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6章

作者:容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昭夕怔怔地看着那个视频。

    结尾处海子的诗歌渐渐消失成金色的光点,散落在屏幕上,像海面上化作泡沫的小美人鱼,这个工作室也将不复存在。

    她不敢相信地抬起头来,对上程又年沉静安然的目光。

    “你早就知道?”

    程又年微微一笑:“也不算太早。”

    “什么时候知道的?”

    “大概是,今天早上天不亮时。”

    昭夕又愣住了,低头再看视频的首发时间——

    “可是,这条微博是下午六点才发布的啊!”

    “是吗。”程又年仍在笑,“那他们的效率倒是比我预计的还要快,看来是加班加点完成的。”

    从视频剪辑到后期加工,插入旁白等等,两位娱记的效率当真惊人。

    程又年想起他们信誓旦旦的表情,和临走前拍着胸脯说“西柚CP的终身幸福就包在我们身上”的语气,没忍住笑了。

    一早知道昭夕所在的行业并没有表面上那样光鲜亮丽,甚至有许多污浊暗涌。可原来黑夜也不见得没有光亮。

    “像三月的风扑击明亮的草垛,春天在夜里细数她的花朵。”

    如同顾城的诗一样,很多不为人知的美丽恰好绽放在夜里。

    昭夕追问:“你认识这两个狗仔?”

    “说不上认识,毕竟今天才第一次见面。”

    “在哪里?”

    “就在你的公寓大门外。”

    昭夕瞠目结舌,“可是,可是你下午才到北京啊!”

    “准确说来,早上就到了。”程又年拉她坐在身旁,耐心解释,“原本想第一时间来见你,但在大门外被他们拦住了。你这两天是不是一直没出门?”

    “你怎么知道?”

    “他们等了你整整两天,一直守在附近,想把事情的原委和所有底片都还给你。”

    一瞬间,所有她错过的事实都迎头而来。

    昭夕被巨大的眩晕感击中,怔怔地听着那些她错过的事,最后才错愕地问:“可是你都知道来龙去脉了,为什么下午还要听我重新讲一遍?”

    明明那么困,听到一半时靠在沙发上就睡了过去……

    “因为错过了。”程又年凝视她片刻,有些苦涩地说,“昭夕,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没能陪在你身边,没有及时了解你当时的心情,也不能开导你。所以我想,至少事后我该做个合格的听众。”

    昭夕看他良久,唇角微扬,定定地注视着他:“那你要说到做到,程又年。”

    “做到什么?”

    “我不要求你做多啦A梦,在我有难时能有求必应,替我解围。我只有一个要求,希望你当我的听众和观众,分享我的喜怒哀乐,和所有的突发奇想。”

    “比如这个?”

    程又年微微一笑,拿起茶几上的导演剪辑版《乌孙夫人》。

    当两人坐在沙发上一同看电影的时候,网络上的热浪依旧汹涌。

    视频的点击量不断攀升,热搜也依然处于流量顶峰。

    前些日子关于昭夕的所有新闻、旧贴都被翻了出来,巨细靡遗都能与视频里的证据对上号,证实了昭夕的清白无辜,也推翻了林述一添油加醋伪造的所谓黑料。

    林述一已经早娱乐圈消失数月,从年前到年后,昔日的热度也消减得差不多了,如今东山再起,再登热搜,却没想到是这样一种起势法,直接黑得体无完肤。

    “这是哪条阴沟里爬出来的臭蛆?自己恶臭,还想把别人也拉下水,吐了。”

    “重点难道不是,林狗明明是因为自己作死,演技糟糕不知提升,偏偏走什么歪门邪道自荐枕席,这才被踢出了剧组。现在回头要反咬昭夕一口,怎么,自己是怎么走到今天的心里没点逼数,只知道怨别人?”

    “我想看他的粉丝还有什么话想说。”

    “ 1,之前他出事了,断断续续几个月都还有人替他鸣不平,说昭夕家大势大,他是被陷害被打压了。”

    “搞笑呢吧,铁证如山,还要人家狗仔给你重播多少遍?【自荐枕席,问过我感不感兴趣了吗?】怎么,X3还不够,要不要给你九九乘法表都来一遍?”

    ↑

    以上,是吐槽林述一的。

    与之相关的一系列热搜中,最优秀、最多人点赞的便是——

    #林述一迷惑行为大赏#

    #男明星自荐枕席不成功,变身复仇者联盟#

    油菜花的网友甚至替他P好了图,一整个复联的海报上,所有人的头像都被P成了林述一:花枝招展的林述一,搔首弄姿的林述一,给洗发水打广告的湿漉漉的林述一,和眼波迷离演技更迷离的各类花式林述一。

    紧接着,大家的第二个关注点是,嗯?西柚CP……?

