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5章

作者:闻笙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时值六月, 阳光正好。幽蓝的天空万里无云,蝉鸣夹杂着一丝燥。

    绿化带中的白色凤尾兰被一阵热风荡过,似风铃般摇曳。

    这是易思智造召开发布会的日子, 承办活动的酒店红毯铺地、花团锦簇。

    易思智造的高管尽数出席,长丨枪短炮的媒体严阵以待, 无数同行翘首以待。

    一辆黑色迈巴赫在工作人员的指挥下缓缓停到停车场中央。

    顾新橙坐在后座,腰杆笔直, 膝上放着平板电脑, 正对着PPT默念此次发布会的演说词。

    傅棠舟握住她的右手,问:“紧张吗?”

    顾新橙说:“不紧张。”

    他觉着好笑,问:“那你手抖什么?”

    她小声辩驳道:“我激动, 不可以吗?”

    “现在就这么激动, ”傅棠舟揶揄道, “一会儿见了媒体, 还不得晕过去?”

    顾新橙被他这话激得颇为羞恼, 她将自己的手从他掌心抽走,说:“你也太小瞧我了。”

    正说着话,后车门被打开。

    于修毕恭毕敬地说:“傅总,顾小姐, 请。”

    傅棠舟先行下车,他身形挺拔,西装革履,锃光瓦亮的皮鞋踏上红色绒毯。

    他回过身,向车内伸出右手。一只白皙纤细的手搭上他的手心, 他松松一握,将顾新橙从车内牵了出来。

    日光刺目,像是有长焦镜头的光圈自天空向下照耀。

    顾新橙下意识地想用手做檐,遮挡阳光,一只大掌搭上了她的额头。他温和一笑,说:“走了。”

    想要去往发布会现场,还得走过长长一段红毯。红毯两侧有鲜花气球,彩带飘飞,横幅招展。

    顾新橙走了两步,步子突然小了不少,两人刚拉开一人身的距离,傅棠舟就顿下脚步,问:“怎么了?”

    她有点儿心虚,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感觉跟结婚似的……”

    她忙着准备发布会的内容,会场布置这种事情是其他同事筹办的,谁知道搞成了这副样子。

    傅棠舟听了这话,四下看了看,嘴角忽地扬起一抹弧度,他说:“是挺像结婚的。”

    顾新橙的脸倏然一红,心想她刚刚干嘛要说出来呢?这下更尴尬了。

    他见她娇羞的模样,眼底的笑意更浓了:“放心,以后咱俩结婚,现场肯定比这好看。”

    顾新橙嗔道:“谁要跟你结婚了?”

    傅棠舟直接将她拉至身边,手揽住她的细腰,说:“靠近点儿,结婚哪有离那么远的。”

    他这话一出,她脸上的红云直接飞上了耳朵尖,却也没推开他。

    两人步入旋转玻璃门,正对着大门是巨幅蓝色KT板,上书“易思智造技术品牌发布会”十一个大字。

    此次发布会,易思智造花费重金,请了不少重量级嘉宾和媒体,势必要在人脸识别领域进行一场突破性的革命。

    顾新橙望着那行字,莞尔一笑。今天这场发布会,她将是主角。

    有媒体驻扎在此,两人走近KT板,闪光灯亮个不停。

    媒体镜头下的顾新橙仪态万方、容姿优雅,傅棠舟品貌非凡、从容不迫。

    几个眼尖的财经记者早就注意到他们亲昵的姿态,私下里小声讨论着。

    “这不是升幂资本的总裁么?”

    “升幂是易思智造的投资方,他来不挺正常么?”

    “我知道啊,可是他旁边那女的是谁啊?参加个发布会还带女伴?太隆重了吧。”他的话没说完,就被卷起的纸筒敲了一下头,“哎呦,你打我干嘛?”

    “让你提前做准备,又没听是不是?这女的是今天发布会的主讲人啊,你认不出来?”

