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3章

作者:耳东兔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凌白多次要求要见李靳屿。

    李长津去过一趟,叶濛去过两趟,就连钭菊花都跟她3QC视频过一次,但叶濛始终没让她见李靳屿。

    “是他不愿意见我?”她穿着囚服,隔着那面玻璃,看起来面色冷然。

    探监室里的墙格外高,叶濛仍是那晚的黑色西装,袖子捋到小臂处,靠着椅子,在一束满是粉尘的昏暗光束里,摇摇头,告诉她说:“并不是,是我们没有告诉他,外公没有告诉他,奶奶也没有告诉他你想见他,甚至连梁运安、方局长,温延,我们都在尝试保护他。因为怕你再说出让他难堪的话。”

    李凌白浑身颤栗,倒也不是懊悔,只是觉得自己曾经怎么甩都甩不掉的东西,怎么忽然就有一大帮人护着。

    李凌白喃喃地问:“李卓峰怎么样?”

    “因为你,他在学校里已经没有朋友了,所有人都知道他妈妈是个杀人犯,没有人愿意跟他做朋友。外公准备下个月带他回英国。李卓峰不愿意走。”

    李凌白闭了闭眼,睫毛微微颤着:“让他走。”

    顿了一顿,叶濛没接话,狱警始终面无表情在旁边立着。

    而后,李凌白又开口:“你跟李靳屿什么打算?”

    “过几天回宁绥,至于未来,我想你应该不关心,不过我还是打算告诉你一下,我准备生三个小孩,我跟孩子们会非常非常爱他,”叶濛站起来说,“还有,你下次如果再闹着要见谁,是没人会来看你了。”

    李凌白那瞬间有些模糊,她感觉自己已经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看着叶濛的脸,她觉得遥远像是汇聚在时光尽头的幻象,然后脑中倏然闪过几道白光,不知道为什么,那道白光,变成了李思杨他爸的脸,脑中的画面似乎渐渐清晰起来——那时候她好像还在上大学,她看见校门口那棵熟悉的老槐树底下一道穿着白衬衣的身影,很温润。虽然长得一般,成绩也平平,但他是她见过最温柔的男人,是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

    画面一切,突然变成了李明轩的脸,一切噩梦的开端。

    八月的雨格外绵长,风雨飘摇,绵雨如针,绿叶上盛着蓬蓬雨珠,站在棉柔的雨幕下,整座城市就像一幅道不尽儿女情长的缱绻画卷,风温柔,茎叶缠绵。

    那晚从警局回来之后,叶濛直接带李靳屿回了丰汇园,没有回李长津那边。两人坐在保姆车里,夹在细雨朦胧的车流中一点点挪着,叶濛跟李长津通完电话,转头看了看仰着脑袋闭眼靠在座椅上一言不发的李靳屿,视线缓缓从他干净突起的喉结挪上去。

    那几天因为李凌白,他心情不太好。连眉头也是紧紧拧着,叶濛锁掉手机,顺势用手探了下李靳屿额头的温度:“不舒服?”

    “没有,”李靳屿直起脑袋,那双干净像小鹿一样的眼睛侧过去看她,“外公说什么?”

    叶濛同他对视一会儿,然后别开头看向车窗外:“没说什么,让你好好休息,他说他要回一趟英国。”

    李靳屿哦了声,靠回去,头继续仰着,盯着车顶半晌后忽然开口说,“我们在北京待一阵吧?我暂时不想回宁绥。”

    叶濛再度回头,男人喉结微微滚着,那道疤冷淡又疏离,她的思绪仿佛飘回两人刚认识那会儿,她当时万万没想到,那个在湖边看起来对女孩的搭讪游刃有余、神似海王的男人,其实是这么冷淡压抑的。

    叶濛看着他,久久才嗯了声。

    沿路静谧,两人影子被月光拉长,拖在地上慢慢前行,交叠,看巷子里,盛绿的树叶挂在墙葛下,墙角静静开着两株花,月光沉静如水。一切似乎都没怎么变化。

    丰汇园这套房子他们有些日子没回来了,一拐进巷口,便看见院子里那棵开满了小红灯笼似的石榴树,叶濛心情舒畅了一些,她双手紧紧抱住李靳屿胳膊,仰头看他说:“等这果子结了,我给你炒石榴果子吃,好不好?”

