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我写的绿茶跪着也要虐完[快穿] 第121部分

作者:苏拾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搜书吧 www.soshu8.net】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第二天,时歌醒的时候,唐季已经起了。

    她看了眼闹钟,才七点。

    她揉着乱糟糟的头发起身:“今天怎么起那么早……”结婚以后,唐季都是八点起床做早餐,八点半准时出门上班。

    时歌洗漱完毕拉开窗帘看了看,见外面天气好,她去衣帽间换了套运动服,打算带唐果子去花园里晒晒太阳。

    她拉开门,径直去隔壁的婴儿房,到婴儿房,她还没开门,“咔嗒”一声,门从里面开了。

    时歌以为是唐季,刚张开手准备扑过去抱住亲一口,就在看到门后的小男孩时僵住了。

    小男孩约莫五六岁的样子,穿着件奶白的薄毛衣和黑白格长裤,黑乎乎,软软的头发在清晨阳光照耀下,泛着淡淡的金色光芒,吹弹可破的圆脸蛋像是刚剥壳的水煮蛋,嫩得能掐出水。

    小男孩显然是没睡醒,乌黑的大眼睛半睁半闭,仿佛蒙了层薄薄的水雾,看起来可爱到爆炸。

    时歌觉得小男孩的五官很熟悉,像……

    她眼睛微微眯起,像迷你版唐季!不过唐季的脸部轮廓要凌厉许多,小男孩的还软乎乎的,包子一样。

    小男孩好像没看到时歌一样,穿透她而过,拖着毛茸茸的拖鞋去隔壁敲门,声音奶声奶气的:“妈妈,快起床,要上学啦。”

    穿,透,她?!

    时歌傻眼了,她抬手试着戳了戳她的肚子,果然,她的手穿肚子而过,她整个人都是透明的。

    这是什么情况?!

    时歌嘴巴微张,大脑飞速思考起来。昨天七夕,她和唐季吃了一顿浪漫的晚餐后,去山顶放天灯,然后她许愿今年怀上双胞胎,接着回家……回家她看了部小清新爱情电影,矫情一把,和唐季做了点能怀双胞胎的事,最后……她累得睡着了。

    一切都很正常啊。

    时歌挠了挠头。

    咔嚓。

    这时,隔壁房门打开,穿着真丝睡衣的女人出来,她弯腰抱起小男孩,在他脸颊亲了一口:“季季今天也起那么早呀,真乖,你先下楼吃早餐等妈妈好不好?”

    时歌双眸蓦地瞪圆,震惊望着熟悉的女人。

    这不是……年轻版的她婆婆吗?看起来比现在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所以……她梗着脖子看向乖巧从她婆婆怀里下来的小男孩,惊得下巴差点掉到地上。

    “季季……唐季!”

    时歌又穿越了。这一次,她是穿越回二十多年前,五岁的唐季第一天去念幼儿园小班的时候。

    “……”

    时歌不明白她为什么又穿越了,只好先跟着五岁的唐季下楼。

    小时候的唐季就很有礼貌,他到餐厅先和保姆说了早安,不用保姆帮忙,自己爬到椅子上吃早餐。

    唐季吃早餐很安静,也不浪费,牛奶杯喝得干干净净才搁回原来的地方,时歌坐在他旁边,见他嘴角沾了一点点橘子果酱,自然抬手要给他擦嘴。

    然后——

    她手再次穿了过去。

    “……”时歌欲哭无泪,她以后不会一直这种透明状态吧?!

