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呢?确定了?”秦司廷不答,反问她。

    “我啊,我早就确定了,就医科大了,反正咱们国内最好的医科大学就在海城,我外公正好也在那里是客坐教授,我就不用离外公太远了,还可以继续在海城生活。”时念歌边说边笑了起来:“我是不是有点太安于现在了?就连好羞涩的目标都是京市里的各种高等学府,班长他们的目标都是很多国内国外的大学,只有我一个想继续留在海城学医。”

    秦司廷安静了一会儿,招手叫来服务员过来添水,然后忽然说:“我也确定好了。”

    “啊,你想去哪啊?”时念歌好奇的看着他,其实问这句话的时候表面上是在笑,心里却酸酸的,因为无论他选择去哪,都肯定离她很远很远,以后到底还有没有机会见到,真的说不准。

    生活又不是小说和电视剧,即使她可以为了喜欢一个人而放弃自己学医的梦想和外公对自己的期望,但是她的学习成绩也实在是跟不上去,哪怕她很早以前就开始努力,但是从高二跳级到高三,她的大多数时间都是用来补课的,无论怎样,她都根本不可能追得上秦司廷的脚步。

    所以她只是比较有自知之明。

    而且,外公一直在等她去医科大,她的确很喜欢很喜欢眼前这个干净的少年,但是外公也是从她几岁开始就一直等着她长大,等着她学医,还说有生之年要看着她变成一个闻名于世的好医生。

    青春懵懂的爱情固然可贵,但是她不能让外公失望。

    所以啊,如果实在强求不来的东西,她干脆也就不开这个口了,不想去影响别人的路,也不想去为难别人。

    秦司廷未来的路,肯定是光芒万丈的,或许某一天他们还会遇见,到时候他们也还会像现在这样坐在一家餐厅里,脸上都带着笑。

    就是不知道未来的这一天是什么时候,那个时候,他们互相又是什么样的身份。

    秦司廷没答,只看见她眼里一会儿升起亮光,又一会儿黯淡下去像是有什么话想说又不能说的神情。

    “你会知道的。”他只这样答了一句。

    是呀,现在知道也没什么用,知道了也只会让她醒悟自己和他之间的距离有多远而己,早晚都会知道,现在有什么好问的。

    好不容易等他们点的一些需要后厨加工的日料热菜上来了,时念歌赶紧起身去自助区拿其他的吃的,坐下开吃没多久,忽然手机响了,是她姑姑刚从国外回来,路过海城,接下来还要去北边的城市办事,说给她买了些礼物让她出来拿。

    姑姑的车正好就在这附近,她出去的话来回不超过半个小时就能回来,她就直接去了。

    见到姑姑后,姑姑递给她一个袋子,里面放的都是各种时下小女孩儿喜欢的各种吃的玩的,尤其巧克力特别多,时念歌小时候喜欢吃巧克力,长大后就还好,不是那么经常吃了,她谢过姑姑,又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儿天后,姑姑就因为着急赶飞机开车走了。

    回去的路上,她手机再次响起。

    拿起来一看,是秦司廷打来的电话。

    她赶紧就接了。

    感觉接起电话的时候,自己的呼吸频率都变了一下:“喂,秦司廷。”

    秦司廷低低的“嗯”了一声:“回来了?”

    “嗯嗯,我已经往回走了,几分钟就到了,吃个饭还要让你等我,对不起呀。”时念歌赶紧往回走。

    “好,注意安全。”

    “好的好的!”

    其实她不太舍得挂电话,原来秦司廷的声音,在手机里传过来,是这样的啊。

    低低的……很,撩人。

    时念歌在路上跑着,一路小跑了回去,进了那家日料自助餐厅的时候还有些喘,跑到桌边就赶紧坐了下,把手里那个装了一堆吃的和礼物的小袋子放到了一边。

    “又没催你,跑什么?”见她喘成这样,脸都跑红了,秦司廷眉宇微蹙了下。

    时念歌嘿嘿笑:“我是饿了,赶紧吃吧,一会儿还得去图书馆。”

    秦司廷点头:“吃过了。”

    也对,她出去了半个多小时,有很多热菜都是即上即吃的,幸好刚才点的不多,她还没说话,这时服务员又送上来了和刚才那几个相同的热菜,一看就是秦司廷之前挂了电话后又帮她要的。

    她说了声谢谢就赶紧吃,不再浪费时间。

    饭后两人去省图书馆,果然遇见了好几个他们同一界的同学,大家都是听老师的话来这边找书的,虽然那些复习书并不只是一本,但也不可能太多,时念歌开始担心:“我们会不会来的太晚了,赵老师的说的那些书万一已经被借光了……”

    “不会。”秦司廷走进去,直接朝着上一次来时所去的那几个书架的方向走了过去。

    时念歌赶紧跟上。

    他说不会就真的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