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chapter 156

作者:月照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书吧 www.soshu8.net】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砰!”

    就像西瓜落地被砸碎开来一样, 鲜红的“汁液”在眼前炸开飞溅, 有的甚至落在了吴楠的脸上, 带着几分温热的温度, 然后顺着皮肤慢慢的往下流淌。

    柳萍的尸体就摔落在他的面前, 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 她的身体都变成了一种扭曲的姿态, 一双眼睛瞪大着,就好像是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一样。

    “啊!”

    惊惶的叫了一声,吴楠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往后后退了几步, 脚下踉跄,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四周的人围了过来,对着柳萍的尸体在低声说着什么, 没过多久, 柳家父母两人跑了下来,白发人送黑发人, 两人抱着柳萍的尸体嚎啕大哭, 像是一瞬间老了十几岁一样。

    而在人群里, 吴楠呆坐在地上, 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柳萍的尸体, 只觉得有一股凉气从脚板底升了起来,很快的蔓延到了全身。

    大热天的, 他竟然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

    “柳萍遭受舆论逼迫,跳楼自杀身亡……”

    “柳家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 悲伤难以自抑。”

    “不堪网络暴力, 柳萍跳楼自杀。”

    ……

    短短时间,就在柳萍跳楼自杀不久之后,整个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她自杀身亡的消息,被打了马赛克的尸体虽然让人看不见她的死状,但是那满地的鲜血,以及已经白了头嚎啕大哭的柳家父母,不难让人看出现场的惨烈来。

    柳萍,三个月前的那场拐卖案中被警察解决出来的一员。

    在被拐卖的十年时间中,她没有自杀,没有轻生,可是就是在被救回来的三个月之后,却从高楼上一跃而下,自杀而死。

    原先还围观并且指责“柳萍绝情抛夫弃子”的网友们,瞬间就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说不出半点的话来。

    这时候,顾蒙他们早就已经离开了b市,回到了s市来,巧合的是,柳萍也是s市的人,因此这个新闻在s市闹得很是轰动,她和阎罗多多少少也听到了一些。

    “好不容易才从山沟沟里被解救出来,她忍过了十年,可是却没想到,她没有忍过这三个月……”

    说到这事,许心茹的心里有些难过,心情也低落了起来,她道:“柳萍心里肯定很难过的,被人那样说,那些人怎么能让她回到肖家呢?”

    说到这事,她就十分愤怒了。

    “那些记者怎么能将她的**披露出来,甚至还放出那样具有引导性的报道来。柳萍好不容易才被警察救出来,可是大家竟然还逼迫她回到肖家人身边去……”

    当初柳萍和肖家的事情闹得这么大,她也是看见的,甚至还为柳萍说过话,可是像她这样站在柳萍这边的人,却还是少数,更多的网友们却是用一种十分苛刻的眼光去评估着柳萍,甚至在她扯开抱住自己双腿的“亲生儿子”的双手之时,骂她太过绝情狠心。

    可是在网上激愤骂着柳萍的他们却忘记了,在这件事情里边,从始至终,柳萍才是那个受害者。那个所谓的“婆家”,那些“丈夫”、“公婆”,甚至是“孩子”,那都不是她自愿拥有的。甚至当初被肖家买去做媳妇之后,谁都不知道她在肖家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

    可是他们这些人,就只是凭着一点片面之词,就定了柳萍的“罪”,让她遭受着大家的非议,让她终于不堪受扰,选择了跳楼自杀。

    “为什么呀,她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最后死的却是她?”

    明明,她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人,但是被指责的是她,最后承受不了舆论的人,也是她。

    顾蒙翻看了一眼评论,皱眉道:“有时候,人的言语,那是一柄无形的伤人的剑,会将人伤得血痕累累,最终承受不住。”

    而柳萍,她便是没有承受住这些“非议”,所以她选择了自杀。

    对于她来说,自杀或许才是一种解脱。

    许心茹愤愤的道:“这个周星娱乐,还有这些网友们,那些非议柳萍的人,他们都是害死柳萍的凶手!”