    回答她的是唐季爬下椅子的声音,唐季小跑到沙发背起他的小书包,等妈妈下来送他去幼儿园。

    很快,时歌的婆婆换好衣服下来,送唐季去幼儿园。

    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唐季第一天上学不哭闹也不调皮,他安静坐在靠窗的第二排位置,认真看着拼音书。

    窗外的阳光落在他扑闪的眼睫上,像是两把镀金的小扇子,漂亮极了。时歌渐渐忘记她现在是一个透明人的悲惨事实,跟着唐季上课,吃饭,午休,和小朋友们做游戏。

    原来,唐季小时候是这样可爱呀。

    第一天上学过去,时歌看着睡像好得不得了的唐季,尽管拉不动被子,还是象征性给他掖了掖被角,她指尖轻轻落在唐季的额头,这一次,没有穿透:“晚安呀,五岁的唐季。”

    下一瞬,突然冒出一阵朦胧的雾气,时歌下意识闭上眼,等过几分钟睁开,卧室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热闹的篮球馆,尖叫声,加油声不绝于耳。

    “唐季加油!!!!!”

    “唐季我喜欢你啊啊啊啊啊啊!!!!!”

    “唐季投进这个三分我就嫁给你!!!!!!!”

    嫁给唐季?!!

    谁!

    时歌顺着声音刚抬头,就听身后“咚”一声,与此同时,哨声响起:“高二三班三分,比赛结束!”

    最后一秒,高二三班以一个三分球,37分险胜高三一班。霎时,篮球馆里尖叫声几乎要掀翻场馆,此起彼伏的女声喊着“唐季好帅”。

    时歌想到什么,猛地回头,就看到穿着火红色球衣的少年被一堆激动得嗷嗷乱叫的男生围在中间。

    隔着层层叠叠的人海,她看到了少年那双似曾相识的深邃眼睛。少年脸上是自信的微笑,窗外的阳光落在他身上,耀眼得令所有人都不舍得挪开眼。

    是。

    高中生唐季!

    时歌不知道原来唐季打篮球也打得那么优秀,她傻傻站着,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少年唐季,这时,唐季感知到什么,往时歌方向看过来。

    时歌下意识往旁边的计分数的女孩身后躲,躲到一半,她不动了,骂她今天脑子是浆糊了,她现在可是透明人,躲什么躲!

    时歌出来,光明正大跟在唐季旁边。

    高二的唐季已经一米八六了,肤色也比周围男生白了好几个度,清爽利落的短发因为刚打完球,泛着晶晶亮亮的水光。

    他打算去冲下头。

    才走几步,一个女生突然从看台翻栏杆跳下来,她握着瓶滋滋冒着凉气的矿泉水,几步冲到唐季面前拦住他,明媚漂亮的脸蛋上染着几抹绯红,她举起矿泉水:“唐季,喝水。”

    时歌听出了女孩的声音,是刚刚喊“唐季投进这个三分我就嫁给你”的女孩,她好奇打量着女孩,个子高高瘦瘦的,皮肤是元气的小麦色,特别光泽漂亮,一看就是学校里很受欢迎的女孩。

    她回头,知道戳不到,还是忍不住象征性戳戳唐季的手臂,酸溜溜说:“我要是在的话,也会给你买水。”

    唐季往她的方向看了看,这才对女孩说:“谢谢,我有。”说完,他拿过旁边长凳的挎包,拉开拿出瓶矿泉水,径直往外走。

    女孩并没有放弃,她深吸口气,抬脚追了上去。

    现在大多数人还在篮球馆里面,门口只有零星几个外校学生,女孩四处看了看,快步追上唐季,拦在他面前鼓起勇气告白:“唐季,我喜欢你,高一你代表新生演讲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你能和我交往吗?”

    “不能。”时歌替唐季拒绝,“他有家世了。”

    唐季摇头:“谢谢你的喜欢,不过抱歉,我有家世了。”

    “啊?!”

    时歌和女孩同时出声,她拉着唐季的挎包晃了晃:“喂喂,唐老师你说好的我是你的初恋,唯一恋呢?!”