    “等等,我现在脑子有点儿乱,”他拿了块布擦了擦镜头,“升幂资本的总裁和发布会的主讲人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看样子,关系还挺好,都搂着腰一块儿来了。

    “男女之间能是什么关系?”他同事气急败坏地说,“这么重要的场合一起露面,你告诉我还能是什么关系?”

    好吧,他问了一个白痴的问题,老老实实闭了嘴。

    像傅棠舟这种金融巨子,身份尊贵,行事低调。他不是娱乐明星,没必要在这种时候博噱头,更不会随随便便带女人出镜——八成是有结婚的打算。

    这些嚼舌根的话传不到当事人耳中,傅棠舟半搂着顾新橙,一路踏着红毯,款款步入会场。

    会场内灯火通明,济济一堂。两人一同进场,半个场子里的人都注意到了。

    他们走到第一排正中央的位置落座,傅棠舟的名牌旁边紧挨着的就是顾新橙的名牌。

    她看着那两张名牌,胸中感慨万千。

    他的位置从来都没有变过,而她的位置却一直在变。

    从一个寂寂无名的小场务,到和他相隔好几排,再到今天坐在他身旁。

    期间经过多少波折跌宕,恐怕只有她自己能体会。

    严总坐在傅棠舟另一侧,他见两人一起出现,露出惊讶的神色。

    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投资人是什么时候把他麾下的得力干将收入囊中的呢?他竟毫无察觉。

    “傅总。”严总打了个招呼。

    “严总。”傅棠舟微微颔首,拉着顾新橙一同坐下。坐下以后,手都没松开。

    严总心底有许多问号,可他知道不宜打听这种事儿,心知肚明就好了——以后他可不能真把顾新橙当下属看了,态度得恭敬点儿。

    傅棠舟竟主动开口:“我给她加油鼓劲儿来的。”

    顾新橙面色稍窘,他这话说得,颇有点儿像送小学生上学一样。

    严总笑:“傅总好手段,什么时候成的?以后要是有好事儿,可一定得请我啊。”

    傅棠舟:“一定提前俩月给你发请柬。”

    顾新橙:“……”

    等等,他应该没跟她求过婚吧?今天这一遭遭的,好像两人只差去民政局花九块钱扯个证了。

    傅棠舟和严总聊起了近来的市场格局,顾新橙出耳朵听他俩谈话,目光落向前方的贝壳形主舞台。

    舞台上流光溢彩,鲜花团抱,这个舞台今天就是顾新橙的独家秀场。

    她又看向身后,宾客如云,座无虚席。

    她没有惶恐不安,因为傅棠舟的手一直牵着她。

    明明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能给她无尽的力量。

    这时,顾新橙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季成然。

    发布会的请柬中有一部分是送给同行的,致成科技也在受邀行列之一。

    曾经他是她的学长、合伙人,现在他们是同行、竞争对手。

    这样的转变不得不令顾新橙唏嘘。

    季成然也看见她了,他面无表情的脸上忽地扬起一丝笑。

    那笑容里没有善意,更像是一种嘲讽。他不信顾新橙能做得比他更优秀。

    顾新橙收回目光,却发现傅棠舟在看她,他应该也注意到季成然了,可他对季成然连一个眼神都欠奉。

    他的手稍稍用了下力,安抚她:“别慌。”

    “我没慌呀,”顾新橙坦然一笑,“他来了更好。”

    “嗯?”