    “讨论完了林述一,没人说说彩蛋的这对CP吗?”

    “我能说我重放了五遍吗?就为了从那模糊不清的马赛克下一睹这位保密人士的真容!”

    “楼上是我本人吗?狗仔说他长很帅,我TM望穿秋水就想看看常年跟拍明星的狗仔都说帅的男人到底有多帅!差点没把脑袋塞进屏幕里。”

    “各位观众,看不到脸也不妨碍鉴赏美男。麻烦各位回到四分零七秒,看看他削苹果的时候的那双神仙手。再回到三分五十二秒他站在黄线里面的那张图,昭夕得有接近一米七吧?他居然还能高出她近一个头,胸以下全踏马是腿。最后再看看病房里两人对视的那个画面,马赛克没打全,露出嘴唇和下巴了,我踏马看湿了。”

    “楼上我怀疑你在开车但我没有证据,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请问我可以申请上车吗?”

    “请楼上的姐妹再写一篇衍生文,被论文虐死的我好了我可以我又活过来了!”

    于是在林述一与昭夕的恩怨情仇被热议长达两小时后,新的热搜悄然而至。

    #西柚CP#

    #向全世界安利最好的西柚CP#

    #羡慕昭夕#

    #昭夕男朋友#

    后来,无数人咔嚓把五分钟视频剪成了一分多钟,所有关于林述一的部分被一剪没,只剩下了昭夕与程又年的部分。

    短短半小时内,新的超话诞生了。

    超话广场上忽然聚集起了一众粉丝,纷纷宣布自己是这对CP的祖宗粉,要将西柚CP发扬光大、开花结果。

    无数人呼喊着“我可以”、“给我磕”、“往死里磕”……最后某条跪求西柚CP上恋爱综艺的微博被顶上首页。

    对此,昭夕一无所知。

    另一边,和网友们一起激动的还有两个人,L&H工作室主创兄弟俩,卢思礼和徐浩。

    两人蹲在十平米的工作室里,扒拉着盒饭,不时动动鼠标,跟进舆论,然后吧唧一阵敲键盘。

    周围乱七八糟堆着网线、杂志和一堆资料,书柜上光是相机都放了好多只。

    看见有趣的评论时,两人还乐呵呵地给彼此念念。

    “你听这个啊:怒踢小鲜肉为哪般,身边已有花美男,自荐枕席多大脸,老娘你也想高攀?哈哈哈哈,搞绕口令呢这兄弟!”

    “喂喂,看这个,超话已经有七千粉丝了!”

    “什么?这狗东西居然说她是粉头?!粉你个大头鬼啊!”卢思礼扔了盒饭,噼里啪啦打字,边打边念,“老子才是粉头!老子是送西柚CP出道的始祖!”

    “诶诶,这个人问程哥是不是徒有其表的小白脸,昭夕看上他的脸和身材把他包养了——”

    卢思礼扔了鼠标,立马凑过来,“啥?哪儿呢!”

    他一把扯过徐浩的键盘,又开始噼里啪啦打字:“你见过清华毕业,MIT归来的小白脸?兄弟,你可能对小白脸三个字有什么误解。”

    盒饭没吃多少,两人化身三头六臂,四面控评,八方回复。

    某一刻,大门响了。

    “谁啊?”徐浩大大咧咧地踢开椅子,把门一开。

    迎面而来的一脚踹在他肚子上,险些没把他踹吐血。

    卢思礼吓一跳,扔了鼠标,一把扶住他:“怎么样啊你?”

    再抬头,门口站着气红眼的林述一,邋里邋遢,胡子也没刮,整个人半点没有从前粉丝们喜爱的隽秀清冽,只剩下浑身戾气。

    没有经纪公司约束,也没有任何商业活动可接,他在几个月的时间里抽烟喝酒,没有做任何身材管理,如今一脸颓丧,整个人看着松松垮垮,还胖了一圈。

    徐浩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你干什么你?”

    林述一阴沉沉地盯着他,一把抽出口袋里的水果刀,“出卖我,你们要付出代价。”

    徐浩和卢思礼脸色一变,纷纷叫嚷着“你别冲动”、“不要乱来”。

    最后,徐浩咬牙,冲着林述一扑了过去,一把将他推出了门,连带着自己也扑了出去。

    他把林述一压在地上,扭头冲卢思礼叫:“关门报警!快点!”

