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了证, 就差办婚礼了,婚礼订在一个星期后,是特意挑选的黄道吉日。

    至于席面儿, 这次没去饭店,而是就决定在顾家待客。

    顾老爷子舍了脸,去把早些年, 专门在御膳房当厨的老师傅给请出山了。

    这种顶尖大厨做出的饭菜,丝毫不比和平饭店的饭菜差半分的。

    冷清了一二十年的顾家, 在这天,贴上了红双喜字,挂上了大红灯笼,再次宾客满棚,来人来往。

    至于这次的客人, 更是几乎遍布政~商~军三届,全部都是有天有脸的大人物, 热闹非凡。

    顾九泽这个新郎官更是一早就开始收拾了, 准备去接亲去。

    他这边伴郎请的是祁醉, 还有几个是部队的兄弟,人多, 热闹也大。

    叶家也是一样热闹,叶鱼一大早就被家里人给捞了起来,还没醒呢。

    就开始洗漱化妆了,等绞了面,一阵痛意传来的时候,叶鱼吸溜一声,彻底醒了。

    旁边绞面的老太太也会说话,瞧着那睁着的一双朦胧水润又茫然的眸子, 就张了嘴,“哟,我帮人绞了半辈子的面皮子,头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新娘子。”

    是那种浑身上下无一不透着的精致,那眉那眼那鼻那唇那肤色,每一丝儿都好像是女娲捏人时,特意关照过的模样。

    她这个老太婆子光看着,都恨不得让人疼到手心里面去。

    更别说,那血气方刚的新郎官了,怕是要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

    不知道要怎么疼爱才好了。

    叶鱼眨了眨眼,还有些茫然,在听到新娘子三个字的时候,彻底回神了,她羞涩的笑了笑。

    这一笑啊!面若桃花,美不胜收。

    旁边的人都跟着倒吸了几口气。

    心里在感叹,也不晓得那新郎官多大的福气,能娶到这么漂亮的新娘子。

    原本蒋秀华他们这些当长辈的,还有些感伤的,但是看到叶鱼穿着婚纱,盘起头发,露出饱满莹润的小脸时,蒋秀华感叹,“一眨眼,都长这么大了。”

    “当初才出生的时候,才这么大。”她伸手比划着,也就比老鼠大那么一丢丢。

    谁能想到,那么瘦瘦小小的一个小姑娘,竟然能出落到如此动人的的地步。

    更甚至,就要成为别人家的媳妇了。

    蒋秀华这么一句,让叶鱼眼眶的热泪瞬间滚落下来,浓浓的鼻音,“妈,我不嫁了。”

    “孩子话。”蒋秀华刮了刮叶鱼的鼻子,“女孩子长大,哪个不嫁人的?妈这辈子就盼着你能找个疼你爱你的好夫婿。”

    这基本是天底下每一位慈母对于女儿最为殷切的期盼了。

    叶鱼眼眶含着细泪,想起顾哥哥,她红了脸,“妈!”

    “鱼鱼害羞啦。”旁边的米晓跟着起哄,她们这次是来送嫁的,宿舍的三位姑娘都来了。

    这会,都惊奇的看着叶鱼。

    “鱼鱼,都说新娘子是最漂亮的,以前我不信,现在我相信了。”徐敏敏也跟着说。

    赵秀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们也会有这天的,少来打趣我。”叶鱼小声说。

    瞧着年轻的姑娘们闹的厉害,蒋秀华也放心了,“我出去看看,你们在屋内守着,约莫着接亲的也快来了。”

    顿了顿,她看向旁边还在带孩子的许嘉问道,“嘉嘉,你是在屋内,还是跟我们一起出去?”

    许嘉是抱着孩子来的,她和叶惊蛰在前年就结婚了。

    去年有了大胖儿子,孩子今年才一岁大,正是好玩又闹腾的时候,这会嘴里正含着一颗糖,吃的满是口水。

    许嘉是个爱热闹的性子,当即把自家儿子挑了个过,单手抱着,“妈,我在屋,给文文多挣几个红包,沾沾喜气。”

    蒋秀华看着文文,有些迟疑,到底是担心孩子。

    还是叶鱼抬起头,笑眯眯地出声,“妈,屋内这么多人帮忙看着孩子呢,您放心。”

    “再说了,文文在屋内,多热闹呀!”

    叶鱼这个新娘子都同意了,蒋秀华自然不会在说些什么。

    倒是旁边的叶惊蛰兄弟三个,有些舍不得出去。

    若不是地方不对,他们恨不得都守在屋内才好。

    眼瞅着儿子也不出去,蒋秀华就直接把人往外推了,“去去去,你们是想想的亲哥哥们,全部去第一道门守着,你们要是守不住,今儿的你妹妹可就直接被接走了。”

    按照老家的风俗,女方嫁闺女的时候,家里的门,就是一道道坎,是对男方检验的门槛。

    为难为难对方,让对方知道,接新娘子不容易,将来才会珍惜媳妇。

    屋内闹哄哄的,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