,“等一会儿结束表演,我就回家了。”

    “你自己吗?”

    “是啊。”

    春节正是最热闹最团圆的时候,袁星洲却总是孑然一身,独来独往。

    叶淮抿直嘴巴,心疼地看着镜头。

    “要不然……”叶淮知道朱月明在北京,陆姜温廷他们也在北京,迟疑道,“你问问他们有没有一起跨年的?”

    袁星洲惊讶地挑眉,随后却笑了笑。

    “不用。”袁星洲笑笑,“我有你呢。”

    叶淮懊恼:“我又不在你身边!”

    “那也够了。”袁星洲温柔地看着他,“有你就够了,不管你在哪里,我知道你在,就够了。”

    冬去春来,袁星洲跨入新的年头时,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他找到李遇,推心置腹地谈了一次。

    华娱的内斗已经有了结果,有人退出,有人落败,有人如愿以偿。

    袁星洲曾因叶淮对公司心存感激,并想过以后十年八年的合作下去也无妨。但事实的真相实在让人膈应,于是他思索一番后,向公司提出了解约。他知道这番必然会有风波,但长痛不如短痛,现在叶淮在国外,不管出现什么情况,至少不会影响道叶淮。

    果然,华娱的高层对此大为意外,极力挽留,但袁星洲去意已决,跟公司几次谈判,双方都不欢而散。于是华娱又要停掉他的业务,然而当初续约时,李遇并不看好他,新的合约条款是李芫从中参与制定的,对袁星洲来说约束有限。

    华娱顶多限制他的影响影视剧合同,但袁星洲专辑大卖,又是音综节目和选秀节目的大热人选,单靠贝斯唱片照样可以吃饱喝足。

    如此又拖延了一段日子,直到某天,有人匿名爆料娱乐圈某著名cp乃营业关系,俩人是假结婚,是当初某y姓鲜肉为了维持热度用的一计。

    爆料使用的是袁星洲和叶淮的姓名缩写,所有人一看便知。而此次的爆料内容又有当年发公告时候,公司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讲袁叶二人如何如何不熟,又讲袁星洲如何如何配不上叶淮,甚至吐槽袁星洲丢了吉他后冲他们发火。

    九分真一份假,当年掩盖的丑闻旁人没有证据,事实如何全看工作人员随口一说。

    这条爆料一出,自然引起轩然大波。

    有人质疑,如果这截图是真的,那至少是五六年前的聊天记录了,工作人员都不换新手机的吗,聊天记录保存这么完整。

    也有人翻出之前袁星洲假结婚,淮洲cp是假cp的帖子,并拿出当年叶淮回国的直播来,一条一条的分析。

    袁星洲知道此事不会轻易消停下来,如果他贸然否认,公司或许还有后手,于是只专心地写歌,又跟别人一块准备专辑。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这事刚刚发酵起来的第三天,叶淮发微博了。

    那天袁星洲照例打开手机看消息,看到自己跟叶淮爆热搜的时候以为公司甩了大招出来,谁想一点开,便看到了叶淮的视频。

    叶淮刚听完教学课,正跟同学友一块去参加公演,于是几个英俊非凡的帅哥各自拿着书本,一边走在林荫道上一边看镜头。

    “哇,开头就暴击!”袁星洲还有心思调侃,笑道,“这么多神颜帅哥,大家还不得疯了。”

    “大家好,我是叶淮。”叶淮很快调整好角度,冲镜头一笑,“我现在刚上完小课,要去观摩同学的公演……所以时间有限,长话短说。”

    旁边有人走过,热情地跟叶淮打招呼。

    叶淮只得回头,飞快地回应了一下,又扭头继续,“我看到了华娱工作人员的爆料,关于我和星洲的……作为当事人,我得亲自澄清一下。”

    “当年我俩闪婚的确是公司安排的,起因是公司想给星洲安排绯闻,我怕他跟别人弄假成真,所以就主动提出来,要安排就安排我。”

    “那时候我俩的感情并不稳定,太年轻,又不知道以后的方向,所以如果没有那次意外,我们还真不一定什么时候结婚……你要说假结婚也对,这的确是公司促成的。但星洲并没有虚假营业。我俩相爱,并且是我先喜欢的他,在他不知道的时候。”

    微风吹过,叶淮的刘海被掀起,露出漂亮的额头。他害羞地笑了笑,“在st时,有一次队长受伤,跳舞时星洲跟我搭档,站在同一块升降板上。我高兴了很久,还把我俩的演出服偷偷买了下来……呃,是不是不该说,有点变态……”

    袁星洲:“!!!”