    而当初指责柳萍绝情的人,骂她骂得最火的人,现在都说不出话来了。他们也许不是想要柳萍去死,只是随口在网上敲下了一段话,可是却万万没想到,柳萍竟然会因此而自杀。

    在死亡面前,就显得他们当初的所作所为有多么的卑劣。柳萍的死,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无辜,他们都是背后的推手。

    意识到这一点,很多网友觉得有些心虚了,回去把自己曾经所指责过柳萍的微博给删了。可是伤害已经造成,柳萍已经自杀了,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只能证明他们的心虚。

    当然,其中还有许多网友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她自杀关我什么事?自己心理素质太差,随便说两句,就这么说不起啊?”

    “就是,我们只是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她本身所作所为就太狠了,对待孩子都这么狠,我看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不觉得我说错了,只能证明这个人心态太差了,说了几句就去自杀,真的没意思。”

    ……

    这些“不知悔改”的网友们仍然发表着自己得看法,也许在看见柳萍自杀新闻的时候,他们有一瞬间是有些心虚的,但是很快的,他们就自我说服了自己,他们只是随便说了几句话而已,柳萍要死,他们也没办法啊?

    他们并没有做错!

    许心茹对于网上这种“键盘侠”的行为并不喜欢,大概是因为隔着屏幕、隔着网线,大家的发言无所顾忌,经常有意或者无意的伤害着别人,将现实中的不满全部发泄在了网上。

    对此,顾蒙道:“不管是现实还是网络,造下的孽,那都是存在的,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被叫做口孽,如果下了地狱,那是要遭受抜舌之刑的。”

    什么是抜舌之刑呢?

    那就是用钳子将一个人的舌头生生的扯出来,这就叫做拔舌,其中的痛苦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也是这个原因,所以才会有积口德存在,因为言语,有时候比利器更加伤人,杀人于无形。

    那些“键盘侠”们,在网上肆意的发泄着自己的负面情绪,却不知道,他们已经犯了“口孽”的罪。若是有人因为他们的言论而死亡,那他们的罪孽,那就更上了一层楼,而罪孽,多多少少会影响一个人的各个方面,譬如身体还有气运之类的。

    而这一点,他们都不知道。

    顾蒙低头看了一眼网上这些乱七八糟的言论,面无表情的施了一个法——这些人这么无所顾忌,不就是因为在网上发言不用负责吗?那她不介意让他们提前感受一下,什么叫做“抜舌之刑”。

    ……

    王冲在现实是一个脾气软弱得让人觉得有些懦弱了,别人惹他生气了,他也只敢把气憋着,不敢露出来,看上去唯唯诺诺的。

    认识他的人,都觉得他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脾气很好”的人,在网络世界,却是十分的尖酸刻薄了,经常对人进行着人身攻击,他也是指责柳萍“抛夫弃子,太过绝情”中的一员。

    在看见柳萍自杀的消息的时候,他一瞬间是有些心虚的,可是看着那些指责他太过分的言论,他心里就有些不乐意了。

    “柳萍本来就抛夫弃子,她这样的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我哪里喷错了?要死她就安静的死,还跳楼,这是想吸引人的关注吧?”

    愤愤的敲下这么一句话,王冲轻哼了一声,只觉得心里的郁气舒展了许多了,整个人都舒服了。

    那边同事叫了他一声,王冲关上手机,立刻应了一声。

    等他过去,同事就将一沓文件丢在了桌上,叫他去做,这些工作本该是同事自己做的,可是对此,王冲也只敢缩着脖子听着,笑着把文件抱走了。

    他是个十分软弱的性格,同事让他做什么,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不过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王冲发现自己好像十分的倒霉,在工作上犯了好几次的错,有的错看着就不应该发生的,可是他偏偏就犯了,被上司教训得灰头土脸的。

    等下午下班回去的时候,他忍不住还一脚踩进了一个深坑里,将他那双几乎掏了一个月工资的皮鞋给弄得脏兮兮的,还把鞋子刮出了一道口子,就连他的脚都被崴到了。

    这也太倒霉了吧!

    “……***!”

    嘴里爆了一句粗口,王冲一瘸一拐的回到了家。等回到家,他才发现家里竟然停电了,跑出去一看,竟然是自家的电路给烧坏了。

    打了个电话给房东,他躺到床上,只觉得今天这一天也实在是太邪门了吧,怎么能倒霉成这个样子啊?他就从来没有这么倒霉过。

    身心俱疲!