    李靳屿睡了一路,人很惺忪,双手抄在兜里慢悠悠地往家走,在昏黄的路灯下,低头瞧她,在南方这么多年,好像也没听过这东西,笑着问了句:“炒什么?”

    “石榴果子,你没吃过吧?能炒青椒和黄豆,以前小时候奶奶说,秋天吃这个,能去湿气,南方会拿这个当药引子吃,”叶濛好奇地看着他,“你们北方没这个吗?”

    “北京没有,”李靳屿想了想,又严谨了一下措辞,“也可能我没听过。”

    “我炒给你吃啊。”

    两人走到门口,李靳屿仍被她抱着手臂,另只手从兜里拿出来,边把密码锁的盖子滑上去准备摁指纹锁,边漫不经心地跟她搭话,懒懒地说,“不要,我怕你把厨房炸了,厨房炸了就算了,把你炸伤了就是多此一举,你给我离厨房远一点。”

    “啪嗒”一声,他把密码锁开了,叶濛正要同他据理力争的时候,却听见院子里头传来洗衣机轰隆隆的运转声,两人互视一眼,下一秒,忽见客厅里晃过一道干瘦的身影,叶濛脱口出声:“周雨?”

    周雨也是一怔。没想他俩今天会回来,一脑门子惊讶,眼神却兴奋:“叶濛姐,老板,你们回来啦!“

    “哦,你还活着。”李靳屿不咸不淡地关上院门。

    周雨:“……”

    屋内被他收拾的一干二净,边边角角都反着光,灯开得亮,还挺扎眼。叶濛坐在鞋柜上,脱掉高跟鞋光脚踩在地上迫不及待问周雨:“你这阵子去哪了?”

    李靳屿则漠不关心地靠着玄关处的墙,弯腰从鞋柜里把叶濛的粉色拖鞋拎出来,丢到她面前,“先穿上。”

    叶濛心不在焉地套上拖鞋,眼神还在周雨身上,“我还以为家里没人呢。”

    周雨看了眼那个冷漠的男人,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心想,靳屿哥拿他当挡箭牌这事儿要是被姐姐知道,姐姐估计又要生气,还是别说了,他绞劲脑汁地想,最后磕磕巴巴道:“我我,我回广东了。”

    说完了,看了眼李靳屿,后者根本没搭理他,自己换了鞋直接插着兜回卧室了。

    周雨暗暗松了口气,可不想他俩再因为他吵架了,又强调了一遍:“对,我回广东了。”他后来也确实回了一趟广东,不算撒谎吧。

    叶濛进去倒水喝,倚着开放式厨房的流理台,随口问了句:“你回广东做什么?”

    周雨回头瞥了眼客厅墙角处的行李包,支支吾吾地说:“我把行李都拿过来了,我……我……打算留在北京。”

    叶濛视线顺过去,这才注意到客厅墙角处丢着几个五彩斑斓的行李麻袋,有点不可思议地抿了口水:“你打算留在北京?”

    “姐,额……你别想多,我没打算住在这,我已经找好工作了,而且老板预付了工资给我,我在外头租好房子了,这几天就是过来帮靳屿哥收拾一下屋子,然后把指纹删掉,顺便跟你们道个别,我没想到你们这段时间一直都没回来,才在这一直等的。”周雨忙解释道。

    叶濛见他紧张兮兮的样子,正要说住在这也没事啊,反正她跟李靳屿该做什么照样做。却只听身后传来懒洋洋地声音,“你这脑子能找什么工作?”

