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张小元侧目看向身边几人。

    除了早已知情的梅棱安与师父师叔外, 所有人脸上都挂着一副震惊愕然至极的神色,像是不敢相信眼前所见,谁也不敢相信林易竟然和天溟阁有关系。

    可这些话全是林易亲口所说, 事到如今, 他们也只能相信。

    裴无乱顿了许久, 方才勉强一笑,道:“林兄, 你莫要同我开玩笑。”

    他嘴上如此说, 手上却已在摸索置于床头的剑了, 只可惜他“中毒太深”,手上几乎没有半点气力, 他连那剑都拿不起来, 更不用说提剑自保。

    林易笑了几声, 轻而易举夺了他手中的剑,道:“裴无乱, 你也不必做什么无谓挣扎了。”

    裴无乱咬牙问他:“你我素日并无冤仇, 你为何要如此?”

    林易答:“谁让你挡了我的路。”

    裴无乱不解:“我挡了你的路?”

    林易笑吟吟看着他:“你可知我是何人?”

    裴无乱怔然想了片刻,好似自此才忽而回神,喃喃道:“天溟阁。”

    林易哈哈大笑:“看来你还不算太傻。”

    裴无乱并不作答, 他的目光好似无意一般从墙角的隐秘窥孔扫过,林易已说出他与天溟阁的关系 ,接下来,他只需让林易亲口承认他的所作所为并非被那毒药操控, 林易没有中毒,他所作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满足他自己的私欲, 他才是天溟阁的幕后主使。

    裴无乱咳嗽几声,又说:“林兄, 你好歹也是一门之主,为何会被天溟阁所控。”

    林易笑了笑,倒是并未立即答话。

    他先将裴无乱的剑拿远了,放在一旁的桌案上,以防裴无乱拼死一搏,随后才转过身来,看向裴无乱,道:“重权在握,那可是这世上最美好的事情了。”

    他答非所问,裴无乱不免蹙眉,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当然明白,你只是在假装不明白。”林易道,“裴盟主,若你真的不明白……你又怎么会成为武林盟主呢?”

    裴无乱:“……”

    林易缓缓走向床侧,他手中握着自己的剑,目露杀意。

    裴无乱看着他,问:“林兄,是天溟阁阁主让你这么做的?”

    “什么天溟阁阁主,既然你都要死了,我便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林易自袖中掏出一柄匕首,“哪有什么天溟阁阁主,那都是我。”

    裴无乱贴着床沿后退,似有万分警醒,问:“你要杀我?”

    “裴盟主,你我不如来做一个假设,若你今日死在此处,身边还放有魔教的信物,那会如何?”林易对裴无乱亮了亮自己手中的匕首,道,“魔教守卫的配置之物,这可是好东西。”

    裴无乱勉强与他笑了笑:“我以为你会用毒药牵制我。”

    莫说裴无乱原是这么认为的,只怕早先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林易既然能给二人下毒,那为何不干脆毒死他们?无非便是留着二人的命还有用处,或许便是要以解药要挟,好令武林盟主与魔教教主为他卖命。

    “我原本是这么想的。”林易志得意满,说话时眉飞色舞,好似他言语中构筑的那个世界已近在眼前,“乱世方出英雄,只要你一死,江湖大乱,武林盟与魔教同归于尽,那剩下的,便是我天溟阁的天下了。”

    而两方相争,只怕裴无乱与莫问天刻意维持的平衡就要被打破,原本祥和肆意的江湖重现血雨腥风,如今的日子便会一去不复返。

    什么肆意潇洒,玩闹江湖,等那日子一旦来了,只怕众人再不会有闲心去关注什么逸闻趣事,至少萧墨白的江湖秘闻抄必定要办不下去了。

    这种江湖,张小元不喜欢。

    他觉得自己就是个俗人,他喜欢这江湖热热闹闹,喜欢看江湖上的八卦牵扯,喜欢江湖平和时人们身上的烟火气。

    打打杀杀的多没意思啊。

    张小元忍不住在心中想。

    看看如今,魔教教主与武林盟主是一对,二人关系友好,正邪和睦,江湖安稳十余年,这才该是最好的江湖。

    “乱世出英雄?”裴无乱终于忍不住抬眼看向满面得意的林易,嗤笑般微抿唇角,开口反问,“那太平盛世呢,出狗熊?”

    林易隐觉一丝不详预感,他眯眼看向裴无乱,语调警醒:“你什么意思?”

    裴无乱缓缓张开自己方才一直藏在身后的手,手心中是一枚药丸——方才林易塞入他口中的,用于缓解那毒药的药丸。

    林易顷刻色变。

    他不是傻子,也不用裴无乱再多言语解释,单从看到那药丸开始,他便已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他的匕首仍在手中,而裴无乱手无寸铁,他几乎没有半丝犹豫,直举匕首朝裴无乱削去,裴无乱抓着床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