    他伸手把手机拿出来,随便的刷了一下微博,然后发现竟然有人因为柳萍的事情私信来骂他,原本有些疲惫的他顿时就来了精神来,噼里啪啦的敲了一段字骂了回去。

    对于网友们的谩骂,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他甚至什么享受着这么多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的感觉,谁让他现实中只是一个平凡到走在路上一点都不起眼的人呢?即使大家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之时在骂他,他仍然觉得十分的得意。

    又在网上逮着人骂了一顿,王冲终于觉得心情舒服畅快了许多,然后躺在床上慢慢的睡了过去。陷入沉睡中的他,眉头突然皱了起来,整个人也蜷缩成了一团,似乎是很冷的样子。

    而此时,王冲正抱着双臂,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像是瞬间从三伏天来到了冬天,他只觉得整个人都十分的冷,那种冷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不过也亏得这么冷了,他很快的就回过神来了,放眼朝四周看去。

    这四周都是一片黑暗,啥也看不见,倒是前边有光,还有一道身影站在那里。

    王冲走到那人面前,探头探脑的,开口问道:“喂,请问这里是哪里啊?”

    听到他的声音,眼前的人转过身来。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让他觉得有些眼熟的人,好像他在哪里看见过这张脸一样,只是他一时间没想起来这人是谁。

    “请问这里是哪里啊?”王冲礼貌的问,只是不等他再说什么,他发现自己的双手突然被人给抓住了,将他直接压跪在了地上。

    王冲大吃一惊,下意识的叫了一声,他大声的问道:“你们干嘛,你们想干嘛?”

    他扭头去看身后的人,发现那是一男一女,都目光冰冷的看着他,那冷嗖嗖的眼神,看得他心里瑟缩,心中忍不住升起几分恐惧来。

    一双鞋出现在他的眼中,王冲抬起头来,发现刚才看见的那个女人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手里拿着一个东西,像是一把钳子。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想做什么?”王冲大声的喊道,语气里充满了一种害怕。

    女人低头看着他,突然将手里的钳子拿着往他的嘴巴伸来。

    王冲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她想做什么,只是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嘴巴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在女人把钳子递过来的时候,嘴巴慢慢的张开了。

    “啊啊啊!”王冲从喉咙里发出恐惧的叫声来,可是被压着身体的他,完全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把钳子落在自己得嘴里,然后夹住了他的舌头,扯着他的舌头往外拉。

    抜舌之刑,生生的将一个人的舌头从嘴巴里□□!

    王冲瞪大眼睛,因为疼痛,他的脸上、身上瞬间就出了冷汗,嘴里发出啊啊啊的痛叫声,一张脸泪水鼻涕不断的往下流,整个人痛到了极点,恨不得自己能立刻晕过去。

    就在此时,他听到眼前的女人开口说话了。

    他已经痛到不行了,照理来说,对方说什么,他应该根本听不见,没有心思去听的,可是对方的声音却是清清楚楚的传进了他的耳朵里,而对方所说的话,也让他觉得无比的熟悉。

    “柳萍本来就抛夫弃子,她这样的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我哪里喷错了?要死她就安静的死,还跳楼,这是想吸引人的关注吧?只是没想到玩脱了,倒是把自己搭了进去……”

    “活该,大晚上的走夜路,这不是就是让人想犯罪吗?”

    “你就跟弱智儿一样……”

    ……

    机械毫无感情的声音里边,说出来话却让王冲觉得无比的熟悉。她所说的话,竟然都是他曾经在网上说过的,他当时怀着泄愤的心情,在网上不知道攻击过多少人了。

    可是现在,这人将他在网上所说过的话,都一一念了出来。

    王冲只觉得整个人十分的冷,舌头上传来得尖锐痛苦,让他整个人都在抽搐着。可是这样状态的他,却是恍然间想起,为什么他会觉得刚才那个女人的样子十分的熟悉了,因为他的确是见过对方,而且就在最近。

    那张脸,不就是那个叫做柳萍的女人的面容吗?

    想到这,王冲只觉得如坠冰窖,整个人控制不住的有些发抖,陷入了一种恐惧之中。

    他看向四周,看见黑暗的空间里慢慢的走出一道又一道的身影来,有的身影他觉得十分的陌生,可是有的人他却有些熟悉,就和柳萍一样,让他觉得陌生又熟悉,因为他们都是他在网上曾经所攻击过的人。

    而那些面容完全陌生的,他大概也猜到了他们的身份,很大可能,也是被他曾经在网上所攻击的一员。

    “啊啊啊!”