    周雨回头,李靳屿身上衬衫扣子有一颗没一颗地零零散散解得差不多了,皮带也抽掉了,房间内昏弱的淡黄色光线下,隐隐可见腹部凸起的平薄腹肌,他似乎准备去洗澡,脖子上挂着毛巾,两手揣在兜里,懒散地倚着墙看他。

    周雨当然没好意思说,他找了个家政,其实就是男保姆。万事开头难嘛,等他攒点小钱之后再看看能不能做点别的。

    李靳屿从他的眼神里猜也猜到了,没说什么,转身进厕所前丢下一句,“我跟姐姐过段日子要回宁绥,你留在北京正好,这房子一周过来帮我打扫一次,我给你工资。”

    周雨羞赧地挠挠脑袋,他还哪好意思要工资:“不要不要,我一周过来一次就行,不用工资,你们帮我够多了。”

    “你记得姐姐帮过你就行,跟我没关系。”说完便关上门。

    周雨知道李靳屿这话什么意思,就是以后有了出息一定要记得报答姐姐。

    老板这人就是这样,除了姐姐,最好谁都别惦记他,他嫌麻烦。

    虽然说靳屿哥二十七了,可是那张脸看着就跟二十出头似的,白嫩白嫩的,特别干净,笑起来其实很张扬。不过他很快就会在所有人都意识到之前收起来这股张扬劲。周雨虽然无法完全与他感同身受,但多少能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这是从小在家庭冷暴力下长大的小孩,特有的察言观色和小心翼翼。

    周雨想起几个月前第一次在机场见到他,是真的惊艳,就好像他灰扑扑的世界里,突然出现一副色彩分明的画卷。靳屿哥特别像春意最浓时,树梢头上最茂盛,最鲜绿,甚至还带着露气和春水的那一片叶子,干净明亮。

    他从没见过长得那么标准的男人,就好像一把行走的标尺,看得再顺眼的男人,哪怕往他旁边一站,哪哪都缺点意思。不论从身高还是身形腿长,五官等等来说,当下把他们都衬得黯然失色。

    因为长得太标准,反而在乍一眼瞧得时候,会觉得是个普通帅哥,但凡仔细再瞧一眼,就会被不自觉地吸引住。叶濛姐说当初第一次见他也是这种感觉,不仔细看就是个普通帅哥,但越看越觉得他不普通,很惊艳,甚至堪当人间第一流,她那时候深深觉得,这样的人,她不会再遇到第二个。

    周雨本来以为他是最好骗的一个。却没想到,他不同于勾恺的高冷算计,也不同于邰明霄没皮没脸的插科打诨,李靳屿就算插科打诨也是透着一股真诚。周雨好几次都差点被他骗了。比如被李凌白绑架那次,靳屿哥让那位AK47大哥不要碰他的灯笼须须的语气,听着是开玩笑,但其实是格外的诚挚。

    也是,涉及到姐姐的事情,他从来不开玩笑。说来也很奇怪,周雨见过很多外表比靳屿哥更有男人味的男人,腹肌贲张,胸肌健硕,青筋脉络夸张地凸在皮肤表面外,看着很有安全感,一拳能打死两个他。可都没有李靳屿这个长得像南韩偶像的男人,给人的安全感来得强。

    周雨感天动地地想,就算冒着被靳屿哥打的风险,还是得告诉姐姐一些事。

    “叶濛姐。“周雨鼓足勇气开口。

    叶濛其实已经有点心不在焉了,喝着水,满脑子,是李靳屿方才解了衬衫扣靠在墙上的样子,她有些漫不经心地嗯了声。

    周雨郑重其事的表情,让叶濛也下意识收了些心,准备放下手中的杯子洗耳恭听,却只听他缓缓开口说:“其实那天在厕所,他没对马猴做什么,他好几次想动手的,最后都忍住了。他说他怕你不高兴,怕你生气,怕你不理他。”

    叶濛端着杯子没动,整个人狠狠一怔。

    月色安静无声地铺在地上,好像透着世俗的平静。猫在墙头叫着春。

    周雨抬起眼皮悄悄瞥她一眼,观察着她的神色,继续道:“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马猴那件事之后,你们不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面。”

    片刻后,叶濛的大脑稍稍恢复转动:“嗯,他说他被他妈妈盯上了,让我暂时别找他。”

    周雨一本正经地重重点着头,“对的,他确实被盯上了,还有一个原因他可能没告诉你——那段时间他在看心理医生。”

    叶濛一愣,马上放下手中的水杯:“什么时候?”

