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埼玉默默吐槽自己不靠谱的队友时, 西镜画仍在不断对抗天雷。他最初也只是因为好奇想去海沟中看看情况,没想到自己托大中招,无奈之下只好依附在阵法之下, 等待着其他人来救自己。

    随着时间推移,他神识经脉纷纷被邪气侵蚀, 根基受损,他将来飞升也会愈发困难……所以他干脆趁着浮西西他们打破阵法时制造的机会,强行突破飞升,想要借此摆脱邪气对体内的损伤。

    他化作原型半人半鲛, 满头银丝在雷光下漂浮,他漂亮的鲛尾狠狠抽散一道几人粗的紫雷。邪气像是毒蛇,试图顺着他的身躯慢慢将他缠绕。

    西镜画被困在海沟中数百年, 日夜被邪气侵蚀, 如今他一半脸颊已布满了紫色的花纹,恐怕神识有损。也怪不得他会一脱困便强行渡劫,若是成功了,他体内的邪气也会随着他飞升上界而消散。

    若是他再拖延一段时日,神识受损愈发严重, 说不得日后连飞升都没机会。

    当他在跟雷柱抗争的时候,身下的邪气也在不断撕扯他。在场诸人都替他捏了把汗, 却没办法插手。

    三十日后。

    在连绵不绝的雷劫下,西镜画身形苍白到几近透明,神情却愈发坚定。他面色凝重,垂目敛眉之时身上自有一股巍峨之势。

    远处, 林洛生忽然抬眸,淡声道:“最后一道天雷了。”

    浮西西当即紧张兮兮地看向雷劫的方向。西镜画可不能死在这里啊,她费了那么多心思把他救出来, 他都还没还钱呢!

    最后一道天雷是之前天雷的数倍,它狠狠砸下,方圆百里皆被白光笼罩,刺得人睁不开眼。

    数息后,白光散去,一道金光闪闪的登仙梯出现在海沟上方。而那些总是缠绕撕扯西镜画的邪气则纷纷退避,飞速躲回了漆黑阴暗的深沟之中。

    西镜画已是强弩之末,他身形踉跄地踏上了第一步,随后一步又一步地走了上去。

    眼看西镜画走到浮云尽头,穿过仙界和神界的壁垒。浮西西很犹豫这个时候自己该不该跳出去,让西镜画还钱。虽然她很想要回自己的灵石,但西镜画这三十天纯粹是从死路里挣出一条生路,已经有够惨的了,自己这个时候不去祝贺就算了,还要逼人家还钱,听上去似乎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就在浮西西纠结万分的时候,西镜画忽然停住了脚步。

    浮西西眼神惊喜,以为他要主动还钱了。

    西镜画却转过身,他身后金光四射,气势凌厉朗声道:“邪气出世天下大乱,仙界修士理应共度难关……”他的声音不大,却稳稳传入了仙界的所有角落,像是一记警钟,狠狠敲在了每一位修士的心上。

    他说完后,便长叹了声气。也许是为了自己此前数百年所受之苦,也许是为了这三十天的艰难不易,但更有可能是因为仙界遭难,自己却无奈做了逃兵。

    他只能留下一句警醒,也不知道能点醒多少人。

    西镜画转过头,继续向登仙梯上方走去。下方是面色沉重的林洛生西埼玉海神等人,海湾大陆乃至仙界的所有修士,都能看到那条长长的登仙梯,以及他的身影。

    大家耳边是他方才留下的警言,恍然明白了什么后,众人面色惶惶不安。

    眼看西镜画要从仙界离开了,浮西西立刻急急忙忙地跑了出来,她大声喊道:“西镜画!欸你别跑啊!你回来!混蛋!”

    你飞升之前先把钱还了啊!!

    登仙梯上方的西镜画听到熟悉的声音后回过头,当他看见看见浮西西后,瞬间回想起这些年对方催自己还钱的魔音,当即脚下突然踩滑了一步。

    他这些年骗过很多倒霉蛋,也欠钱不还了许多人,但浮西西却是其中最执着追债的人了!!

    大约是害怕听浮西西找自己还钱,本来还有十几步的路,他三两下就跑到了尽头,穿过了云层去了神界。

    浮西西拿着自己的小记账本,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她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西镜画跑路了。

    浮西西觉得自己太不容易了。她为了要回自己的灵石,又是奔波又是救人,说是出生入死都不为过。结果好不容易把欠款人给救了出来,对方居然拍拍屁股飞升了!!

    此刻仙界所有修士都在震惊邪气初试和西镜画飞升的事情,只有浮西西流下了心酸的眼泪。

    她输了。

    妈的,折腾了几百年,她还是没能成功要回自己那笔灵石。早知道就不滚高利贷了,老老实实要那三万灵石也好啊。

    所有人都被浮西西弄无语了。

    就在这时,浮西西忽然瞧见了登仙梯消失的不远处,似乎有某块玉石正在闪耀。

    林洛生缓缓走了过来。他为浮西西打着伞,目光漫不经心地扫过地上的玉石,忽然停顿片刻,手指微动,东西便飞到了他手里。

    他端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