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瑶还是决定这么重要的事情要在一个正式的场合下交谈。

    她看了许旸一眼, 有些体贴的帮他关上了淋雨的花伞。

    “我可以等你洗完再说。”她轻轻地调整了自己的呼吸,努力镇定的说道。

    许旸垂眸看她一眼,淡道:“不必。”

    念瑶轻咬了一下唇。

    男人拿起一边的一条干净毛巾直接擦拭了一下身子, 然后单手拉住她手腕, 把她带到了客厅那边。

    许旸从冰箱里面拿出来了一瓶鲜榨的果汁随手递给她,眼皮撩起, 看她道:

    “那么匆忙的来找我,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吗。”

    刚从浴室里面出来,念瑶也是额头上面冒出了一些细微的汗珠。

    念瑶指尖在有些凉的瓶子上点动了一下, 抬眸看向许旸。

    “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情想要想问你。”

    许旸:“什么事情。”

    念瑶眸子转动了一下,轻声说道:“我今天也是无意之间得知了你的一个秘密, 你如果想主动坦白,我可以等你先说出口。”

    此话一出。

    许旸轻挑了一下眉毛。

    “听你这语气, 好像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不过要是说秘密,我倒是想不起来有什么值得让我主动先说出口的。”

    念瑶:“真的不说?”

    许旸安静几秒。

    “你该不会是听许菀菀说的之前某些人跟我告白的那些事情。”

    “不是。”念瑶摇了一下头。

    许旸只围着一条浴巾,露出了流畅好看的人鱼线线条。

    他靠坐在沙发上,头发还是湿的, 墨玉般的发丝随意的垂在额前。

    他轻声道:

    “既然是秘密,那么还是你来说比较合适。”

    “说说看吧,我想听听我到底有什么秘密值得让你主动来兴师问罪。”

    念瑶把手中的果汁放到桌子上, 然后走到了许旸的附近。

    她小心谨慎的坐在许旸旁边的位置, 指尖在膝盖上抠了一下, 小声说道:“这个秘密是乔律师告诉我的。”

    她语音刚落,许旸唇角的线条便有些微微绷紧了。

    他低声问道:“他跟你说什么了。”

    念瑶偏头看他,“该知道的我差不多都知道了。”

    许旸沉默许久。

    过了一阵,他似乎是低叹一声, 修长的指尖有些无奈的捏了捏眉头。

    “要不是他是我朋友,这种随意泄露隐私的事情我确实可以找他算账。”

    念瑶轻声嘟囔道:“我才应该感谢他,要不是他告诉我这件事情,我都不知道你是这种人。”

    许旸轻微的挑动了一下眉毛。

    “我是哪种人?”

    念瑶又想起来刚才乔修言给她发过来的语音。

    ——“许旸这人太沉得住气,而且对一个人有多好从来不爱说出口,我在一边看你们两个也是着急,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许旸绝对爱你爱的要命,这种本性寡淡的人估计是为了你什么都可以做出来的,你们两个是当局者迷,我这个旁观者看的实在是太清楚,明明就是两个互相喜欢的人,所以作为许旸的朋友,我打算把他有多爱你,间接的转达给你。”

    ——“呐,差点忘记告诉你,许旸学医其实也是为了你,你说,这人是不是有些执拗的过分了。”

    念瑶忽然想起来许菀菀当初离婚的时候,她由于在旁观了豪门分割财产的种种恩怨之后,好像是问了许旸如果以后他们不在一起会怎么办。

    当时许旸回了她一句——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当时念瑶也只是以为这男人是在故意说些好听的话给她听。

    但是念瑶没有意识到的是。

    许旸这人从来也不是那种喜欢玩嘴上功夫的男人。

    他说的那话竟然是真的一切都给她了。

    念瑶眸子低垂着,睫毛不自觉的有些颤抖。

    “你这么早的就把遗嘱立好,是真的不怕哪天我改嫁带着你的财产跑路了。”

    许旸唇角轻勾,忍不住的低笑一声。

    “怎么,你还真的有跑路的想法。”

    念瑶再一抬头,眸子却是有些发红。

    她本想努力克制下自己不让情绪太失控,不料一张嘴,鼻头瞬间涌起一阵酸涩感,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一下子让她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种感觉太奇妙了。

    像是多年的等待一下子有了回音,又像是穿过漫长的走廊忽然转身的那一刻,发现自己身后是无尽头的美景,只不过是她走路的速度太快,把那些路上的景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