    “就是马猴那件事,别,别紧张,现在好多了,”周雨摇摇头,看着她说,“那天你俩在天台吵架,回家又和好了,但是第二天在你走之后,他想了很久,觉得还是自己的问题。他问我他是不是对你的事情太敏感了,”说到这,周雨苦笑:“说实话,那个时候我没有像现在这么了解他,我当时还是挺怕他的,我甚至还觉得他有时候有点霸道和幼稚。那段时间他就自己一个人吃药看病,我觉得他挺可怜的,好像身边也没个理解他的人。”

    所有人都觉得他幼稚,霸道,可没有人尝试着站在他的角度理解他,他一个自我封闭了五六年的人,能成熟稳重到哪里去。

    周雨越想越觉得靳屿哥可怜,觉得自己要哭了,吸了吸鼻子看着窗外,那会儿雨停了,藤葛垂垂的墙头,清淡的余晖铺洒着,藤叶随风轻轻晃荡,雨水顺着树叶的经络缓缓往下滴落,地面湿泞洇晕,空气难得清新干净。那只常年偷看李靳屿洗澡的小猫不知道什么时候蹿上了墙头,悠悠的趴着,偶尔杵着两只前爪,伸了个拦腰,周雨看着那只猫,小声地说——

    “叶濛姐,你别看我年纪小,但我也知道很多男人的想法,有些男人是善于哄骗女人的渣男,但是靳屿哥绝对不是,他比他嘴上说得更爱你。如果他说他想你,那一定是他很想很想你,如果他说他想你想得快疯了,你最好要马上去见他,如果他说,他爱你——那你记得把这句话再乘上三千遍。”

    那晚,李靳屿这个澡洗了将近两个小时,等他出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一点,周雨早已呼呼大睡。他的那些五彩斑斓的行李麻袋都整整齐齐的堆在门口,似乎是打算明天一早就走。叶濛还坐在沙发上边看电影边等他,手边泡了两桶泡面都凉了,电视机屏幕幽蓝色的光照在她身上,看着神采奕奕,还挺精神。

    李靳屿头发还没吹,湿漉漉、乱糟糟的堆在头顶。他一身宽松黑色运动服,宽松的长裤加上拉链拉到顶的运动上衣,不知道为什么,叶濛有点想起在湖边刚遇见他的那晚,好像也是这样的打扮,有少年人的干净阳光,又莫名有种不容人侵犯的禁欲冷淡。其实看着很有味道,有点南韩偶像的感觉。他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走到叶濛身边坐下,“不困?”

    叶濛抱曲着两条腿着靠在沙发上,仰头看着他在自己身边坐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发现这个男人洗完澡好像又白了一个度,有点奶白奶白的,她又心动了一下,心跳如撞钟,轻轻地捏捏他的耳垂温柔说:“你怎么这么久?”

    李靳屿仍由她捏着,他擦完头发,毛巾还挂在脖子上,没回头,弓着背坐在沙发上给自己点了支烟,慢条斯理地抽,手肘抵着膝盖,目光盯着电视机陪她看电影,时不时掸下烟灰说:“没,不小心在浴缸里睡着了。”

    “今天怎么想到用浴缸了。”

    “刚发现有个按摩功能。”

    叶濛转身将他压在沙发上,跨到他身上坐着玩他胸前的拉链:“带按摩的?啊,你怎么不叫我。一起啊。我最近做蛋糕做的肩颈好酸。”

    李靳屿往后靠,怕烫到她,下意识抬起夹着烟的手,整个人仰在沙发上,下巴一抬,示意她把茶几上的烟灰缸拿过来,然后放在他身旁的转角矮几上,他侧头掸着烟灰懒洋洋地说,“你别泡了,周雨用那个浴缸给那只流浪猫洗过澡,我刚刚洗浴缸洗了快一个小时,你想泡明天我再订一个?”

    “洗干净不就行了,你都泡了,我为什么不能泡。”

    李靳屿不说话,垂着眼皮,神情淡淡地掸着烟灰,叶濛在一个电石火光之间突然反应过来,某天早晨他俩在厕所的时候,周雨那个光秃秃躺在浴缸里的脑袋。

    “好吧,你再订一个。”叶濛说。

    “嗯。”

    然后无话,屋内外都很安静,依稀能听见厕所里水声滴答滴答。气氛像是嗞嗞响的星火,慢慢在升温。两人视线纠缠,深沉火热地碾着彼此,叶濛如临深渊,浑身毛孔都在颤栗,他在摸她。这种李靳屿式的半吊子调情,让叶濛从心尖一直麻到脚尖,脚趾忍不住蜷起。李靳屿一只手夹着烟,另只手从她胸口的衬衣里摸进去,一一挑开,露出眼熟的黑色蕾丝薄布料,他甚至非常欠扁地拎起来弹了下。

    叶濛有些恼地捂住胸口,“干嘛呢。”

    他笑了下,另只手掸着烟灰说,“这是买了几件?好像就没见你换过?”