    尖锐的疼痛从舌头上传来,王冲发出一声惨叫,他感觉到,自己的舌头被生生的拔了出来,直接被扯断了,疼得他眼泪都出来了。

    呜呜呜!

    嘴里发出呜咽疼痛的声音来,不等他缓过神来,他就感觉眼前一黑,又是一道身影站在了他的面前。

    怔怔的抬起头来,他看见同样一张陌生熟悉的脸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对方手里也拿着一个铁钳。

    瞳孔猛的一缩,王冲下意识的喊道:“不要,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做了……咦?”

    一开口,他就发现不对了,他的舌头都被扯断了,他怎么还会说话?

    动了动舌头,王冲的头皮瞬间就炸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舌头竟然还是好好的,可是他刚才分明感觉到了舌头被扯下来的感觉啊。

    意识到了什么,他看着眼前这道身影,整个人快哭出来,低声下气的道:“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们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不管他怎么求饶,眼前的人还是拿着铁钳夹住了他的舌头,让他再一次感受到了抜舌之刑的痛苦。

    一遍一遍,再一次结束之后,又是另一个开始,折磨似乎永无止境的一样。刚开始王冲还尖叫求饶,可是到最后,似乎疼痛都麻木了,他只是木着脸,忍受着这似乎永不结束的酷刑。

    这样的折磨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王冲只觉得是很久很久,然后恍惚间,他慢慢的睁开眼,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了。

    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他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花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嚯!”

    猛的从床上坐起身来,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自己的嘴巴。等感受到嘴巴里还存在的舌头,他差点哭出声来。

    昨晚那是做梦?

    在升起这样的念头之时,他看见了自己手上的两条青色的痕迹,那是被人死死抓住后留下来的,他原本激动的心情唰的一下就像是被浇了一盆冰水,瞬间就冷静了下来。

    除了手上的痕迹,他还发现他的舌头特别的疼,就好像真的被人扯掉了舌头一样。

    “……”

    不是梦!

    意识到这一点,王冲立刻把放在枕边的手机拿了出来,打开手机,将网上自己曾经的发言全部给删除了。等做完这一切,他才脱力一般的倒在了床上。

    ……

    这一天,有许多网友都发现了一件怪事,那就是网上的那些戾气很重的“键盘侠”们,今天竟然诡异的安静,甚至还将过往以前的那些微博给删除了。

    ???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这时候,有一个在网上有名的喷子爬上网来,发了一条微博,他说:

    “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乱说话了,不要再拔我的舌头了,你们原谅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么一条莫名其妙的微博,却是得到了无数网友的回复,就是评论底下,看起来也有些奇怪。

    “呜呜呜,你也被拔舌头了吗?我早上醒来的时候,还以为我做梦了,可是嘴巴太痛了,没想到还有和我一样的啊。”

    “兄弟,你们也被拔舌了啊?我可太惨了,你不知道,一晚上,我都在被人拔舌头,痛得我都快哭了,恨不得晕过去,可是就是晕不过去。”

    “诶?还有这么多人和我一样,都遇到了一样的事情吗?这也太邪门了吧……”

    ……

    他的这条微博评论底下,全是什么“你也被拔舌了啊”“真是巧了啊,我也遇到了”之类的发言,简直看得人莫名其妙,就跟大型邪教现场一样。

    不明所以的网友们看得那是一脸懵逼,完全不明白这些人到底是遇到什么事情,这是要改邪归正的倾向?

    王冲等人表示,嘴巴太痛了,拔舌太痛苦了,以后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昨晚遭遇的一切,足够让他们记上一辈子,短时间内说话,大概都要掂量掂量再说了,反正不敢在胡乱说什么了。

    其他网友们虽然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些人不再胡乱人身攻击,整个网上的气氛瞬间都友好了和谐了许多。

    短时间里,网上消失了不少说话难听的网友们,让大家觉得环境似乎都清新了许多了。

    而此时,网上因为“拔舌”莫名其妙猛的安静了下来,但是有关于柳萍的消息,却没有消失。

    要不是周星娱乐所发的那些消息,柳萍也不可能自杀!