    旁边同伴笑着催促了一句,眼看着几人快要进楼了。

    叶淮冲人点点头,示意他们先走,最后道:“……总之,星洲是个很好很好的人,我很爱他。以前认为在公司的安排下跟他结婚是幸运,但现在看他被人因此污蔑,我又觉得很懊悔。他明明值得更好的。没能轰轰烈烈地办婚礼,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对他的感情,一直是我的遗憾……”

    “没有啊,傻瓜。”袁星洲无奈地笑笑,眼眶有些发酸。

    “所以既然这次大家都关注这件事,不如请关心我们的人作证。”叶淮站在小礼堂前,额头覆着一层薄汗,对镜头十分中二地发誓,“星洲,之前的结婚不算数。等我修完学业,我要跟你重新结一次。我要全球直播,让所有认识我们的人都知道,我爱你,愿给你一切。”

    袁星洲:“……”

    叶淮:“等我。”

    叶淮的视频无疑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叶淮这种向来高贵冷艳的,竟然会为了袁星洲录这么长的一段视频,啰里啰嗦,形象全无。更重要的是,这俩人竟然是叶淮先动的心!

    淮洲粉们后知后觉,再去一扒,果真发现当年叶淮跟袁星洲有过一次同台,而叶淮的演出服,就是前年袁星洲上节目时穿的那个!

    那时候大家磕了一波共用衣柜,万万没想到里面还有故事!

    显微镜女孩们捶胸顿足,直呼自己这次失误。其他cp的粉丝纷纷也来凑热闹,表示你们不行,这种惊天大糖如果放他们那,早被大家扒出来了。

    网友们纷纷到处吃瓜,看看这个料,看看那个料。

    明星们也暗戳戳八卦,还有手滑点赞的,发现之后赶紧撤回。

    这边正热闹的时候,网上又爆出来一个视频。

    视频一是某餐厅的顶楼。

    当时还胖成一团的陆姜坐在钢琴后面,紧张地搓手手,扭头问袁星洲:“袁哥,你跟淮哥也太浪漫了,这种主意我想都想不出来。”

    “浪漫吗?”袁星洲一身米色西装,在原地试了试走位,笑道,“我太喜欢他了,希望他能高兴。”

    “袁先生,叶先生到了。”旁边有人问,“现在关灯吗?”

    “可以。”袁星洲冲人笑笑,随后绅士地弯腰致谢,“谢谢你们,辛苦了。”

    镜头切换,叶淮沿着指示灯慢慢走过来,袁星洲低声清唱出第一句:“神往你的都市……”

    叶淮怔怔地看着他,张了张嘴,随后以舌尖抵住牙齿,眼睛里有泪光闪动。

    一曲完毕,叶淮揽住袁星洲给了一个湿吻。

    “我爱你。”叶淮低声道。

    “写的不好,但是只给你听的,嫌弃也收着吧。”袁星洲笑笑,“等我们金婚的时候,我就再写一首。”

    “好啊,古有赵元任跟杨步伟互作打油诗。今有袁星洲跟叶淮互相唱小曲儿。”叶淮笑道。

    袁星洲惊讶:“那俩人是谁?”

    叶淮牵他的手:“我们的榜样。”

    ……

    这视频赫然是之前拍摄的,那时候陆姜还只是个小助理。

    很快,李遇也出来作证,当年公司有意拿袁星洲当工具人,幸好叶淮主动提出结婚一事。又讲袁星洲多年来兢兢业业,自己初期受公司影响,对他有几分刻薄,但袁星洲从来没计较过。这人三起三落,沉淀数年,才有了如今的一席之地。

    袁星洲是一路趟泥过水熬过来的,然而在到达顶峰之后,他却从不吝啬,甘愿给后辈做引路人。

    淮洲的糖太多,又有经纪人不惜跟公司翻脸也站袁星洲这边,一时间再也无人质疑俩人的感情真假。

    大家一股脑儿地开嘲华娱公司,又过几天之后,言论渐渐平息,网友们开始各自关注自己感兴趣的部分。

    其中最多的留言,便是叶淮微博下求联系方式的——一次视频,让几个无意中出境的混血神颜小哥哥成了最大的赢家,圈粉无数。

    ==

    寒来暑去,春风又至。

    袁星洲开始跟叶淮写信。

    俩人明明经常视频,写信却也总有许多话讲,而从信件寄出到送达所间隔的漫长时间里,俩人仿佛找到了一点旧时代恋爱的浪漫。

    不知叶淮是不是受这个影响,春末的时候,他给袁星洲寄来了两封信。

    袁星洲打开一看,里面各放了一张信函。

    他抖开第一张,念道:“鉴于第一次结婚过于匆忙,对俩人而言都有很多遗憾,叶淮和袁星洲在此申请第一次结婚无效……”

    “要离婚吗?”袁星洲笑道,“你自己的主意,干吗还要拉上我。”

    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在下面写上了自己的姓名。

    这张写完,再打开另一张,却是一份证婚词。

    “……签名人叶淮和袁星洲,同意申明他们相对的感情和信用的性质和程度,已经可以使得这感情和信用无条件的永久存在。

    所以他们就在xx年xx日,结成终身伴侣关系,请 xxx……作证……”