    唐季没有再回答女孩,他拉好有些歪的书包,离开学校回家。

    仗着唐季听不见,时歌喋喋不休一路,从中华传统美德说到21世纪校训校规,反正就一中心思想:早恋是不对的,早恋是不好的,唐季同学不要早恋,继续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下车路过家便利店,唐季突然停住,时歌不知道他要干嘛,嘀咕:“怎么不走了?不会是要去约会吧……”

    “你不是要给我买水吗?”唐季从挎包里掏出钱包,递给时歌,“去吧。”

    “……”时歌傻眼了,她怔怔看着唐季,“你……你……你能看见我?”

    “虽然很奇怪别人看不见你,不过我能看到你没错。”唐季弯身凑到时歌面前,时歌在他黑漆漆的瞳孔里,确实看见了她。

    这是什么情况?!

    时歌臊得不行,她往后退了一小步:“我刚才说的……你全听到了?”

    唐季点头,他眼尾微微上挑:“你说的家室,是你?”

    “……”时歌一时语塞,过几秒,她反问,“你说的家室,是我?”

    唐季大方承认:“不然还是谁?”

    “你认出我了?”

    “你是?”

    “……”都不知道她是谁,竟然就说她是家室,时歌嘴角不受控制上扬,在唐季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抓住他的球衣往下拉,踮脚在他嘴角吧唧亲了口,“我是,你的家室。”

    她说完,又是熟悉的雾气弥漫。

    再次睁眼,是在熟悉的海天公司。

    深夜,只有总经理办公室还亮着灯。时歌穿门进去,是二十五岁的唐季,他刚刚接手海天,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二十小时在公司。

    他戴着银边眼镜,神情专注地看着新企划案,时歌注意到,不远处的桌上放着一份没有打开的盒饭。

    不用说,凉了。

    不用说,那是唐季的晚饭,而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四十。

    时歌总算明白,叶洋为什么会说唐季的病是上班上出来的,就他这样不要命的工作,还不按时吃饭,不生病才是奇迹。

    “唐老师。”时歌心疼得不行,“先休息一会儿吃点热的东西暖胃吧。”

    唐季不为所动,因为他听不见,过了几分钟,门外有风进来,他眉间微微拧起,低声咳嗽了几声。

    他凉到了?!

    时歌急急道:“别工作了,快回家吃药休息!”

    下一秒,唐季拉开抽屉,拿了几粒药,起身去茶水间倒了杯温水,吃完药他又回到办公室,揉了揉额角继续工作。

    “……”

    时歌沉默了,之前她每次问唐季,唐季总是轻描淡写一句带过,她写文其实也经常日夜颠倒,晚上灵感好,她很多时候都是晚上码字,可她白天可以休息,唐季却不能,他晚上工作,白天也工作。

    唐季加班到凌晨四点,见快差不多天亮了,他去卫生间简单洗漱一下,回来靠着办公室的沙发,很快睡着了。

    睡梦中他还是想着工作,眉头皱成一团。时歌蹲在沙发旁边,她静静望着唐季的睡颜,伸手轻轻抚平他的眉心,轻声道:“唐老师,放心睡吧,我陪着你呢。”

    唐季似乎听见了她的话,又或许他只是睡熟了,眉头渐渐舒展开,他头动了动,枕着时歌的掌心,安稳睡着了。

    时歌眼睛弯了弯,凑上前在他额头落下一个浅浅的晚安吻:“唐老师,好梦。”

    “宝宝。”黑暗中,有人在耳畔轻声呼唤时歌。时歌头沉沉的,有些重,她侧过身嘀咕,“我再睡一会儿。”

    “先起床吃早餐再睡。”唐季知道昨天时歌累着了,低头在她眼睛亲了亲,“听话,不吃早餐对胃不好。”

    “唐老师,你既然知道不吃饭对胃不好,为什么刚刚还……”时歌说着卡壳了,她倏地清醒,睁开眼爬起来。

    视线所及之处,是她熟悉的卧室,她狠狠在手上捏了一把,不再穿透,疼得她倒抽一口凉气。

    搜书吧手机用户请浏览 m.soshu8.net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