    对于一直报道柳萍、柳家消息的周星娱乐,在柳萍死后,遭受到了网友们的辱骂和攻击,网友们称他们是无良媒体,都是他们将人给逼死了。

    对此,周星娱乐这边也是焦头烂额的。而吴楠,因为有关柳萍的新闻报道都是他一直跟进的,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他也是首当其冲的。

    为了缓解网友们的怒气,公司那边选择把他推出去当替罪羊,撤了他的职,让他回家好好休息,等以后时间到了,再回来上班。

    只是这个以后是多久,并没有明确说明。

    吴楠很清楚,公司这是把他给舍弃了,已经没有以后了,他这完全是被公司给辞退了。

    心中十分的不甘心,当初要不是上边同意,有关于柳萍的消息他也不敢发出去。

    可是现在出事了,上边却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在了他的头上,这也太过分了!

    不过即使他心里多么的不甘,公司要把他辞退,吴楠也只能闷着收拾东西离开。

    等他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在电梯那里遇见了甘秀秀。

    甘秀秀冷眼看着他,冷笑道:“柳萍死了,你现在满意了吧?你将人给逼死了,晚上的时候,你就不会睡不着觉吗?”

    闻言,吴楠有些恼羞成怒,他道:“又不是我让她去死的,我为什么要睡不着觉?逼死她的分明是肖家的那些人,我只是如实的报道了新闻……”

    甘秀秀气笑了,她道:“要不是你告诉肖家人柳萍的地址,柳萍原本可以安安生生的过日子的……你到现在都不觉得你有错?”

    吴楠努力为自己解释道:“我有什么错?柳萍承受不住这些风言风语,那是她心理承受能力太低了。我只是在寻找新闻,要不是因为我,我们周星娱乐这段时间哪里会有这么好的收益?”

    “可是你现在却要收拾东西走人。”甘秀秀冷笑道。

    吴楠:“……”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前段时间他有多么的意气风发,现在他就有多么的狼狈。

    怀着怒气,他直接离开了周星娱乐。

    甘秀秀站在电梯那里,扭头看了一眼他们公司的大门,然后伸手把脖子上的职工牌子给取了下来。

    作为一个媒体工作人员,她想要给大家报导的,是真相、是事实,可是在周星娱乐待的这段时间,她看见的只是虚假,这让她再也忍受不了了。

    她要离开这里!

    ……

    吴楠抱着箱子回到了家,他心里憋着一口气,回到家把手里的箱子放下之后,他忍不住伸脚踢了一脚旁边的凳子,整个人十分的愤怒。

    他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要把他开除?

    要不是他努力的找新闻,周星娱乐那个小公司,怕是早就倒闭了。当初他说要跟进柳萍的新闻的时候,他们不说反对,等出事了,倒是把所有的事情推在他的身上了,这也太过分了!

    就在他陷入愤怒的时候,他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压了压有些愤怒的情绪,他接起了电话:“喂,我是吴楠!”

    “喂,楠哥,我是大熊啊!”电话那头立刻响起了一个粗犷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吴楠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他走到沙发上坐下,道:“是大熊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记得,上次的酬劳我是给你了的,应该没拖欠你工资吧?”

    闻言,大熊在电话里哈哈笑了两声,道:“楠哥你说什么了,我们两合作了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你的为人?每次酬劳你都手机给齐了的,一次都没有拖欠过。”

    “那你打电话过来是……”吴楠有些疑惑了。

    这个大熊和他他一直以来只是合作关系,大熊是做水军的,有时候在一些工作上会需要他的合作。就像上次柳萍的新闻,就多亏了大熊他们在里边炒热度,让这个新闻越来越火热。

    不过他们之间除了工作上,私底下基本没有联系,因此接到他的电话,吴楠是很惊讶的。

    电话那头大熊吞吞吐吐的道:“楠哥,你这段时间还好吧,有没有遇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啊?”

    “奇奇怪怪的事情?你这话什么意思?”吴楠问。

    大熊诶了一声,道:“这不是这段时间,我们工作室的人多多少少都遇到了一些事情吗……”

    他简单的把他们工作室最近所发生的事情给说了,他们是做水军的,有时候,自然是屁股有些歪,发些戾气很重的言论啊,人生攻击之类的也有。

    可是就是这段时间,他们工作室的人都遇到了一点奇怪的情况,那就是大家不约而同的做了一个梦,梦到以前被他们黑过的人拿着钳子把他们的舌头给拔了出来。

    那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梦中的那种拔舌之痛,就算是醒过来之后,仍然让人有种手脚发凉的感觉,余痛似乎还在。