    “我要让他亲眼见证,输得心服口服。”

    她志得意满的小模样映入他眼底,他竟跟着她一起笑了。

    她的每一丝情绪都能牵动着他的心,这一刻,他毫不怀疑一件事——他发自内心地爱着她。

    会场内明亮的灯光忽地一暗,主持人拿着话筒上场,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主持人说了几句客套的致辞,然后邀请严总上台。

    严总的讲话非常短暂,只有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他回顾了易思智造十余年的创业经历,业务的一步步扩展,最终将话题定格到此次发布会的焦点——人脸识别。

    他的讲话即将结束,顾新橙整装待发。

    傅棠舟替她将长发拢至耳后,说了一句:“加油。”

    顾新橙点了点头,拿了一支话筒,迈上舞台。

    聚光灯下的她,像一只漂亮的小孔雀。

    傅棠舟心里清楚,他的女人不光是漂亮。

    漂亮只是她众多优点里最浅显的一条罢了。

    台下掌声雷动,顾新橙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我是顾新橙,”甜美的女嗓经由话筒被音响扩大,回响在会场的每一个角落,“今天,非常荣幸能邀请到各位嘉宾、媒体、同行朋友,共同见证易思智造最新的研发成果——人脸识别技术。”

    她眼神明澈地注视着台下,神态自若地提起近来发生的一系列公众质疑事件:“相信在座各位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们的人脸识别技术到底是在造福人类还是为祸人类?我给出的答案,是肯定的。”

    说到这里,她的嘴角漾开一丝甜笑,“前段时间,我去逛超市,遇到一个和家长走失的小女孩。”

    场下听众聚精会神,只有傅棠舟会心一笑——是他俩一块儿去的,这是他和她的小秘密。

    “还好超市里没有坏人,她的父母第一时间通过超市广播寻找她,最终我把她平安地送到了父母身边。然而,并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像她这么幸运。”顾新橙话锋一转,用多媒体遥控器切换PPT,“根据三方权威机构的估计,我国每年被拐卖的儿童多达七万人,总数量更是高达几十万。”

    这么庞大的数据令人心惊,现场来宾大多为人父母,他们最听不得这种消息。

    一提到人贩子,人人都恨得牙痒痒。

    大屏幕上出现了一张女童的照片,顾新橙说:“这个孩子名叫萌萌,这是她三岁时的照片,而她在四岁那一年被拐卖了。”

    这张照片年代久远,异常模糊,女孩儿的面孔也很稚嫩。

    “她的父母从来没有放弃寻找过她,但距离她被拐卖,已经过去了整整八年。即使萌萌从父母面前路过,他们也很难认出她就是他们走失多年的女儿。”顾新橙不疾不徐地说,“孩子的相貌发生了变化,是寻回走失和被拐卖儿童的难点之一。”

    “萌萌从西部被拐卖到某沿海发达省份,若要凭人力寻找,恐怕是大海捞针。然而,就在十几天前,我们通过最新的人脸识别技术,找到了萌萌。”顾新橙的话让场下听众欢欣鼓舞。

    “这是易思智造利用人脸识别技术模拟出的萌萌相貌,这是萌萌现在真正的相貌。”大屏幕上出现了两张相像的照片,这两张照片逐渐重叠,相似度竟然高达90%,在场听众纷纷惊叹。

    “我们和公安部门合作,将萌萌的人脸数据导入系统,她出现在公共场所,被镜头监控到,经过警方的再三确认,这就是已经和亲生父母分离了八年的萌萌。”

    利用人脸识别技术,帮父母找到被拐卖的孩子,这毫无疑问是一件大大的善举。

    “不仅如此,我们还从公安部门调出了一部分潜逃十年以上的罪犯照片,通过人脸模拟和识别,目前已有一半逃犯落网。”顾新橙的语气非常自信,“剩下的那一半,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演讲刚进行到一半,听众们就情不自禁地开始鼓掌。

    傅棠舟目不转睛地看着顾新橙,她的脸在聚光灯下,熠熠发光。

    而他眼里的爱意,快要满溢。

    “几年前,我去参加AI行业峰会,有一位嘉宾的演讲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顾新橙说,“他在演讲中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如何让AI帮助人类未来更加繁荣,而非被其压制呢?”