    证婚人的名字一长串,既有叶淮的母亲和继父,也有他的几个老师、要好的同学,在下面则是国内的朱月明、陆姜、温廷……密密麻麻一长串。

    袁星洲仍是觉得幼稚,但看上面满满的签名,又有些感动,心中暗笑这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筹划的这个,竟让这么多人签过字了。

    他也仍旧签好字,随后将信装回,封好,发回英国。

    天气一天天的热起来,又开始渐渐转凉。

    叶淮回来的日子终于一天天地近了。

    袁星洲跟华娱顺利解约,李遇也从华娱辞职,一块加入了叶淮的工作室。温廷正担心自己的业务能力跟不上,这下大松一口气。

    “给老板挑剧本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温廷拍了拍李遇的肩膀,“好好干,兄弟——”

    “那星洲的商务就给你了。我跟品牌打交道不行。”李遇也拍了拍他的胳膊,学他的口气,“好好干,兄弟。”

    “兄弟可以干吗?”温廷疑惑道,“还是算了吧,我不是很感兴趣……”

    李遇:“……”

    “老板娘!”温廷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便跑开了,“老板的航班改了,提前了。”

    “怎么又提前了!”袁星洲看了看行程表,崩溃道,“告诉他不要再改了!我前面有通告!他改到哪天了?”

    “明天!”温廷道,“明天中午十一点落地。他说不让你去接。等到了之后他要先去度假山庄,看那边布置的怎么样。”

    袁星洲:“!!!”

    叶淮异想天开地想要在十二个国家分别结婚,每个地方用时一个月,连婚礼带蜜月,正好用时一年。

    袁星洲觉得他简直疯了,怎么可能!

    隔日,袁星洲一早起来洗澡,又换上了新衣服,同时忍不住纳闷叶淮什么时候包下了度假山庄?自己还没有定礼服,来得及吗?

    但是现在考虑这些也晚了,袁星洲干脆豁出去了,心想大不了随便一点。他收拾齐整,早早出发。

    十一点多,几人等在vip出口处。

    栏杆外面依旧站了很多粉丝,然而面孔都变了,粉丝来来去去,新人终究替旧人。袁星洲朝那边看了一眼,随后笑笑,又伸长了脖子开始等待。

    “不是说十一点落地吗?晚点了啊。”温廷不停地看表,突然一愣,指了指远处,“哎,那个是不是?”

    叶淮的头发理得很短,穿着白衬衫和黑西裤,正背着包朝外走来。

    正午的阳光有些足,于是叶淮的发顶跳跃着一个个的金色光圈。他很快看到等着外面的几人,等瞧见袁星洲的时候,更是一愣。

    袁星洲张开胳膊,朝他跑了过去。

    叶淮也快步走快来,在袁星洲扑过来的时候,将人一把抱起。

    “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你啊,”袁星洲想起之前的两份信函,哈哈笑道,“来接我的前夫。”

    叶淮:“……”

    袁星洲嘿嘿一笑:“我的未婚夫。”

    叶淮仍瞥他。

    袁星洲又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随后道,“我的爱人。”

    “嘁,”叶淮把人放下,一脸嫌弃道,“还爱人,能爱我多久啊?”

    “不多。”袁星洲像老头一样跟他挎着胳膊,笑道,“比你爱我久那么一丢丢吧。”

    叶淮:“那就六十年起步吧。我的证婚词特意抄的前辈的,就是图吉利。”

    袁星洲当时便觉得那词文绉绉地怪别扭,不曾想叶淮竟然是迷信这个,好像抄了别人的证婚词便能有旁人的同款感情似的。

    “六十年啊。”袁星洲若有所思道,“还能硬的起来吗?”

    叶淮:“……”

    “哎硬不起来也没关系的。”袁星洲又笑,“你给我推荐的那个电动的不错……”

    叶淮这两年怕他寂寞,推荐了不少好东西,袁星洲只试过一次,按叶淮的要求开了视频,结果后者差点被激得连夜飞回来。

    “……靠!闭嘴!”叶淮立刻有了画面,耳朵飞红,哭笑不得地在他腰上搂了一下,威胁道,“回家再收拾你!”

    袁星洲哈哈大笑,钻进了车子里。叶淮也笑着跟了进去。

    车子很快驶上道路,正值中午下班时间,于是他们也成了众多归巢者中的一员。

    叶淮跟袁星洲十指相扣,看着窗外车流:“我是不是晚点了?”

    两侧建筑物飞快地向后退去,等红灯的时候,不知道路边的小区里谁家在做饭,有炒菜的香味飘过来。

    袁星洲侧过脸看他,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很感动。

    “没有。”他温柔地笑笑,随后抬起叶淮的手,在手背上轻轻一吻,“你来的刚刚好。”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