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夕怔怔地看着那个视频。

    结尾处海子的诗歌渐渐消失成金色的光点,散落在屏幕上,像海面上化作泡沫的小美人鱼,这个工作室也将不复存在。

    她不敢相信地抬起头来,对上程又年沉静安然的目光。

    “你早就知道?”

    程又年微微一笑:“也不算太早。”

    “什么时候知道的?”

    “大概是,今天早上天不亮时。”

    昭夕又愣住了,低头再看视频的首发时间——

    “可是,这条微博是下午六点才发布的啊!”

    “是吗。”程又年仍在笑,“那他们的效率倒是比我预计的还要快,看来是加班加点完成的。”

    从视频剪辑到后期加工,插入旁白等等,两位娱记的效率当真惊人。

    程又年想起他们信誓旦旦的表情,和临走前拍着胸脯说“西柚CP的终身幸福就包在我们身上”的语气,没忍住笑了。

    一早知道昭夕所在的行业并没有表面上那样光鲜亮丽,甚至有许多污浊暗涌。可原来黑夜也不见得没有光亮。

    “像三月的风扑击明亮的草垛,春天在夜里细数她的花朵。”

    如同顾城的诗一样,很多不为人知的美丽恰好绽放在夜里。

    昭夕追问:“你认识这两个狗仔?”

    “说不上认识,毕竟今天才第一次见面。”

    “在哪里?”

    “就在你的公寓大门外。”

    昭夕瞠目结舌,“可是,可是你下午才到北京啊!”

    “准确说来,早上就到了。”程又年拉她坐在身旁,耐心解释,“原本想第一时间来见你,但在大门外被他们拦住了。你这两天是不是一直没出门?”

    “你怎么知道?”

    “他们等了你整整两天,一直守在附近,想把事情的原委和所有底片都还给你。”

    一瞬间,所有她错过的事实都迎头而来。

    昭夕被巨大的眩晕感击中,怔怔地听着那些她错过的事,最后才错愕地问:“可是你都知道来龙去脉了,为什么下午还要听我重新讲一遍?”

    明明那么困,听到一半时靠在沙发上就睡了过去……

    “因为错过了。”程又年凝视她片刻,有些苦涩地说,“昭夕,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没能陪在你身边,没有及时了解你当时的心情,也不能开导你。所以我想,至少事后我该做个合格的听众。”

    昭夕看他良久,唇角微扬,定定地注视着他:“那你要说到做到,程又年。”

    “做到什么?”

    “我不要求你做多啦A梦,在我有难时能有求必应,替我解围。我只有一个要求,希望你当我的听众和观众,分享我的喜怒哀乐,和所有的突发奇想。”

    “比如这个?”

    程又年微微一笑,拿起茶几上的导演剪辑版《乌孙夫人》。

    当两人坐在沙发上一同看电影的时候,网络上的热浪依旧汹涌。

    视频的点击量不断攀升,热搜也依然处于流量顶峰。

    前些日子关于昭夕的所有新闻、旧贴都被翻了出来,巨细靡遗都能与视频里的证据对上号,证实了昭夕的清白无辜,也推翻了林述一添油加醋伪造的所谓黑料。

    林述一已经早娱乐圈消失数月,从年前到年后,昔日的热度也消减得差不多了,如今东山再起,再登热搜,却没想到是这样一种起势法,直接黑得体无完肤。

    “这是哪条阴沟里爬出来的臭蛆?自己恶臭,还想把别人也拉下水,吐了。”

    “重点难道不是,林狗明明是因为自己作死,演技糟糕不知提升,偏偏走什么歪门邪道自荐枕席,这才被踢出了剧组。现在回头要反咬昭夕一口,怎么,自己是怎么走到今天的心里没点逼数,只知道怨别人?”

    “我想看他的粉丝还有什么话想说。”

    “ 1,之前他出事了,断断续续几个月都还有人替他鸣不平,说昭夕家大势大,他是被陷害被打压了。”

    “搞笑呢吧,铁证如山,还要人家狗仔给你重播多少遍?【自荐枕席,问过我感不感兴趣了吗?】怎么,X3还不够,要不要给你九九乘法表都来一遍?”

    ↑

    以上,是吐槽林述一的。

    与之相关的一系列热搜中,最优秀、最多人点赞的便是——

    #林述一迷惑行为大赏#

    #男明星自荐枕席不成功,变身复仇者联盟#

    油菜花的网友甚至替他P好了图,一整个复联的海报上,所有人的头像都被P成了林述一:花枝招展的林述一,搔首弄姿的林述一,给洗发水打广告的湿漉漉的林述一,和眼波迷离演技更迷离的各类花式林述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