    换做平时叶濛肯定毫不留情地上手揍他,但今天无论他做什么,她都没办法对他生气了,不光是感动于周雨那些话,是知道他心情不太好,连说话都吊儿郎当的,是压着火的。

    “你看腻了?”

    他把玩着,居然还老实地点点头,“有点。”

    叶濛跨坐在他身上幽怨地看着他:“……”

    李靳屿大剌剌地仰在沙发上,颈托着,几乎是看到天花板的弧度,他将烟递到嘴边抽了口,眼神垂着,是一直看着她的,半笑不笑地慢悠悠吐了个烟圈出来,然后一手夹着烟搁在沙发扶手上,一手居然从她解开的衬衫扣里穿进去,摸到她的腰顺势将她压到自己身前,两人鼻息贴着鼻息,低头看她:“生气了?”

    “怎么可能。”叶濛笑了下。

    “我开玩笑的。”

    “我有那么容易生气吗?”

    李靳屿慢条斯理地抽着烟,眼神看着她,手上还在继续,轻重不一地,没说话。

    叶濛受不住被他这么摸,低头含住他的喉结,那戳人的骨感抵上她的舌尖,心头又是一阵麻麻的,她是第一次发现,‘想’这件事,并不是遥隔千里,即使在他怀里,她仍是想李靳屿想得发疯,闷闷地出声询问他:“你累么?”

    李靳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低头看她:“还行。”眼神同她心照不宣对视一眼。

    他人懒散地靠在沙发上,运动服拉链已经被她拉开,里头什么都没穿,胸肌,腹肌丘壑分明,一览无余,还有那条性感分明的人鱼线,他裤子拉得有点低,人鱼线几乎完整地暴露在她面前,性感又张狂。隐隐能看见——

    叶濛脑子嗡嗡然一炸,却听他又补了句。

    “不过家里没套。明天?”

    叶濛二话不说堵住他的嘴,舌尖滑进去。彼时时针走向一点半,客厅里的电视已经被关掉了,取而代之得是密密的激烈接吻声以及唾液交换声。月光穿过疏疏密密的树梢,在客厅的落地窗外落下斑驳的光影,直到那灯一关,那墙头另一端的狂风暴雨亦或者是春和景明都统统与他们无关了,至死沉溺在彼此给的温存里。

    隔壁屋,周雨似乎听见了细微的声响,浑若未觉地翻了个身,揉揉眼睛继续睡。

    两人纠缠在沙发上,李靳屿温热的气息贴在她耳边,有些紊乱,叶濛心跳是前所未有的快和猛烈,带着明目张胆的刺激。窗外的树叶水都快沥干了,底下留下一滩洇湿的痕迹,墙头垂着的叶片在绵绵细雨的洗涤过后,似乎变得更加饱满和鲜嫩。

    因为夜里格外静谧,落针可闻,两人的接吻声响变得格外缠绵和暧昧,别说李靳屿,连叶濛听在耳朵里都觉得他俩有点如饥似渴。可此刻,她只想这么吻他,用尽她全部的力气。

    李靳屿整个耳根都是红的,叶濛伏在他身上,迫使他仰着头同她密密接吻,她甚至还停下来坐在他身上,李靳屿靠在沙发上,眼神隐忍深沉地地看着她喝了一口水,直到叶濛低头含住他的唇给缓缓喂进去,然后又停下来,看着李靳屿滚动的喉结,乖乖咽下去。她心跳疯了一样,整个人发烫,喃喃在他耳边问:“好喝吗?”

