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飒竹林,遮天蔽日的绿荫,脚踩断树枝的声音,窸窸窣窣,汇成一片海,向郁棠呼啸扑来,让她突然间仿佛置身在苦庵寺后的那片树林。

    “你这是色令智昏!”

    “这是投名状!”

    “你一个人承担得起吗?!”

    “你还是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彭十一那一声声冷嘲热讽,像把剑,划破那些曾经被她死死压在心底,不停示意自己要忘掉的记忆,让那日场景翻滚着在她的脑海里重现。

    李端震惊的神色。

    彭十一狰狞的面孔。

    锋利的剪刀。

    郁棠瞬间毛骨悚然,心中警铃大响。

    她本能地觉察到了危险。

    “走!”郁棠拉着阿杏就往铺子里跑。

    阿杏最开始还犹豫了一下,扭头望了彭十一一眼。

    彭十一眼底流露出来的杀气让她心头一颤。

    她脑子嗡嗡地响着,拔腿随着郁棠跑了起来不说,还反而因为身体比郁棠更好,跑到了郁棠的前头,拽着郁棠往前跑。

    彭十一微愕。

    他想到过郁棠会跑,可没想到郁棠这么机警,不过是看了他一眼,就跑了。

    难道是他神色不对?

    彭十一来不及细想,大步朝郁棠追了过去,但心里不禁有些淡淡的后悔。

    他不应该亲自出面的。

    但他要是不自己出面,托付给别人,别人知道了郁棠是什么人,不去裴家告密就是好的了,不要说帮他捉人了。

    就是那个从前对他唯唯诺诺的高掌柜,不也让他打听郁棠行踪的时候支支吾吾的,还是他说想巴结巴结郁棠,想给她送点礼,让她帮着在裴宴面前说几句好话,高掌柜才勉强同意帮着打听郁棠的行踪。

    想到这里,他胸口顿时烧起了一团火,拔出了手中的匕首,眼底的凶气更盛了,人也跑得更快。

    不过几息功夫,郁棠就已近在咫尺,他再近点,伸手就能抓到郁棠的头发了。

    裴宴要他死,他就要裴宴的心头肉死!

    彭十一目露凶光,眼看着就要抓住郁棠了,跑在郁棠前面的小丫鬟却一声尖叫,使劲把郁棠往旁边一甩,把郁棠甩在了旁边竹林里。

    “杀人了!杀人了!”阿杏叫着,反朝彭十一扑了过去。

    郁棠目眦欲裂:“阿杏!”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郁棠都没有好好去了解过阿杏为人,她只是想报答阿杏前世的恩惠,想着给她更体面的生活,然后好好给她挑一户好人家,在裴家的庇护下幸福的活着。却没想到,前世的白杏救了她一次,今生的阿杏甚至比前世还要刚烈,选了一条比前世还要艰难的路。

    她连滚带爬,要扑过去扒在彭十一身上,掐住他的脖子。

    这一世,她一定能够成功。

    就算是死,也要拉了彭十一垫背。

    只是没等她站起来,她就看见竹林的尽头出现了裴宴的身影。

    “遐光!”郁棠嘶声裂肺地高喊,从来没有像此刻的大声。

    然后她看见裴宴神色大变地冲了过来。

    他身后,出现了裴家的护院。

    彭十一苦笑。

    他的运气,始终就是差那么一点点。

    被族人嫉恨,破了相;效忠族长,却得罪了裴宴;远走他乡,裴家的气势却越来越盛,家里为了盐引,居然想拿他出来讨好裴宴。

    他没办法动彭大老爷,却不想让裴宴得意洋洋,全身而退。

    那就鱼死网破好了。

    他反身去抓郁棠,却被阿杏抱住了双腿。

    彭十一大笑,觉得非常的滑稽。

    总是有那不知道自爱的所谓忠仆,觉得为主子挡刀挡枪都是应该的。

    那他就成全这些人好了!

    他想也没想,举起匕首就朝阿杏捅去。

    郁棠紧紧地抱住了彭十一的胳臂,狠狠地咬了下去。

    就算不能杀了彭十一,也要让他脱层皮。

    郁棠像初生的牛犊子,在一条路上跑着,不回头,也不认输,被吃痛着挥着手臂的彭十一右甩左甩,像根疾风中的草,却韧性的不愿意倒下。

    “三太太!”阿杏热泪盈眶,朝彭十一的大腿咬去。

    彭十一吃痛,顾不得郁棠,再次朝阿杏捅去。

    被赶过来的裴宴一把捏住了手腕。

    “彭十一,你找死!”他红着眼,一脚踹在了彭十一的心窝。

    彭十一闷哼一声,捂住了胸口。

    裴家的护卫一拥而上,把彭十一按在了地上。

    郁棠瘫在了地上,喊着“白杏”,却被裴宴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