    说到这里,她的眼神看向傅棠舟,他笑容浅浅,温柔地注视着她。

    “他给出的答案是友善的AI,价值观和人类一致,并且愿意和人类并肩作战的AI。”顾新橙说,“时至今日,这句话一直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中。”

    那时的她,刚和傅棠舟分手,不愿听他的话。

    可她不得不承认一件事,她一直都被他所吸引。即使是分手以后,他也在另一个方面悄无声息地影响着她。

    “人工智能只是一种技术,我们该提防的不是这种技术,而是使用技术的人。”顾新橙说,“技术的善恶属性会随着使用者而改变,我们利用技术去做善事,那么它便是善的;如果人类不约束自我,让恶意膨胀,那么越先进的技术,就是越可怕的帮凶。”

    近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已经印证了这一点。

    对于一项新技术,人类必须收敛自身的欲望,否则必将招致祸害。

    易思智造今天的发布会,扭转了舆论局势——争论的焦点,不应该是技术,而是技术的使用者。

    在演讲的最后,顾新橙说:“易思智造将和公安部门、民政部门长期合作,为寻找失踪人口、抓捕逃犯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支持,这是我们回馈社会的公益行动。”

    “在此,我也恳请在座的各位同行心存善意。不要放任人工智能为祸社会,而是利用人工智能做善举。我们不仅是竞争对手,也是命运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AI行业的发展需要每一位同行的支持,谢谢大家。”

    顾新橙冲台下深深鞠了一躬,场下的掌声经久不息。

    她抬头的时候,特地向季成然的方向看了一眼,他不知何时已经离场了。

    发布会结束后,网络上引发了新一轮的思考,网友们纷纷对易思智造竖大拇指,表示日后一定会支持易思智造的产品。

    这场发布会的召开也为易思智造迎来了无数机会。试问,这样一个有善心、有格局的企业,怎能不让人放心呢?

    至于致成科技,顾新橙已经没有闲心关注它的后续了。

    她最近忙着接商务合作,有时候一天得谈七八笔,她已经快忙疯了。

    每一个加班的深夜,傅棠舟都会在公司楼下等她。

    他监督她不准加班太久,要早点儿回家休息,身体最要紧。

    你看看,现在他又到楼下了。

    顾新橙迫不得已收拾东西,小跑着下楼——他跟她立了个规矩,她迟到多久,晚上在床上就得加时多久。

    起初她还不信,有一次足足磨蹭了快俩小时。

    当天晚上傅棠舟把她折腾到三更半夜,她不得不跟他求饶,说她以后再也不敢了。

    她好恨,说好的男人三十岁以后就不行了呢?根本就是在骗人。

    顾新橙踩着高跟鞋走到地下停车场,昏昧的灯光下,傅棠舟颀长的身影笼上她的心头。

    她微微一笑,跑了过去,傅棠舟伸开手臂,将她抱进怀里。

    他身上依旧是熟悉的雪松香气,清冷而萧瑟,却令她心安。

    “饿不饿?给你买了点儿宵夜。”他说。

    “傅棠舟,”顾新橙不满地抱怨着,“我跟你在一起以后,已经长胖好几斤了!”

    他嘴角衔着一丝坏笑,手不规矩地在她身上揉:“长这儿了?”

    她立刻捂住,羞恼地跺脚:“不准乱摸!”

    “好,不摸了,”傅棠舟将她带回车里,门一关上,他继续说,“回家慢慢摸。”

    他真是越来越厚脸皮了。

    车子驶上熟悉的建外大街,车窗外的景致和几年前相比,变化不大。

    满街华灯,车水马龙,沿街风光,美不胜收。

    这里是北京。

    顾新橙转过头,看向傅棠舟。

    他专心致志地开着车,灯光汇聚成一片火海,映入他深邃的眼眸。

    他察觉到她的目光,回头看她。

    两人沉默以对,又相视一笑,早已形成默契。

    顾新橙抬起头,苍穹之上,明月皎皎。

    这些年,分分合合,跌跌撞撞,她明白一个道理。

    有些事可以努力,有些人却不行。

    能走到最后的,其实一开始就是同路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