    “嗯。”李靳屿这种时候都乖得不行。

    叶濛受不了他这一副任她蹂躏、欺负的病娇样,心跳如撞钟,惶惶憧憧,大脑里流转着嗡嗡响的余韵,心尖发着麻。她捧住他的脸,嗓子都哑了:“还喝吗?酒柜里还有酒。”

    “好。”

    他眼神暗沉,压抑,却还干净清澈,好像墙头那月光,背后压着狂风暴雨。

    喂了两杯酒之后,两人身上简直是摩擦的火球,叶濛觉得自己要着了。血液在身体里疯狂地冲撞着,她饱含深意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慢从李靳屿身上爬下去,直接跪在他两腿之间,抽开他的运动裤绳,李靳屿蓦然一怔,才察觉到她要做什么,下意识拿手捏住她的下巴,嗓音暗哑,“干嘛你?疯了?”

    叶濛拍他手:“撒手,让我试试。”

    李靳屿捏着她的下巴不肯撒手,力道反而又重了,迫使她抬起头,“你给我起来。”

    叶濛发现他其实是害羞,耳根红得不像话,“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你确定你不要?”

    “……为什么突然?”他眼睛红红地低头看着她,眼神明明是兴奋的。

    她一边解开他的运动裤,一边说:“不是突然,是听人说,有些男孩十几岁就感受过了,我就挺难过的,我的宝贝,十几岁还没女朋友,还被一个人丢在美国。”

    李靳屿松了手,敞着腿,靠在沙发上,有些心虚地别开头,好像有点卖惨过头了。叶濛不会以为他在美国也是个写作业写出老茧的乖乖仔吧?那可就误会太大了。美国开放式教育,课外活动时间远远多过课堂的授课,他大多时候,都跟那些不良少年在混,抽烟喝酒打架。

    他想说:“我在美国…其实还……”其实还挺不错的,现在都还偶尔怀念那边的威士忌。

    李靳屿是打算实话实说的。

    谁知道,叶濛已经有了动作,极尽温柔,她甚至还抬眼看着他,说不出的春情,还不忘回应他的话:“嗯?”

    那一瞬间,李靳屿后脊背发麻,全身的神经好像在那一瞬间疯狂跳起来,贴着他的头皮和心跳。

    操。去他妈的。

    “其实还挺惨的,”李靳屿仰着脑袋靠回到沙发上,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看着天花板叹了口气,“刚去的时候其实英文不太好,买个三明治都磕碜,也不愿意跟人交流,有时候就一个三明治吃三天。”

    神他妈一个三明治吃三天,刚去的时候英文虽不如现在这么好,但好歹在一众中国学生中算是脱颖而出,连校长都对他赞不绝口,怕他不习惯当地的饮食,还特地给他介绍了几家价美物廉的中餐馆。而且,当时那个学校中国人非常多,北京就有帮孩子,男男女女都有,因为确实也吃不惯当地的菜,好在那时候有个寄宿家庭的妈妈愿意给他们做饭,他们那伙人便每月交一笔钱给她,吃得倍饱。

    三明治,不存在的。

    “你怎么这么可怜。”叶濛深信不疑。

    “没事,都过去了,”他不要脸道,随之闷哼,“轻点。”

    ……

    周雨是一觉睡到天亮的,压根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只是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客厅的沙发有点乱,他还纳闷昨天睡前不是刚收拾过么,怎么又给弄乱了。叶濛跟李靳屿也已经起来了,他的那位酷似南韩偶像的靳屿哥,此刻正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靠在厕所门口,闭着眼睛,后脑勺仰顶着靠在墙上,里头是宽松的睡衣睡裤,外头囫囵罩着件衬衫,敞开着。显然是一副还没睡醒被人强拽起来的样子。厕所门关着,应该是叶濛姐在里面。

    这俩是大早上起来秀恩爱?上个厕所都要老公在外头守着吗?

    啧啧。

    “靳屿哥。”周雨乖乖打了声招呼。

    李靳屿懒洋洋地嗯了声,睁眼,表情倒也冷淡,问他:“上厕所?”

    周雨忙说,“不,我出去买个早餐,叶濛姐要吃什么,我记得她是南方人,应该喜欢吃豆浆?”