    林述一气红了眼,人虽倒在地上,拿着刀就朝他背上扎。

    卢思礼尖叫着,拎起一旁的椅子,冲出门就喊:“让开徐浩!”

    徐浩朝旁边一滚,卢思礼便将椅子向林述一砸去。

    趁林述一吃痛地叫嚷时,徐浩一把夺过他手中的水果刀。

    动静太大,惊动了邻居,有人从猫眼看到这一幕,迅速报警。十来分钟后,匆忙赶来的民警才结束这场闹剧。

    “怎么回事?”民警猛喝一声,将三人分开。

    为首的警察左右看看,在看见林述一时,顿了顿,狐疑地说:“你不是那个明星吗?”

    卢思礼立马说:“警察同志,就是他,他持刀上门行凶!”

    林述一还在咒骂,像个疯子一样。

    警察看看卢思礼:“他为什么对你们动手?”

    徐浩说:“我俩爆了他的料!”

    卢思礼:“我们是记者,记者证就在屋里,您看了就知道!”

    万万没想到,空气忽然寂静了几秒钟,几秒钟后,民警用恍然大悟的表情看着他俩,试探着问了句:“西柚CP?”

    徐浩:“……”

    卢思礼:“……”

    两人一懵,面面相觑,一时间没说出话来。

    一旁的女民警扑哧一声笑了,拍了那位同事一掌,“上班时间,少聊八卦啊!”

    再看看徐浩,她担忧地说:“这位同志,你背上被扎伤了啊,先送医院吧。”

    徐浩好像这才发觉自己背上被扎了一刀,立马哎哟哎哟叫起来,边叫还边问警察:“他这算是故意伤人罪吧?得坐牢啊!快把他逮进去关几年,免得他继续祸害人!”

    不管怎么说,三人还是要去派出所做口供,徐浩有伤在身,先送医院包扎。

    卢思礼和林述一分别坐在两辆警车上,一前一后。

    被两名警察包围着,卢思礼还不忘一路唠嗑:“你们民警同志也看微博啊?”

    民警:“怎么,警察不是人吗?不能有娱乐活动?”

    “那你俩磕CP吗?”

    “……你适可而止啊!”

    卢思礼撇嘴,“是我的CP它不香,还是我的照片它不甜?”

    “甜甜甜。全世界就你的西柚CP最甜。你闭嘴吧你,录口供的时候再说话!”

    夜里十一点,关于林述一的新闻又一次攻占各大头条。

    只是这一次,他的名字赫赫然出现在社会板块,而非娱乐板块。

    “林述一持刀伤人。”

    “林述一入室抢劫。”

    “林述一杀人未遂。”

    耸人听闻的标题一个比一个夸张,就连夜间新闻也开始滚动播报这个消息。

    配图是目击者爆出的照片:林述一邋里邋遢被警察铐上车,神行狼狈。

    程又年在看到新闻的第一时间,给卢思礼打电话:“出什么事了?”

    电话是早上一起讨论视频时留下的。

    卢思礼说:“嗨,没啥事儿,他不是想红吗?我俩再帮他一把。”

    “你们受伤了吗?”

    卢思礼顿了顿,“徐浩被他扎了一刀,不过你放心吧程哥,小伤而已——”

    “这会儿在哪儿?”

    “诶?在外面吃猪蹄。”

    “……”程又年没忍住笑了两声,松口气,“还能吃猪蹄,看来确实没什么事。”

    下一秒,昭夕拿过了电话,镇定地说:“见个面吧。”

    对面立马哑巴似的,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她补充一句:“你好,我是昭夕。”

    对面这才磕磕绊绊说:“我,我知道你是昭夕——”

    卢思礼捂住话筒,对一旁啃猪蹄的人说:“我靠,昭夕给我打电话了!她说要跟我们见面啊啊啊!”

    啪嗒一声,徐浩手中的主题落入碗里,溅起一片汤汁。

    “谁?干啥?”

    他的眼睛也慢慢瞪圆了。

    对面,拿着手机的人终于笑了,她说:“谢谢你们,真的很感谢。请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当面道谢吧。”

    顿了顿,她笑着叫出他们的名字:“卢思礼,徐浩。”

    在换好衣服,与程又年一同赶往路边的猪蹄店时,昭夕给陆向晚打了一通电话。

    “睡了吗?”

    “还没有,你终于想起我了姐姐?”陆向晚气咻咻地说,“给你打了一万通电话,这会儿知道回我了?你的新闻铺天盖地,西柚CP势头如火如荼,我哪里睡得着?”