    当然,一个噩梦而已,大家刚开始也没放在心上,可是奈不住他们工作室,几乎所有人都做了这么一个梦,包括他自己,也做了一个梦。

    这时候,他们到网上一看,发现不止是他们,还有很多人也都做了这样的一个梦,而这些人,都是在网上曾经骂过人,发过很多不适当言论的人。

    大家这一合计,越发觉得这件事情有些恐怖了,怎么看都透着一种邪门来。

    所以大熊才会打电话来问问吴楠。

    听完他的话,吴楠嗤笑了一声,对他这种疑神疑鬼的心态有些嗤之以鼻,他道:“不就一个噩梦,怎么就把你们吓成这样了?胆子也太小了吧。”

    “话不是这麽说啊。”大熊道,“要是一个人做这样的梦,那当然没什么啊,可是大家都做了这样的梦,那就很奇怪了……楠哥你这么问,难道你没做这样的梦?”

    吴楠道:“我当然没做什么梦……”

    大熊诶了一声,道:“这倒是奇怪了,楠哥你怎么会没做梦呢?”

    闻言,吴楠哼了一声,道:“听你这么说,是很希望我做这样的噩梦?”

    “不不不,当然不是了,我只是在关心楠哥你,怎么说,才刚发生了柳萍那样的事情。”大熊说道,心里也有些不是味。

    他们所水军的,黑人那是常有的事情,可是把人给害得自杀了,心里却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楠哥,以后你可能要去找其他人合作了。”他突然说道。

    吴楠疑惑的嗯了一声,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大熊道:“就这事吧,我总觉得,做水军也不是个事,我和人商量好了,打算开个火锅店来着,不做水军了,所以你可能得找其他人合作了。”

    “……”

    大熊还在那头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他这人其实并不适合水军这个工作,因为心肠实在是太软了。

    不过吴楠和他一直合作得很愉快,所以要再去换个合作对象,还真是让他有些烦躁了。

    要挂电话的时候,大熊吞吞吐吐的道:“楠哥,你还是小心点吧……那个,自从柳萍死后,就发生了一些很邪门的事情,你,那个……”

    柳萍的事情,差不多都是从吴楠身上开始的。要是真的有鬼这东西的话,柳萍的鬼魂说不定会去缠着你了。

    大熊心里这么想着,只是画到嘴边,倒是不好说什么,只说了一句“你还是小心点吧”,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吴楠看了一眼挂断的电话,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他知道大熊欲言又止的想说些什么,不过他向来不相信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鬼吗?

    至于大熊所说的大家都做了同一个噩梦,这倒是有些奇怪了,难道是大范围的磁场改变,让大家做了同一个梦?

    可是,为什么会做拔舌这样的噩梦呢?

    吴楠心里有些不解,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现象了。

    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伸手随便把从公司抱回来的这个箱子踢在角落里,他松了松领带,打算去浴室泡个澡,放松一下。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将水关上,吴楠躺在浴缸里,整个人被热水浸泡着,长长的松了口气。

    一边泡澡,他一边思考着现在的情况。

    对于柳萍的事情,他心中表示有些遗憾,但是却并不觉是自己的错。为了拿到足以吸引人眼球的新闻,有时候,一些必要的手段那是必须有的。

    他只是把柳家的住址告诉了肖家的人,顶多就告诉他们了,要怎么才能让柳萍跟他们回去。

    除了这些事情,其他的他什么没做,柳萍发生那样的事情,他也很意外。

    他没想到,柳萍的心理承受力会这么低,只是被网友们骂了一下,就想不开,直接跳楼了。

    要是她不跳楼,他也不会被公司开除了。

    想到这,吴楠的脑海之中闪过了一双瞪大的眼睛。

    鲜红色的血液像是炸开的西瓜一样,里边的东西全部都碎了,柳萍就这么躺在地上,像是在怒瞪着他一样。

    “……”

    心里有些慌乱,吴楠深深的吸了口气,把自己埋在了水里。

    他肯定是被大熊的话给影响了,什么鬼不鬼的,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鬼!

    这么想着,他心里似乎安稳了许多,而刚才所憋的那口气也慢慢的没了,他立刻就打算从水里出来。

    只是,在他要冒出头来的那一瞬间,他感觉有什么按在了他的头上,将他的头使劲的往水里按去。

    “唔!”

    浴缸里的水,瞬间翻涌了起来。搜书吧手机用户请浏览 m.soshu8.net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