    李靳屿看了眼门里头,手插裤兜里,真想了想说:“买点别的吧,她今天应该喝不了豆浆。”

    周雨啊了声,“那酸奶?她不舒服么?酸奶可以解解腻。”

    “也不要,”李靳屿说,“买碗黑米粥吧,别买白的。”

    “好,别买白的,别买白的。”周雨碎碎念着,糊里糊涂地走了。没多会儿,厕所门开了,叶濛有些虚脱地靠在门口,脸贴着门框,李靳屿侧过身,拿肩顶着墙,双手抄在兜里,低头瞧着她,笑着:“还难受?”

    叶濛点点头,掀着眼皮有点可怜巴巴地看着他,“昨晚喝了酒没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早上起来就……突然……觉得反胃?”

    “谁要你吞下去的。”李靳屿笑得不行。

    叶濛瞧他一会儿,看他一副老神在在、置身事外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撅着嘴凑上去,“宝贝,亲下。”

    他头后仰,表情嫌弃地躲开:“不要,我也觉得恶心。”

    叶濛炸毛,“李靳屿,你自己的东西!”

    李靳屿丝毫不为所动,甚至坦坦然地点点头,一副随你怎么说的样子,他说不要就是不要,“嗯,不要,不亲,你今天别碰我,谢谢姐姐。”

    “……”

    第二天一早,周雨一刻也没耽搁,叫了货运准备把行李先运走,李靳屿和叶濛两人坐在开放式的厨房餐厅里,姿态差不多懒散地靠着,面前各摆着一碗黑米粥,叶濛好像没什么胃口,有一口没一口地没怎么吃,拿着李靳屿的手机在刷微博,李靳屿则吃了一半,靠在椅子上,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闲天,大致就是告诉他,北京有哪些小胡同巷里的东西正宗好吃还便宜,哪些是专门骗外地人的。

    “你要实在不知道吃什么,就去牛街,那边差不多都是老北京。”他说。

    “好,记住了。”

    “不过约女孩子还是尽量下馆子,绅士点。”

    “好!”

    叶濛剥着鸡蛋,头也不抬地插嘴说:“宝贝,给我抽张纸。”

    李靳屿抽着烟,很不要脸皮地冷淡说:“没了。昨晚用完了。”

    “……”

    “对了,方雅恩又结婚了。”叶濛想起来说。

    “厉害。”

    叶濛把鸡蛋塞嘴里,语气囫囵,倒也听出超级羡慕:“真的,也是个弟弟,听说这次这个真的超难泡。”

    “我是不是太好泡了?”李靳屿突然觉得,靠在椅子上,斜眼睨着她。

    “……”

    叶濛半口鸡蛋噎在嘴里。

    一个很平静的早晨,窗外蝉鸣,金灿灿的光落在地上,万物都辽阔分明,爱恨也变得浪漫而明朗,所有的情绪似乎都消散在这些细枝末节里。

    周雨离开的时候,悄悄替他们关上门。

    其实那次在车上,周雨以为靳屿哥怎么也得是个含着金汤勺出生养在城堡里的金贵小少爷,根据他以往的经验来说,这样的男人,长得越极品,越有钱,性格越差,什么话脏,什么话侮辱人,就捡什么话说,至少他们学校当时的富二代就是这样。然而他没想到,李靳屿比另外两位富家小开更随和,更好说话。他甚至主动问他跟姐姐是怎么认识的,他身上没有那种人情世故的老道,就是透着一种万物不喜的孑然和冷淡,但跟他聊天,便会知道,他随性又礼貌,当得起少爷,沉得下平庸。真真是人间第一流。

    其实那天他们在车上聊了很多,靳屿哥还告诉他北京哪里的豆汁最好喝,哪家豆腐蛋糕最正宗,还挺真诚地劝他,吃北京烤鸭千万不要去全聚德。

    再见啦,人间第一流。

    再见啦,叶濛姐。

    山水迢迢,我们把所有的理想和热爱都写进风里。

    祝艳阳都漂亮,云层都高飞,小鸟都自由,星河都辽阔,灯火长明,未来的每一天,都浪漫至死。

    “李靳屿,我有多爱你,这个世界就有多爱你。”——叶濛。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就结在这了。

    还有几个番外——弟弟身世、掉马内容、小镇日常,吃醋吵架日常之类的大概就挺平淡的一些小日常。

    感谢大家这么久的等候和支持。

    番外会日更到完结。

    这章留言全部红包。感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