    昭夕笑了,“没睡就出来吃点东西吧。”

    “吃什么?”

    “猪蹄汤?”

    “……”

    陆向晚:“大姐我知道你现在有下家了不怕长胖,但堂堂女导演,请客就在路边的猪蹄小馆子里,你这人设是不是也崩的太快了一点?”

    昭夕笑了,流利地报上地址:“快来吧,有个忙要你帮。”

    “帮什么?”

    “说不定是我帮了你大忙呢?”昭夕坐在车上,看了眼开车的程又年,“上次你不是说你们社里缺人吗?尤其是摄影记者。我这边有两个好苗子,你来看看。”

    陆向晚:“?”

    陆向晚:“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种苗子?有记者证没?是这个专业吗?有没有从业经验?”

    昭夕唔了一声,说:“记者证有,专业也算对口,从业都好多年了……”

    “好嘞,立马到!挂了!”

    陆向晚风风火火挂了电话,只是等她赶到现场才发现……

    昭夕给她找了两个……

    狗仔。

    拍过什么大新闻吗?

    徐浩:“前年那个李XX出轨大新闻,big news,我拍的!”

    卢思礼:“去年嫁入豪门的徐XX夜总会包养小白脸,轰动一时,我拍的!”

    陆向晚:“……”

    两人并不知道昭夕想替他们介绍工作,只是兴致勃勃、洋洋得意细数自己的战绩,最后才感慨:“可是狗仔生涯里最辉煌的一笔,还是您二位提供的新闻素材。”

    卢思礼从包里抽出纸笔,小心翼翼递给昭夕:“能给我签个名吗?To签那种……”

    昭夕笑了,拿过笔:“要我写点什么?”

    “都可以,只要抬头写To粉头卢思礼,其他什么都好。”卢思礼笑嘿嘿地说,“我就是想有个御赐的粉头招牌!”

    昭夕忍俊不禁,沉吟片刻,唰唰几笔,最后又把纸片递给程又年:“你也签个名。”

    卢思礼受宠若惊:“可以吗?程哥也能签?”

    程又年莞尔:“可以。”

    他也低头,认真签上自己的名字。

    最后纸片抵达卢思礼手中,他低头一看,看见上面写着这样两行字:

    祝我们的记者朋友卢思礼&徐浩万事顺遂,前程似锦。

    感谢你们为我们做的一切。

    落款是昭夕,程又年。

    问过徐浩的伤势,大家又一起吃了顿宵夜后,程又年开车一一把他们送回家。

    陆向晚临下车前,从包里拿出两张名片,分别递给卢思礼和徐浩。

    “嗯?”

    两人莫名其妙接过名片,低头一看,惊了。

    新华社驻北京分社,新闻办公室副主任,陆向晚。

    卢思礼、徐浩:“???”

    震惊地抬头望着陆向晚,两人惊吓里还带着肃然起敬的心情。

    陆向晚微微一笑,问:“有兴趣来试试吗?”

    两人都快从座椅上弹起来了,正襟危坐,小鸡啄米般,点头如捣蒜。

    “想想想!”

    “可以吗?”

    陆向晚说:“可不可以,这会儿我也不知道。我不了解你们的基本功,也不知道你们对新闻的嗅觉是否敏锐。但做新闻除了这些以外,还要有一颗正直的心,不管什么时候都勇往直前的热忱。”

    她看了朝夕一眼,对两人笑了。

    “一周时间,等徐浩把伤养好,你们来社里面试吧。”

    前排的昭夕无声地对她比嘴型:“谢谢。”

    陆向晚转身走了,抬手懒洋洋挥了挥,头也不回道:“下次请我吃大餐,要死贵死贵的那一种啊。”

    夜色下,她身姿笔直,时刻都像她行文时手中锋利的笔,几欲划破夜色。

    可那语气又懒洋洋的,带着几分柔软天真。

    一场闹剧落下帷幕,林述一就此消失在了公众视野里。

    有人说他坐牢了,有人说他出国了,但不论如何,他都算是自食苦果。

    昭夕望着十二楼窗外的夜色,身后传来程又年的声音:“在想什么?”

    她回头笑了,“在想,我好像有一个新的故事要讲。”

    “什么故事?”

    “暂时不告诉你。”

    她思索着,保密工程也不知道能不能拍,还是先去地科院问一问,如果需要国家审批,还要麻烦点走个流程才好。

    他愿意做她的观众和听众,永远永远。

    那么,她也想让他参与到她的故事里,每天每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